中国一周:反腐尺度纵深大突破

反腐语言频次的窜升,以及反腐话题的全面开花,表明反腐提问、反腐质询已成新常态。这一点从连续两年的两会热点已不难见出。

反腐语言的突破:进入自由境

上周,两会在预期中胜利闭幕,然而两会延伸出来的话题还在升温。去年两会让网络语言“你懂的”堂皇走进政治修辞,今年两会亦有“任性”被吸纳为政治修辞。微观看,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以“(反腐)大家都很任性”综述,李克强则以“有权不可任性”收束,拉出了一段反腐的弹性。

宏观看,从“你懂的”到“任性”,在前台体现为反腐的高度自信,在幕后则应有一套挥洒自如的反腐策略。而两会结束之后十几分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正可视为对“有权任性”的一个最新警示。

反腐语言频次的窜升,以及反腐话题的全面开花,表明反腐提问、反腐质询已成新常态。这一点从连续两年的两会热点已不难见出。在这新常态中,反腐行动与反腐语言一直都在进行着亲密互动,考察这种互动,亦可管窥这几年的反腐成效。反腐语言的直率与劲健,与打虎行动的果断与迅猛正相表里。

2014年颇有人对深化反腐有怨言,号称反腐将危害经济增长。两会上,江西代表团有人谈到江西省2014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指标全线飘红。习近平对此评论:“可见,反腐并不会影响经济发展,反而有利于经济发展持续健康。”

过去习近平有60多段犀利的反腐论述,其中颇有高调者,比如,“踏石留印、抓铁有痕”,“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如今,他对于某些针对反腐的杂音,只是淡淡回应之。在反腐成果显著的今天,语言上无论高调低调都是合适的,而低调似乎更见功力——毕竟,没有一定高度不适合如此低调嘛。亦不难发现,最高领导人的反腐修辞,进入了一种自由境

反腐行动的突破:从打“老老虎”到打“死老虎”

有突破的不仅仅是反腐话语,还有活泼泼的官员忏悔录。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两会上说:“对山西的腐败我很痛心,山西贪腐发生都是一坨一坨的,现在一查就是一帮,一动就塌方。”3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提到,原政协副主席苏荣忏悔说,“家就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

在官场话语圈之外,著名传媒人崔永元说,“反腐,可批发亦可零售。中纪委一周报一个腐败分子,像零售。而部队方面是一下报14个,就像批发。对方问我喜欢哪种,批发好还是零售好,我说我喜欢传销,抓住一个供出一个,再抓住一个再供出一个。”

可见,近年来人们对腐败的反省、反思和调侃的尺度,比之过去是有突破的。回想去年年底,解放军报刊文称徐才厚为“国妖”,用词尺度虽大,用力似乎仍不如今时也。去年的反腐行动已经让人们看到,反腐不仅“老虎和苍蝇一起打”,还打“老老虎”。

如今徐才厚病亡,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中国军网旗帜鲜明刊登评论《其人已盖棺反腐步不停》,对“人死账消”的担忧进行回应:“流言止于智者,更止于公开。军方新年已两度发布查处重大案件信息,不再把这些‘高度敏感、有损形象’的贪腐之事捂着掖着,而是自揭家丑、刮骨疗伤,主动回应世人关切,这彰显了本届领导人的高度执政自信,也反映了军队肃贪反腐的坚定自觉。”这显然意味着反腐力度还会抵达“死老虎”。

反腐解读的突破:喂料、腐败的家族化集团化

反腐尺度的突破还表现在智囊人士的反腐解读上。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对多家媒体明确指出,打大老虎不是以传说为依据:“传闻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个话我看到了,但它只是我们党早就已经立案还没有公布的程序过程中,被某些人泄露出去,比如新四人帮的问题,这不是尽人皆知吗?都是大家你懂的问题。你以为证实以后就说明传说有那么大威力吗?恐怕不是这样。”(详见财新网2015年03月05日)

媒体播放的采访录音显示,施芝鸿明确提到了“喂料”这个词:“任何可能混淆视听,搞乱人心的八卦式、竞猜式、瞎掰编造式的爆料都是要不得的。特别是有的海外媒体在手上明明无料可爆,又未获得大陆主管部门喂料的情况下,硬要抢先爆料,当然只能够寄希望于瞎掰和编造”。

此外,就在两会结束的3月15日,《财经》杂志发表署名“皇甫欣平”的长篇评论《砍树救林除恶务尽标本兼治》,其中谈到了“贪腐规模不断扩大,呈现出家族化、团伙化甚至集团化的趋势”:“家族化、集团化的贪腐案例中,令计划、周永康案表现突出。令家不但是夫妻同失自由,其兄其弟其妻弟也纷纷涉案落马。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都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连;他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部属,更是或串联,或并联,组成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在地方层面上,山西等地官场出现了塌方式的腐败现象。在两会期间,山西的现任领导甚至发出无官可用的感叹!”

网络媒体纷纷以“周永康被指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案均有牵连”为标题高位推荐此文。皇甫欣平有来历的,与皇甫平有关。1991年2月15日(大年初一),亦是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前一年,《解放日报》刊登题为《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的评论,署名“皇甫平”。“皇甫平”这一署名的背后,正是时任《解放日报》副总编辑周瑞金、时任上海市委政策研究室处长施芝鸿和时任《解放日报》评论部主任凌河。“皇甫欣平”第一次亮相,应该是在2014年10月9日,周瑞金、这位《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发表万字长文《终结腐败》。

周瑞金说,“欣”是“新”的谐音,代表一种向上快乐的心态。中国反腐在语言、行动、解读三个方面的纵深大突破,正可谓之新。

作者

陶舜

陶舜

媒体人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周其仁:宿迁医改如何评价

宿迁医改真正办得好的地方,是把政府很有限的财力和管理精力,集中到公共卫生这个民间力量、市场机制难以发挥作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