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袁贵仁只是执行者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袁部长在行政上,是作为一个教育部的部长,党的身份上,他是作为教育部党组书记,这个文件当然应该执行。我讲的这个是事实,大家如果真的要反对,那也不应该因此反对袁部长,而是要反对这个文件。

葛剑雄:袁贵仁只是执行者

媒体发表了最近我关于袁贵仁部长谈话的观点以后,舆论大哗。有些人的态度180度转弯,骂人的话都出来了,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有一些人你对政协期望的到底是什么?难道你指望我在政协或者在会议上,以政协委员的身份来反对中央的文件,来反对这些涉及到国家重大事情的问题吗?

袁部长的讲话,无论有多少错,有一点没错,他是贯彻两办的通知。以前中办国办专门就这件事情发了文,我们都知道中办和国办的文件体现了中央的意见。袁部长在行政上,是作为一个教育部的部长,党的身份上,他是作为教育部党组书记,这个文件当然应该执行。我讲的这个是事实,大家如果真的要反对,那也不应该因此反对袁部长,而是要反对这个文件。

如果我们真的对这样的问题有意见,在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下面,也应该是在执行的前提下,内部提出意见。

西方价值观念有其特定含义

袁部长关于“西方价值观念”表述究竟是不是准确?我也认为不太准确,但这是个表达问题。这里的“西方价值观念”是有特定的含义的,这个含义就是不利于共产党的领导、不利于社会主义制度、不同于社会核心价值观这一类的西方价值观念。

对于袁部长的一些讲话,我们应该关心的是怎么来执行,比如已经有老师提出来,能不能给我们开一张负面清单呢?到底涉及具体哪些观点、哪些教材也可以明确。如果在执行的前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那倒是很有意义的,而不是一味地反对,一味地理论上说不应该。根据多年的经验,这些政策在不同的阶段也是有一定弹性的。

宪法法律和政协章程是我的底线

至于网上那些言论,我也讲的很明白。我从一当政协委员就坚持我的观点:我作为政协委员当然就是体制内的,第二,我作为政协委员,要遵守法律,遵守宪法,要遵守政协的章程。我对袁部长这件事发表的意见,就是照着这个来办的,我的底线是不能违反宪法,宪法的序言一开始就写了中国确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地位,我当然不能够反对。

民众对政协的会议、对政协委员的期望必须要在这个底线里,否则你当然会失望。而且你不能指望让我在政协里面做一些你想做的事情,或者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不愿意做,而且也不可能会做。举个例子,香港有一位委员,他发表了一些关于占中事件的不好的言论,这位委员已经被撤销委员资格了。他并没有行动,他只是发表了意见,但关键是他发表了错误的意见。所以在政协一次性通过撤消了他的委员资格。如果你想我真正地做对国家、对民生有利的事,你应该帮助我必须守住这条底线,而不是挑破或者抵制。

还有一些朋友,我觉得他完全不懂法律。我讲我的底线是宪法跟这些章程,他马上在下面跟帖:宪法和章程就不能批评吗?就不能修改吗?这就是个法律概念,它当然可以修正,而且如果是通过合法的手段也可以修改。实际上我们现行的宪法已经经过多次对条文的修改了。

政协并不是权力机构

现在中央希望我们明确政协的定位,希望每一个政协委员都明确我们委员应该干什么。但是我还希望中央也要在全国人民中间,在政协以外明确政协的定位,让民众知道政协委员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什么。

这个话不能老是由我们来讲,希望有些领导能强调政协的定位,告诉民众,政协要做这些,那些不应该是政协委员来做。俞主席担任本届政协主席以来,他一再强调政协不是权力机关,政协是没有任何权力的。这个界定一般老百姓往往也不知道,他们往往认为政协无所作为。这不是无所作为,我们本身的职能就是“说话”,提供执行意见,我们不是去做决定的。

经常有网友指责说,你政协委员是人民选出来的。但是我们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协委员是自由竞选的,一般民众甚至包括我们的同仁教授都不知道政协委员是怎么产生的。像这种问题,适当的时候也需要普及。一个机构如果连他的性质、任务这些都不被大家知道,那么大家对它提的要求肯定是不适当的,大家对它的形象肯定是不满意的,这样肯定不利于这个机构发挥作用。

(本文由葛剑雄口述,朱诗琦、牛谷月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