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让反腐制度化,政协还做得不够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今年是其第八年履职。

会议上,好像我们很多的内容并没有围绕政治协商,而是在技术层面上出谋划策。

政协应促进“打虎”制度化

今年政协的主席报告首次提到“反腐”,但涉及到的相关话题非常少。

会议上,好像我们很多的内容并没有围绕政治协商,而是在技术层面上出谋划策。有些情况我觉得比较奇怪,现在的“打老虎”,你看到政协打出来的“老虎”吗?政协没有把“老虎”打出来,反而政协自己被抓出来一些“老虎苍蝇”,这是一个问题。

政协的职能是政治协商,他实际上是进行政治制度的设计,并且进行民主监督。这个功能,从目前来看,政协在这方面的工作还有一段距离。

我注意到,政协在反腐方面的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的力度是不强的。我看这次的大部分工作,重点并没有凸现在这方面,而反复应该是2014年以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重点工作。在这方面政协发挥了什么作用?实际上就是发挥了不显著的作用。

没有人在政协提到和反腐相关的话题,那些老虎苍蝇并不是政协把他监督出来的,并不是政协通过制度建设发挥作用把它们打下来。

而政协应该发挥这方面的作用,它作为一个进行民主协商监督的组织,自己内部有这么多的老虎苍蝇,也很值得自己反省。

基于政协的职能,它应该如何促进这方面的制度建设?我觉得到现在它还没有提出一些真正的带有改革性的提议或者措施。

而这方面实际有很多东西值得,比如说政府信息公开,政协强调过没有?比如说官员财产公示,政协强调了没有?这些实际上是很好的反腐的措施,但是这些措施呢,到政协反而变得有点畏畏缩缩。

现在一方面我们看到反腐在进行当中,我们看到很多老虎苍蝇被抓出来;但另一方面,我们并没有看到如何在制度化方面进行这种反腐的措施出台。我们现在的反腐还是依靠的专案组巡视组,或者是上级派来的调查,而这并不是一种制度化的途径。

所以,如果不进行制度性的改变,那么腐败总是有它的土壤,它会不断滋生出新的腐败。

投票长期形式化

政协或人大的投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因为它代表着社会公众推选我们的领导人,但是这个过程在我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形式化的。

大约是2002年,我还在上海市做人大代表时,参加人大会议。当时我对选举的方式有意见,它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你如果是赞成的,选票上不需要做任何记号,你如果是另选他人或者是反对、弃权,你都需要动笔。你只要一动手的话,就说明你是不赞成和弃权。

当时我在小组会上提了意见。到开大会,选举之前大会组织者有一个人来找我,他说蒋洪代表,你提的意见很对,我们工作当中确实有各种各样的不足之处,但是都安排好了,没办法了,这个情况希望能够得到您的理解。

在选举代表的投票当中,台上问“赞成的请举手”,我就马上把手举起来。后来我发现有一个人他没投赞成,刚好我们是一个小组,会后我问他为什么这次你没有投赞成票。他把那个道理跟我说了一遍,和我说的意见完全一样,我就把会议组织者的解释告诉了那个代表。让我吃惊的是什么呢?那个代表跟我说,五年以前他提了同样的意见,他们也做了同样的解释,但是五年以后依然是这样,所以这次他没有投赞成。

哪晓得到了政协换届的选举,这一条依然写在投票规则里,那是2013年。

1997年的时候上海就有人提过了,2002年的时候我在上海再次提出做过解释,从地方到中央是一个模式,而且时间已经延续到了2013年,前前后后15年过去了,还是同样的理由。

当时我在小组会提了三点意见,第一,投票办法还没有经过大会的通过,就作为方法开始培训委员了,这不对。第二,选举过程中,我只能知道这个人多大年纪,曾经做过什么官,现在做过什么官。但他们在政治协商方面到底做了什么,一无所知。我要求写出参选的这些政协主席、政协副主席、政协常委的政治协商主张。我不能光凭他们是男是女,是老还是年轻,当过多大的官来选他们。第三,投票时,如果一拿笔就表明你有不同意见,这对于怎么样让投票更加公正是不利的。

会议组织者强调了这样和那样的困难。所以上次选举我全部弃权了。

候选人信息不透明,导致令计划被选

今年说到令计划的选举过程,我觉得我做的很对,我既然不了解他我投什么票?不单单是政协的投票,人大的投票也应该是这样。最起码的条件应该让大家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到底在处理公共事务方面到底有怎样的见解,这些方面恰恰是我们现在选举当中所非常欠缺的,就使得选举变成一种形式。

令计划这样的人高票当选一点也不奇怪,再出现五个、十个这样的人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在选举的时候大家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主张。一定要在这方面改革,否则的话这种情况不是最后一次,将来还会有。

我一直在强调政府信息的公开,今年我会再提,因为目前来说整个信息的公开的程度还很低,包括财政方面、税收方面和政府的运作方面,也包括跟社会公众相关的一些事情。比如说雾霾,它为什么会引起大家这么多关注呢?说明我们对这方面的信息公开还做的很不够,按理说雾霾给大家造成的危害,以及雾霾的状况是怎么样,都应该有能够公开的报道,让大家了解。

另外在政府的财政税收的法制化建设方面,我还要进一步的提一些看法。我们虽然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但是这些行动还是很初步,离目标实际上很远。

(蒋洪口述 凤凰网朱诗琦、杨希越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