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贡酒

谁在抹黑香港?

 

访谈嘉宾: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张倩烨  安邦咨询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信息主管,曾长期在香港媒体工作。

凤凰评论时事访谈员  熊志

近日发生在香港反水货客示威事件,再度点燃陆港摩擦的舆情;与此同时,在北京召开的两会上,围绕自由行政策,也引发了代表委员的广泛争论。香港居民与内地游客间的冲突如何有效化解?

自由行也包含香港市民与商家的自由

凤凰评论:围绕香港问题的系列争议性事件,多因自由行而起。自2003年“非典”肆虐香港以来,自由行这一旨在促进香港经济发展的政策,推行已有十多年,它对香港经济的发展到底有何影响?

刘远举:以保险行业为例,内地访客的新单保费多年连续高速增长,2013年第一季度,就达到44亿港元,占到香港所有个人业务总新保单保费的12.5%。根据香港保险制度,投保必须本人亲自到港,保险业的增长对自由行有着极大依赖。所以,自由行的好处绝不限于旅游业,零售、高端服务业等都是受益者。

更何况,自由行,不但意味着大陆游客的自由,还包括了香港市民与商家的自由,以及香港作为自由港的自由。根据相关数字统计,“水货客”中有近6成是香港居民,而在最近的示威中,香港商家更是立场鲜明的表示反对。

张倩烨:自由行的确对“非典”后香港经济复苏起到关键作用,2003年第三季度放开自由行,同时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当年第三、四两个季度失业率就从8.7%下降到8.0%,十几年过去,香港失业率保持在3%左右。自由行对旅游、零售等行业也都有直接刺激作用。

但由于零售业受到鼓励,商业地产租金不断上涨,本地小规模商户经营成本上升,十年间多家本港“老店”关门,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今天在铜锣湾、旺角随处可见的周大福、SASA等,客观上加剧了垄断。

赴港购物本质上是购买香港的制度

凤凰评论:赴港旅游购物的火爆,自由行只是政策前提,吸引内地居民前往的根源,还是香港高度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这种成熟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刘远举:香港集中了全世界的商品,严格的法治下,商品质量有保证。而且,香港的税收低于大陆,相应的产品也比内地便宜。不管是自由港、法治、还是低税收,其本质都是制度。内地游客到香港购物,本质上是购买制度,香港通过自由行向内地同胞提供了一定的制度庇护。水货客与内地游客,都是制度的搬运工。

对内地居民来说,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像香港那样容易进入,但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却比中国更低;还有些地方,像香港一样,拥有完善的法治与发达的自由市场,但却需要经过苛刻的签证。只有香港,既拥有较健全的法治、金融、自由市场,对内地居民来说,又无需押金、资产证明,只需简单的办理一个港澳通行证。

张倩烨:我同意刘远举先生的观点,内地居民买的是制度,更具体地讲:

首先是税制,香港除烟草、酒类等特殊须征税商品外,没有商品及服务税,尤其是国外进口产品,价格很有吸引力。

其次是完善、提供安全感的法治。极少能在新闻中看到有顾客在香港买到假货,按现行法例,售假最高可判罚金50万港币及监禁五年,并且保证执法。无论是生产者还是商家,规则意识都很强。

第三是优质的服务。香港的服务品质、服务业从业者素质比首尔、东京等城市都更有优势,训练有素,至少两文三语沟通顺畅。

另外港府着意打造香港特色,比如“红酒港”概念,香港的葡萄酒免税,品质高,原装进口,绝不山寨或灌水,对特定消费者具有吸引力。

香港社会没到对内地充满敌意的程度

凤凰评论:内地游客的大量涌入,确实给香港居民造成了一些困扰,甚至催生了一批极端的香港市民,他们游行示威,甚至围攻普通大陆游客。对此,少数内地居民作出了不当反应,呼吁停止供水、供电,引发了不少口水仗。对这个观点,你有何看法?

