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关起门来搞案子,很容易出冤假错案

法院和检察院的工作还有很大改进空间

今天(3月12日)的小组讨论主要是谈两院报告,大家一般的看法是这次两院报告做了不少工作,也有委员对两院报告中特别提到的纠正冤假错案要有责任感。因为有好几个案子都是搞错了,搞错了来纠正,在这次报告当中应该体现出来。 

我做了一个发言。法院和检察院近年来做了很多努力,我们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要把它管理得井井有条,依法有序的确是不容易的。但从我所接触到的线索来看,我感觉法院和检察院的工作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现在我看到的现实是什么呢?还有大量的上访人员,换句话说我们的司法系统不能够给他们及时的妥善的说法,解决这些矛盾。这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是很有问题的。各种各样的冤假错案发生率还是比较高的,我在当政协委员这几年当中,会常常收到称自己在诉讼过程中收到不公正对待的材料。

说实话我没这个能力解决,解决这个事情的责任应该在法院和检察院。我对两个案子印象深刻,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引起重视。 

一个是山西当事人马彰铭,一个是江苏当事人王培荣。

这两个的共同特点是,案由都是举报贪官。他们俩的身份都是学校教师,都有十几年的举报贪官历史。他们举报事实一个共同特点是,都在媒体上公开报道过,并且把他们作为反腐的正面形象来树立的。但最后他们都因为举报贪官而出现不同方面的问题,现在处境非常困难。 

马彰铭现在的情况是这样,被举报人组织130人围堵打砸他家。从2013年6月以来,至今连续600多天。他的妻子也是这学校的教师,在校内外被追撵辱骂,遭石块打击,他们先后报警数百次,有学校的录像,但至今都没有一个人来管这个事情。

两年前他从山西赶到上海来找过我,掳起裤腿给我看他被打的伤疤。但现在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他是一个举报人,举报贪官,被举报者涉及他们自己学校,也涉及到山西省教育厅的一些领导。

王培荣也是这样,他举报当地的贪腐官员,结果现在被关进监狱。说他捏造罪名,陷害举报人,到现在已经关了800多天。 

这是我平时碰到的最突出的例子,而这样的情况是大量存在的。我在小组会上要求小组秘书记下来,汇报上去,让有关方面重视这两个案子,我没有能力查清这两个案子实际情况是怎样的,但是应该能够通过适当的途径给出一个公正的结论。 

当事人的不同意见应该公开

我们司法工作之所以出现一些冤假错案,不仅仅要从当时办案的那些法官检查人员的个人原因去去反思,更要从我们制度的原因去反思。从办案人员来说,可能他希望取得办案成绩。那么为什么我们整套制度不能够制止这种错误出现,而且有些错误是非常明显,有的案子根本就没有证据。

如果在一个公正的环境中,你不可能犯这样一个低级错误,所以必须从制度上面来加强我国的法律法规建设。必须要从公检法本身的制度上去着手来考虑,来寻找根源。

法律不能得到公正行使的最根本原因在于权利不能受到有效的制约,权力大过法。权如果不受制约,法当然是不存在的。当我们抓大老虎,小苍蝇的时候,必须要从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个思路来加强我们的法律建设。

这次两高报告当中谈到了法院和检查院的程序公开,实际上我觉得它强调得还不够。他说我这个案子办到什么阶段要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进步,他说案子判了以后的宣判书要让大家知晓,这也是个进步。

问题是如果对案子有不同意见,是否要让大家来思考一下这个案子到底应该怎么判。这就涉及到在办案过程中,如果当事人有不同的意见,他的意见怎么表达、怎么公开。应该允许有争议的案子通过媒体加以关注,这样的话就会有很多法学家,很多社会公众来思考这个案子。这对办案是一个监督和制约。

否则大家知道你怎么判,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判。我觉得凡是有争议的案子、意见很不同的案子,如果当事人愿意公开讨论的话,这种公开讨论不应该被阻止。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很多案子都关起门来,案情都变成了秘密,证据也不摊开,法学界的人也不讨论。关着门搞案子,这容易出冤假错案的。关起门来就很可能受到个人的利益和偏好的左右,你放在台面上才会有公正存在。

司法要能够独立于行政

如果行政犯了错误,司法不独立的话,就很难去把它揭露出来。他们在利益上有共同关系,就不能够把事情搞清楚,也不能做出公正的判决。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司法和行政能够相互的独立,这样司法才能对行政起到作用。

我前面举的例子,这些案子都涉及到行政官员,如果司法不独立于行政的话,就等于自己做自己的裁判,错误就无法被揭示。现在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垂直领导,省一级的司法,垂直听命于中央领导。这可以避开省一级的行政部门和政府,它独立了一部分,但不是一个根本的方法。只能解决一些小问题,不能解决大问题。

现在假定中央有大老虎,事实上,我们有很多打老虎都在中央。但是中央如果行政和司法不独立的话,法律就没用了。在中央这个层面司法和行政是不独立的,他们两个是混为一体的,这时候就有可能出现官官相护的情况。

在我们的经验中,我们知道很多大老虎都在中央身居要职。所以单纯地让地方的公检法受中央的垂直领导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法治化的问题。 

我国自古以来司法就是听命于行政的,到现在这种情况都没有根本的改变。按照我们现有的司法体系,是无法通过制度化的方式把中央的大老虎关进笼子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是与法律连成一体的,他不可能对自我施加约束。所以,一定要强调司法的独立性,我们在顶层设计上要对权力有一个相互的制约。

(蒋洪口述,凤凰网朱诗琦、杨希越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