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云:人大收权亦需调整工作机制

无党派人士、一级律师、全国人大代表

人大究竟能否行使权利,行使好自己的权利,最为重要的问题是,今天即使你把这个税收法定权收回来,若现有工作机制不改革,你靠什么去行使好这个权利?

从3月7日到3月8日上午,整整一天半时间,审议预算和财政报告,提前一个晚上送来的一箩资料,估计神仙也看不完。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家发言,看来讨论与钱有关的事情,总是件令人兴奋的事,至于懂或不懂,意见尖锐或不尖锐,其实区别也不是想象的那般大。

像这样不提前发资料的会议安排,一般议题或许无所谓,财政预算草案这类专业性较深的议题,如何说得过去。形式上对人代会表示尊重,代表真要行使权利,哪有这么简单。

8日下午听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和立法法修改草案说明,9日和10日两天审议。觉得常委会的工作,开始强调抓立法质量这个关键,像是在逐步恢复它引导和主导立法的重要职能。但就整个工作机制而言,很担心它真要把立法、修法和监督,这三件事做好,并不容易。

以2014年为例,常委会共审议了法律草案20件,修改法律10件,制定法律2件,作出8个法律解释。以这个频率计算现有245部法律,全部修改一遍平均需要15年,这正好是2000年立法法通过后今年首次修订间隔的时间。众多的改革措施,按照于法有据要求,能做到立法先行吗?

有记者问我怎么看全国人大把税收法定权收回来了,这次的三稿中把原来就税收基本制度列举的税种、税率等去掉,现在又改回原来的笼统说法,是否意味着一种倒退。我说我不认为是倒退,但人大法工委的解释,继续用一个更原则的话把列举式表述换掉没啥区别,真还是一种睁眼说瞎话的倒退。

人大究竟能否行使权利,行使好自己的权利,最为重要的问题是,今天即使你把这个税收法定权收回来,若现有工作机制不改革,你靠什么去行使好这个权利?这才是我真正担心的。以前老有人说人大是个橡皮图章,如果人大真希望彻底摆脱这一说法,人大工作机制的改革,已刻不容缓。

3月9日委员长下团听取审议时,我就立法法的修改提了一条建议。希望立法法明确规定建立全国统一的法律法规发布的官方文告系统,也就是法律法规规章的发布、汇编和查询平台,包括官方电子网络检索系统,以确保统一的分层次的法律体制运行,也确保备案审查机制落实。

目前分层次分级分布方式,谁制定谁发布,采用公报和报纸的方式,不仅落后,且层级愈低规定,愈分散混乱,愈缺乏公开透明,愈让人无法查询检索,更无法使用和监督。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以全国人大网站上的“中国法律法规查询系统”为例,该系统不全面,又缺乏官方效力,我当着委员长的面念了网站说明“建议本系统中的信息仅供参考,在正式场合使用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问各级享有立法权限的机关制定的标准文本,何处可以全部找到?很遗憾,它们就是难以找到。

(凤凰网/王去愚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