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再谈电梯事件:我要小题大做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这就是政权,通过必要的安全的保障和必要的对他们的服务,确保领导人在一些公众场合的安全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关键是应该适度。像在政协的会议中间采取这样一种措施,这是不应该的。

今天还是谈上一次讲的小问题。那天上午联组会上的情况中,这件事并不是一件大事,而且很简单。但是在媒体的报道上就出问题了。我也因此联想到了为什么现在那些部长很怕和媒体去相处,有的委员甚至都不愿意跟媒体交流。媒体在有些地方是值得注意的。借这个机会,我要小题大做。

一件小事引发很多错误报道

基本的事实是:有人告诉我,最早发出消息的是《成都商报》,我证实该报的记者就在我身边,但是报道从它发出就开始错了。针对这件简单的小事,出现了好多错误的报道。

第一种报道说是袁部长说的“我没坐电梯,我是走上来的”这句话。这句话是王家瑞亲口说的,但是媒体误报成了袁部长。

又出现了一种说法是工作人员把我“赶出电梯”,我明明说的是:当时他拦着我说,对不起,请你坐其他电梯,这个电梯我们要专用的,我就说专用电梯也太早了,还有20分钟,要这么大提前量干嘛?我现在就要乘,我还招呼了其他几个委员一起上来。工作人员并没有叫我们下去。虽然是个小事,但是事情的程度又被媒体夸大了。

另外又有一种说法,说这个电梯是为袁贵仁部长备的。我们知道,实际上连部长都没有资格用专用电梯,专用电梯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就是政协副主席职位以上的人才有资格配用的。因为王家瑞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所以为了他有这个准备。可是媒体又报道成了袁贵仁部长的专用电梯。

一条很正常的消息,一件很正常的事,到后来就演绎成各种不同的版本。

而且还有歪风,发现了错误纠正一下就好了,但是他们不纠正,有的媒体明明知道这是错的,但是因为这样耸人听闻,他们就做了耸人听闻的事。到了网上说法就更加五花八门,我自己出来纠正,有的人就不相信,或者又不敢批评了,这是个非常不好的风气。

专用电梯和八项规定有什么关系?

我为什么要把这件事与八项规定联系起来?一方面,我反对把贯彻八项规定随意扩大到很多不该扩大到的地方。但另一方面,贯彻八项规定要深入。

实际上,开会的地方在二楼,而且后来我了解到,王家瑞的秘书前一天晚上就跟会务组联系过了,讲明了不用准备专用电梯,王主席准备走上楼。实际上王家瑞后来就是走上去的,根本没用电梯。但是我可以证明,就在我们当天离开那个电梯以后,电梯门关上,电梯的指示灯就灭了。这是一种措施,就是把对外指示灯灭掉,外面就按不动了。这个电梯就作为专用电梯留在下面,不运行了。他们还是把这个电梯作为了专用电梯预留下来,尽管事后王家瑞并没有乘坐。

有很多问题就层层扩大化了。比如说提前量的问题,要不要提前20分钟预留电梯?因为能够进会场这个门的都是政协委员之类的人,门口有严密的安检,所有的记者、外来访客,都要逐个做人身体检、安检,其携带物品也要进行安检。这种情况下,是否有必要提前20分钟?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会务组为什么会预留电梯呢?第一,有关部门往往层层加码。第二,他们在安保这方面宁可做得过头也不要出纰漏。还有会务组那个人说,我向你保证,我们绝对没有布置专用电梯。我说你们没有布置,但为什么下面这样做?因为下面的人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

像这些事情,我为什么要提出来呢?因为如果不深入贯彻八项规定的话,这些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员,还是会照原来的这种过分的行为来做。领导的确不知道工作人员备了专用电梯,我如果不讲,下面的人还是按照这个办法做事,这个问题永远解决不了。

我在三年前提出一个提案,对历任国家领导人的待遇,要制定一个公开条例。哪些是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哪些是不应该再扩大的,哪些是他本人享受的,哪些是其他人也可以兼享受一点的,还有一个时效问题,就是这些待遇享受到什么时候,这些都要明确规定。我们看到的是小小的电梯事件,其实背后有一系列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才要小题大做地提出来。

