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震寰:若政改失败,全民都是大输家

全国人大代表霍震寰接受凤凰网专访(孙莹摄)

近日,港府刚刚完成政改第二轮咨询。有悲观人士认为,若争议双方互不让步,“政改通过的可能性为零”。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霍震寰在接受凤凰网专访时称:“若政改失败,全民都是大输家”。

另外,上月霍英东家族再爆“争产案”。霍家三子霍震宇指责霍家遗产执行人、二哥霍震寰隐瞒亡父南沙项目价值30亿港元的权益,要求重开案件。

对此,霍震寰表示,兄弟三人在南沙并无明确分工,“基本大家都是在董事会一起参与”。而之前网上广为流传称霍家三子的分工是“长子霍震霆继承体育事业,次子霍震寰掌管商业王国,三子霍震宇接手南沙项目”,实际情况是“南沙项目大家都有参与”。霍震寰称自己参与较多具体事务,而弟弟霍振宇参与较少。“南沙(霍家名下)差不多所有的公司,我都是法人代表。”

今年66岁的霍震寰,谈到香港和内地关系时称“关门的话香港死定了”;谈到政改方案,他认为“1200人选特首变成500万人选,已经是进步”。他透露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将会于3月23日到香港推广自贸区;南沙的“负面清单”估计会比上海短。他还称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华武术进入奥运项目。

谈香港和内地关系

关门的话香港肯定死定了

记者:这两年每次两会,大陆和香港的关系都比较受关注。今年听说香港想考虑收紧一签多行,你怎么看?

霍震寰:香港的经济现在比较箫条,应该跟内地互相融合。中国真的是人多,国内的人来香港买,我们是非常欢迎的;但是在一些问题上大家真的是有一些不适应,大家要想办法如何处理。不是说我关门不让你进来,关门的话香港肯定死定了。

记者:那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处理呢?

霍震寰:很多地方反映扰民,有人提出中英街可以多建几个购物中心,还有人说港珠澳大桥那里建一个很大的商场,方便国人过来购物。当然短期未必立刻解决,但是长期还是可行的。其实澳门也是这样的,本地人都说我以前周末出去喝茶,现在订不到位了,出去的时候的士也没有,也觉得非常不方便。但每一样东西都有代价的,以前生活可能非常悠闲,但赚不到钱;现在可以赚到钱,但是没有这么悠闲了。香港的确是地方小,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行政手段去解决这些问题,不要让外地人觉得我们是排斥他们。

记者:你的意思是不应该收紧一签多行?

霍震寰:只要有价差,或者质量不同,你不准内地人去,也会有香港人做水货。香港一向以自由港为标榜,行政限制应该少一点。作为商家,我们觉得香港对外限制是不应该的。

刚才我还听到,有人因为多带两罐奶粉,就被判坐牢五年,还要罚钱。怎么会这样呢?奶粉又不是毒品。

澳门就采取登记制,确保本地婴儿有足够供应。香港应该也可以这样做,当然香港人口比澳门多很多,可能难度也高些。

1200人选特首,变成500万人选,已经是进步

记者:近日港府刚刚结束第二轮政改咨询,你之前在大公报撰文,称若政改失败,会导致“政经双失”,“全民都是大输家”。你对政改方案有何建议?

霍震寰:现在非常麻烦,样样事都为争论而争论。大家都是坐在一条船上。大家不要以为这次推翻了,以后还可以再来的,以后可不可以再来没有人知道。现在就是机不可失,真的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如果你选一个不爱国爱港的特首,跟中央对抗,中央也不会通过。

记者:有一种悲观的说法,说双方互不让步的话,政改方案通过的可能性为零。

霍震寰:大部分人还是希望通过的吧。政党也有压力。以前是1200人选特首,现在变成500万人选特首,已经是进步了。

记者:去年的占领事件,你作为商家会不会担心政治局势更加乱?

霍震寰:现在最麻烦就是对人不对事。比如只要是梁振英提出的,就要反对。作为商家,最看重的是对未来有确定性。香港房价现在越来越贵,很多跨国公司已经搬到其他地方,慢慢香港的竞争力越来越少。香港要制造好的营商环境,需要各方面条件,如果政府整天忙着其他的事情,没有时间想经济,就会很麻烦。例如各个局长天天应付立法会的质问,很多应该做的事,都没有时间做。

谈南沙

陈建华会在3月23日到香港推广自贸区

记者:南沙自贸区挂牌,为何一再推迟?

霍震寰:原来通知说是2月26日或28日挂牌。我听商务部的副部长说,不仅是广东的自贸区挂牌,希望连福建、天津都一起挂牌,主要是协调出席的领导吧。两会之前大家都比较忙,所以现在说要推迟到两会后。要看中央有没有领导出席,然后省、市的领导。

记者:现在有没有确认中央哪位领导会出席?

霍震寰:这个还不知道。

记者:具体的日子有没有风声?

霍震寰:这个完全不知道,唯一收到的风声就是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会在3月23日到香港介绍这个自贸区。那天我们会成立一个“广州社团联谊总会”,我做会长。当天下午两点半在香港,陈建华会过来介绍自贸区的情况,晚上可能还会出席我们的就职典礼。

南沙“负面清单”会比上海短

记者:南沙现在感觉什么都想做,医疗、航运、会展、休闲、旅游……到底有没有一个真正的发展方向?

霍震寰:南沙885平方公里,比新加坡还要大,可能就是他们说的打造一个新广州。之前不是说可能省府都要搬到南沙嘛。现在肯定有人说不成熟,但是再过十年,发展起来了,就什么都有可能。广州已经挤爆棚了,南沙作为自贸区,可以使用更加灵活的管理方法,当时丁红都书记都希望“先行先试”嘛。

记者:新的南沙管理条例修订后,很多原有的税收优惠都被收回,现在南沙除了地理位置还有什么优势呢?

