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两会带来的最顺利就医体验

有生以来最便捷的一次看病

因为痛风,今天(3月11日)我没有参加政协的会议,但我就医的经历可以作为一个两会花絮讲给大家听。

前天晚上我游完泳之后,觉得脚踝痛,但还可以走路。到昨天早晨醒来,就觉得站不起来了。我打电话给大会专设的医护组,医生马上来了。他们找来轮椅,两名工作人员把我从房间直接送到中日友好医院。

那是大会的定点医院之一,其中一名陪同我的工作人员就在中日友好医院做护理。他熟门熟路,去的路上就把跟医院哪一个科室,什么医生,在哪里停,在哪里拿轮椅,全部安排好了,一路通畅。

我到医院是早上八点多钟,人已经很多了。我们从一楼的大厅上电梯,然后到四楼。科室外面候诊的人很多,医护人员直接推着我的轮椅进了主任医生的房间。我看到那些很早来排队的人,实际上我就是插在他们前面了,我心理觉得有压力。

医生一边看病一边问我,他说你们有没有帮医务工作者说过话,我支支吾吾,因为这不是我重点的关注领域,但是看病难我倒是切身体会过。这次看病是我有生以来最便捷的一次,所有的手续都一路有人帮我办好,我直接到医生面前,整个流程半个小时不到。我身边所看到,经过的那些人,他们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之后还要等待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

再看看那些医护人员,真感觉有点像,医院有点像战场,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确实是需要社会来关注。

政协工作应该全面让公众参与

今天讨论的是政协工作应该如何改进。 

在我们选择代表的时候,我们只知道他的一些个人情况,他多大年龄,是男是女,什么职业,文化水平,担任过什么工作。但是他对公共事务的态度,他对国家、对老百姓提一些什么建议我们不清楚。我们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构想来管理国家,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代表社会公众,这一点也不清楚。

我在上海当过人大代表,我是怎么当上的,我自己都不知晓。那年我从美国回来,他们就说我当了上海市人大代表。    

张绍刚说他自己是选出来的,但是他成为候选人是组织上安排的。有人知道他是一个主持人,著名主持人,但是并不知道他在治理国家方面上有什么见解。一般的选民都不知道我们到底主张什么,当选了以后,有些言论,有些观点被大家知道,也许对大家有些影响,但是在当选前没人知道我们是谁。

让公民参与政治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对代表的了解与对代表的选择。我们的代表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由领导定的,我们是否可以自己向选民宣传,告诉选民他的一些治理公共事务的主张,赢得选民的拥护,让选民认为他是代表大家利益的。

前几年,有些情事情让我感到很不安,因为做这样尝试的公民,往往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阻碍,不允许他们介入,甚至把他们当成捣乱分子来处理。公民通过合法的方式争取当代表,这个途径应该是一个规范的途径,而不是把它堵死。

我们缺乏一个公众评议讨论交流的平台。十年前,政协和人大都开辟了专门的网页,把所有的代表委员列出来,你一点击就是他言论、提案的平台。从上一届开始,这个平台就没有了。我在政协会上多次提出议,建立一个平台,每一个政协委员的主张、言论都应该向公众展示,而且让公众来评议。    

一定要保障公民的参与权,让更多的社会公众参与到我们的政治事务当中来。 

(蒋洪口述,凤凰网朱诗琦、杨希越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