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贡酒

腐败让官员主动作为的逻辑很荒唐

 

访谈嘉宾:傅蔚冈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

周孝正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

凤凰评论时事访谈员  熊志

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吗?

3月6日,习近平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听闻江西省2014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指标全线飘红,同时狠抓反腐和中央八项规定时表示,“可见,反腐并不会影响经济发展,反而有利于经济发展持续健康”。反腐与经济间的关系,再次引起广泛讨论,反腐不影响经济在如何在逻辑上得到论证?

因反腐而萧条的产业本就不合理

凤凰评论:八项规定、反四风等反腐措施实施以来,餐饮业萧条、礼品业衰退的说法屡有提及,它成为“反腐影响经济”论断的基础,从现实来看,因反腐引发的相关产业衰落到底是否属实? 如果属实,又该如何看待?

傅蔚冈:它可能是一个现实,但是不是就会影响经济?下肯定的判断太过于武断了。那些萧条的餐饮礼品业,可能就是腐败的产物,而不是通过正常的竞争而生存,尽管这些餐饮业因为反腐而萧条了,但却让那些健康的餐饮企业得以胜出。

同时,权力退出餐饮市场,让餐饮业的竞争更加公平,很多虚高的价格得以遏制。以浙江的香榧为例,在八项规定出台前,作为土特产的香榧价格每斤超过300元,但是在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一直稳定在150-200元每市斤。为什么此前的价格会这么高?这是因为不计成本的公款消费挤占了私人部门的正常消费。事实上,香榧不是特例,同时还存在礼品市场,如茅台酒从2000多元回落到900元内,价格的回落有利于形成一个健康的市场,降低了消费者的成本。

周孝正: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市场主体,想赚钱,但不能非法,政府就是裁判员。说反腐影响了某些产业,那些产业是对的吗?比如说一瓶茅台酒好几千,合理吗?那叫虚假的繁荣,泡沫经济,它背后是实体经济的极大损害。

社会学有一句话叫不患寡,患不公。原来叫不患寡,患不均,表达的不是很确切,不患寡,患不公正,只要你公正,经济肯定上去。所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市场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改成决定性作用。

为刘志军翻案的腐败贡献论非常荒唐

凤凰评论:“腐败是经济的润滑剂”这一说法曾广泛流传,持论者的看法是,腐败不仅扩大内需,而且能够让官员主动作为。举个例子,刘志军案发后,就有人辩驳道,刘志军“终将名垂青史”,甚至说“刘志军贪了多少钱不重要,他打造的高铁改变了中国……你把刘志军贪掉的钱拿去也买不来。”这种逻辑到底有何问题?

傅蔚冈:能让官员主动作为似乎比官员不作为要好,听起来是这个道理。但目前中国高铁也在有序进行中,而且施工速度也不亚于刘志军时代,难道是因为目前的中国铁路总公司获得比刘志军更高的私人利益吗?而且现在有证据证明,刘志军为了获得个人利益,将国内已有的高铁技术“中华之星”束之高阁,转而向国外采购——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张曙光等人可以从其中获得好处。 

更何况,刘志军这个例子是绝大多数贪腐案件中的一个小概率事件,更多的例子,是官商勾结而导致市场凋零。反过来看,如果那种逻辑成立,我们就可推导出这样一个荒谬的结论:一个地方越腐败,经济会越发展。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所观察到的现象是,当一个企业要到地方进行投资时,腐败绝对是其要关注的投资环境的重要一环,因为腐败会导致不公平竞争,会让其从中受损而不是相反。

靠腐败才能进入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

凤凰评论:腐败对经济的影响,还在于它构建了吴思笔下的那种潜规则体系,但历史地看,在改革开放初的转轨时期,有些民营企业的突围,靠的正是对权力寻租者的收买,进而获得市场准入。对于腐败与经济的这种关系,又该如何看待?