霍震寰:南沙希望在航运和金融方面有所发展,因为它也是重要的港口。另外就是租赁,香港储藏仓库的地方不是很大,但是南沙可以做。

还有我们一直在说,南沙的海关能否“退后一点”,腾出一块地方来,做现代服务业。很多人都说CEPA“大门开、小门不开”,比如让香港医生在那里行医,或者可以适用香港或澳门的营商法规。现在很多人来香港购物,可能有一些商品可以在南沙卖。再比如香港人退休后,可以来南沙住,条件好一些。现在很大的问题就是医疗,尤其对老人,是否可以在南沙建一个香港公立医院?

刚刚看到商务副部长说,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比较长,现在南沙的可能会缩短一点。这说明在南沙外商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

记者:你提议在海关那里腾出一块“飞地”,这个到底行不行,你估计多久才能有回音?

霍震寰:这个会涉及到香港、澳门、大陆怎样合作,比如税收归谁等应该有很多具体的技术问题。上次我跟广州市市长陈建华谈这个事情,他开玩笑说你想得比你老爸还大胆。

霍家在南沙前后投入几十亿

记者:关于南沙一直有些说法比较模糊,想跟你确认一下:南沙是800多平方公里,霍家主要就是22平方公里,对吧?

霍震寰:当年政府找我们一起合作,开发南沙。当时就在南沙岛东面找人规划了22平方公里,我们公司占51%,政府占49%。我们出了部分征地的费用,还有填海起路,美化环境。当时去到南沙什么都没有,只有石矿场,我们建好一点的公园、高尔夫球场、酒店,建好配套。   

记者:之前有报道说,在南沙建设中,霍家跟当地政府经常有不同意见。

霍震寰:其实不是说有很多争吵,他们也很合作很能帮忙。以前很简单,番禺区区委书记说一声,我们就可以开工。现在很多事都规范了,很多事情下面也没办法拿主意,比如动不动要请示国资委,有时又要去问更高的领导。领导说他两句,他就不敢吭声了,他也不会特别为你争取。我们的办法就是尽量找更高级别的官员。    

记者:你们有没有计算过,霍家前前后后对南沙的投入有多少?

霍震寰:很难说清楚。前期征地,搞工程,搞护岸堤坝,填海,建酒店,投资码头,做花园,高尔夫,游艇会……实际数字都说不出来,几十亿吧。

记者:收益呢?

霍震寰:去年酒店的收益差一点。刚刚开了一个香港科大的霍英东研究院,希望带动下一步的发展。现在我们手上有三个住宅项目。

记者:你们在南沙的那三个住宅项目开始卖了吗?

霍震寰:没。可能今年10月份开始。三个项目不同,有大有小,大的可能分几期,小的可能一期就可以。

记者:会不会担心现在整个房地产市场走低?

霍震寰:南沙相对来说还是好点。可能我们的地段比较好。第一有地铁站,旁边有个花园,坐船来香港几十分钟就到了,票价也不贵。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广州买不到房子,有些说广州的环境空气都未必很好。以后南沙可能还会有一些公司总部入驻,很多物流都经过这里,成为广东的中心地带。所以估计那里过几年变化都会很大吧。

南沙所有公司,法人代表都是我

记者:能否问下霍家几兄弟,在南沙的分工到底是怎样的?

霍震寰:基本大家都是在董事会一起参与。

记者:就是没有明确的分工?

霍震寰:是的。因为我们主要的分工都是下面,我们有一个专业的总经理是负责每一家公司,我们是跟中方一起定每一家公司的方向。

记者:在网上一直有一个说法,称长子霍震霆继承体育事业,次子霍震寰掌管商业王国,三子霍震宇接手南沙项目。这个说法是否准确?

霍震寰:南沙项目大家都有参与。我是参与比较具体的,我弟弟(霍振宇)有一个时期自己出去做事情,他参与比较少一点。南沙差不多所有的公司,我都是法人代表。

记者:霍家的争产案最近颇受关注,对此你有什么回应吗?

霍震寰:我们没有什么好争的,又没有很多家产给你争,兄弟之间最重要是和睦……以前有个所谓的和解协议,现在就是律师多了,律师希望有生意,所以就制造一些这样的东西吧。

谈体育

最快2024年奥运会有“中华武术”项目

记者:听说你一直在致力让中华武术成为奥运项目?

霍震寰:我们希望将中华武术带出亚洲。武术在亚洲发展得不错,尤其是东南亚运动员,但是在中西亚是比较薄弱的。现在国家也在发展“一带一路”,我们认为武术可以作为一种中华的文化,得到推广。当年香港的李小龙、成龙,都成了英雄偶像,我们希望通过武术推广中国传统文化。

我们国际武术联合会在积极推动中华武术成为奥运会项目。本来中华武术已经被选为可能被加入2020年奥运会的六个项目之一,很可惜最后武术没有得到接纳,反而是摔跤进去了。现在看来,中华武术要进入奥运项目,最快也得2024年了。

记者:到底阻碍在哪里呢?

霍震寰:武术在亚运会已有很多届了,在国际比赛方面已经比较规范。当然有人说有些评分标准比较主观,现在每次通过大的比赛,技术委员会都有一些改进。我相信武术进奥运会只是时间问题。

记者:如果中华武术能成为奥运项目,中国的竞争对手会不会是俄罗斯?

霍震寰:俄罗斯很强,还有中东的伊朗。     

(凤凰网:孙莹)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