专用通道是给领导人必要的安保措施

在这里面我要介绍一些可能很多人都不了解的东西。有一项规定是,副国级及以上的中央领导出来,都有很严密的安保要求。其中就包括要提前给他们准备专用的通道,包括专用的电梯。这并不是中国特色,为了确保给国家领导人提供万无一失的安保措施,这是大家共同做法

我反对有些网友的一些言论,因为这就是政权,通过必要的安全的保障和必要的对他们的服务,确保领导人在一些公众场合的安全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关键是应该适度。像在政协的会议中间采取这样一种措施,这是不应该的。但假如今天他不是到这里来开会,是到人比较多的公共场所,提前早一点作准备,就有必要了。美国总统来的时候,那些特遣人员也要做很多工作。

我记得当初里根总统访问复旦大学,提前几天做了很多工作。里根进来以前,要给他献花的女孩子浑身都要被检查,检查完以后特遣人员就盯住她,不许再动,不许再离开。我和我老师要送给里根两本中国历史地图,工作人员就拿锤子在书上面敲,最后封好,然后不许再动,就放在那里。因为里根到复旦大学来的时候,正好是他被欣克利打了一枪以后,所以他自己也很紧张,美国特警也很紧张。他们认为里根登台的时候会最混乱,所以他要求把幕布降下来,等他登台坐好以后,幕布再拉开。我们坚决反对,中方反对,复旦也反对。后来反复商量,最后达成一个协议,到开会的时候,前面根本没有任何迹象,突然之间只有里根总统到台中间了,等到他落座,主持人才用英文宣布,欢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就这样,以很快的速度悄悄落座,这就是从安保考虑,各种妥协的结果了。

媒体要守住新闻道德如实报道

我后来跟会务人员解释,对于记者千万不要有什么压力,这不过是提醒大家,要逐步紧抓八项规定,减少不必要的这种安排。所以我希望媒体对这个事,既不要夸大,认为它背后肯定有不得了的很多特权,也不要认为是小题大做,炒作,故意弄个话题出来,这两种说法我都反对。

首先,媒体是要报道事实的,不要为了抢新闻时效,而报道不实内容。我们现在有些媒体的朋友,往往缺少最基本的训练,很容易产生这样的事。有些特别年轻的媒体朋友,辛辛苦苦站站很久,等部长走过来喊很多话提很多问题,部长就不理睬你,我觉得很同情他们。反过来,如果今天部长开了口,媒体会怎么样如实地报道?怎么样守住新闻的道德?怎么样用你自己本身掌握新闻的技巧,来很好地如实地报道?如果有良性互动的话,我想部长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顾虑。

我们提倡如实地报道新闻,如果出现了报道不实的情况,无论是有关方面还是自己本人,都要尽可能去澄清。可是有的时候顾不过来。比如最近我每天跟媒体打交道,前几天都是每天十个以上的媒体。我拒绝看媒体的稿子,我看不过来,而且我看了以后能怎么办呢?如果他不服我的意思,我改还是不改?不改的话,你看过了,不改就是认可。改的话,还不如我自己写一篇。所以我就说,我不看,我相信你们基本的素养和道德。如果我们有什么分歧,到时候请你们公布我的讲话录音。到现在,除了程度上面有一些夸大,总体我还没发现有太大的偏差。

但是如果发现造谣行为,我是一定要澄清的。例如有人把别人说的话冠到我的头上,说是我说的。如果这话是对的,我不敢掠人之美,如果这个话是错的,我也不愿代人受过。我希望大家在宪法规定的范围内,要尽可能地保护大家的言论自由。但同时也要禁止出现造谣一类的情况。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造谣,我完全可以根据法律提起诉讼,要求对方承担法律责任。我不愿意让这种事情干扰、影响到我们两会期间正常的新闻报道,影响我们跟媒体的互动。所以我不得不小题大做一下,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希望大家谅解。

(葛剑雄口述 朱诗琪、牛谷月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