傅蔚冈:中国经济起飞于严苛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的一个特点,就是扼杀个人的努力和市场的活力。也正是如此,有经济学家指出,腐败会带来很多益处,因为它能够使私人经济机构绕过管制。

尽管通过腐败的方式获得市场准入,是中国很多企业的“原罪”,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今天我们还要停留在这个地步。要解决广泛存在的腐败问题,应该去削除那些不必要的准入限制,给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创造良好环境,斩断公权力伸向市场的“掠夺之手”。对于反腐败而言,放松管制和自由化,远比在官僚体制内增加激励和进行人士选择更为重要。事实上,新一届政府自成立起,通过各种方式减少行政审批,就是努力切断这种腐败的正本清源之举。

周孝正:美国市场经济背后,有三个前提,第一是它的民主政治,第二是新教伦理,再一个是法治。我们的市场经济也有三个前提,第一,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第二个法治社会,第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素齐全才能有市场经济,不全只能叫亲朋好友资本主义,叫裙带资本主义。.

举个例子,我们原来农民不能进城,进城叫盲目流动,抓了给送回去,后来1982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允许农民自理口粮进城了,于是,我们现在就有2.6亿农民工,干的是城里人不爱干的活,这就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只要没有壁垒,有人愿意进城让他进,有人愿意出城让他出,经济就起来了。打破限制不能证明权力寻租合理,只能说限制本就不该存在。

没有任何国家是通过腐败发展经济

凤凰评论:也有人担心,反腐对于地方官场的搅动,让一些地区尤其是腐败重灾区,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加,地方企业缺少稳定地营商预期,这种担心有没有道理?

傅蔚冈:这种担心听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也经不住推敲。好的营商环境,不是通过腐败构建起来的。以山西为例,一大批现在落马官员贪腐历程,恰恰始于当时的整治小煤窑时期,很多企业因为和政府的特殊关系,获得了那些原本拥有合法经营权的企业的煤炭,而相关官员则在其中获得巨额利益。由此可见,贪腐才会增加合法经营户的不确定性,而不是相反。 

当然,如果一个地区因为大面积腐败而牵扯到很多企业,也不能说反腐败干扰了经济发展。相反,反腐败是肃清腐败给经济发展带来的扭曲:很多企业通过权钱交易获得不正当的收益,官员通过权力寻租获得利益。只有这些现象都没有了,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才能得到好转。而且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是通过腐败而得以发展经济,相反,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毒瘤。

周孝正:腐败属于乱作为,不作为也比乱作为强。再说了,依法治国,不能一个将军一个令,简单说权力不能太任性,你主政一方,想怎么办怎么办,不行。所以现在要在全面落实依法治国的基础上,按照比赛规则比赛,按游戏规则游戏,不能说有权就这么任性,以前腐败官员太任性,难道对经济有什么好处?

中饱私囊每一块钱都是盗窃

凤凰评论:那些对反腐影响经济感到担忧的声音,其实背后隐藏着经济至上的逻辑,那么,我们是否又该为了损失的经济效益,而对腐败听之任之?

傅蔚冈: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也是短视的,腐败本身就是经济发展的天敌,而不是经济发展的良师益友。也正是如此,专注于世界发展的世界银行,一直视腐败为经济发展的巨大障碍。2013年12月19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更是宣布腐败是发展中国家的“头号公敌”,因为“腐败官员或腐败企业家中饱私囊的每一块钱,都盗自急需保健护理的孕妇,盗自理应接受教育的女孩或男孩,盗自需要水、道路或学校的社区。我们要想实现到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的目标,每一块钱都至关重要。” 

中国要有更加健康的发展,腐败是我们必须要清除的一个顽疾,而不是听之任之。

周孝正:发展经济是为了人的幸福。你比如说霾,现在这霾上来了,为什么?汽车尾气,还有能源结构。如果只是讲经济,你把生产汽,我拆车,你造船我拆船,你盖楼我拆楼,GDP就上去了,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追求的根本不是经济,而是人们的幸福,就是这么个道理。

自由谈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