刘远举:从历史角度上,香港人对内地多有帮助,从帮助饥饿的人们大逃港,到高唱血染的风采,从长江水灾到汶川地震,香港人出于同宗同源的同胞之情,从来都是最积极的支援、救助内地之急。香港人对中国的整体忠诚,不应被低估,也不该被无视。这是讨论香港与内地关系的一个前提。

要知道,香港从来没有依靠户籍强制、剪刀差盘剥内地的农村,也更没有盘剥内地的任何地区与群体。香港的发展,依靠的是香港人自己的努力。即便内地向香港提供水、电、煤、蔬菜,也是两地间的正常贸易。从历史路径出发,香港对内地没有义务。而带着恩主心态看香港的内地居民,与把自由贸易政治化、民粹化,认为自由行是内地游客占便宜的少数港人,犯了同样的逻辑错误。

张倩烨:两边的民间舆论都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意思,都自认为站在“高地”:少数港人认为自己站在制度与文明高地,内地呼吁断水断电的民众站在金主、恩主的经济和道德高地。情绪化表达可以理解,但并不是理性选择。

我相信香港的“驱蝗行动”参与者并不代表全港市民,只是少数的激烈行动更吸引媒体眼球,内地居民在网络和信息不够全面的条件下,看到的香港也是被媒体设定议题后的香港。生活在香港的内地朋友应该有体会,基本上这个社会还没到对内地全面充满敌意的程度,没必要抹黑。

内地游客赴港的最热阶段已过去

凤凰评论:傅莹在此前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回应香港政改问题时,提到了“奔跑吧兄弟”,她说,问题不是不能解决,中国内地和香港要一起往前走。而种种信息显示,自由行有收紧的迹象,公安部部长郭声琨会见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时的说法是,对于内地居民赴港“个人游”和“一签多行”问题,内地公安机关将不断完善。山东省长郭树清更直接表示,“我们承诺,山东人民不去香港抢购奶粉”。那么,除了收紧自由行,为内地游客设置赴港限制外,还有没有其他解决方法?  

刘远举:从自由行人数的趋势上看,今年春节黄金周内地访港旅客总人数和消费首次出现双降,即使不做任何措施,最严重的阶段已经过去。

而且,香港市民生活受到较严重影响的上水、元朗、屯门等地,都是靠近深圳的区域。不管是水货客还是以购物为需求的内地游客,他们并无意舍近求远,进入到香港岛、九龙。在施行政策改变之前,是否更该尝试分流不同目的的人员?

早在去年年初,就有提议在与深圳接壤的落马洲与罗湖兴建大型、甚至简易的零售中心,缓解水货客的压力,但并未被采纳。香港问题本是个典型的地方治理问题,在未采取其他措施前,政策指向有意地导向内地居民,只会加剧两地的对立。

张倩烨:“收紧自由行”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在制定政策前,有必要把每日过境的签证种类细分:哪些是深圳“一签多行”,哪些是内地个人游的游客,哪些是组团游的游客。水货客在内地这一边,基本是由深圳的“一签多行”居民构成,这一部分可以商讨调整,限制一天内出入境次数。

从缓解香港压力的角度出发,可以为中国游客提供更多的出境目的地,目前正在做的简化出国签证手续、规范旅游业等都是备选,今年中国游客的赴日热潮,就说明香港不是不可以替代的。

不过,解决的根本,就像李克强总理在“两会”上针对中国游客“日货热”的表态:根本还是要中国的企业升级,提供相同质量的产品。而且这个产品不仅包括货品,也应该包括服务和法治等制度产品。

自由行收紧将影响香港的自由港地位

凤凰评论:霍震霆在两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若限制自由行,生意不兴旺,你会不会又发牢骚?”这道出了香港问题的两难困境,如果自由行真的收紧,又会对香港会产生什么影响?

刘远举:如果民粹压力之下,自由行政策出现了改变,逼迫商家放弃利益,那么,内地居民施以政治压力,逼迫供应方改变供水、供电政策、价格,何尝不是一种求仁得仁的结局呢?

但是,这些被伤害的感情,当下虽然被抑制住,但在其他场合,却可能会被别有用心者导向香港的自由与民主。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一个推断,而是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这种双输的趋势,不但伤害香港,也伤害大陆自身的政治发展。

香港人与内地人注定有同一个未来,只有香港人保持、接受与内地人同为一国国民的心态,共同面对未来,才能更有力量去保持香港的自由、民主与法治。

张倩烨:收紧自由行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香港的失业率上升和一定时期内的经济萎靡,同时也会影响香港“自由港”的经济地位。

但是日益加剧的陆港矛盾,也应该促使港府做深入思考,除了抱住内地这棵大树之外,应该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文化创意产业、IT产业等。业界不是没有人才,但港府在这些行业的扶持明显不够,有IT业界人士就抱怨,某些官员来企业考察产业基本是“走过场”,政策重点还是金融、房地产等传统强势产业。

自由谈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