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我投了令计划的反对票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像令计划,中央如果从前途考虑,需要先调离,然后让他审查,这个事后我们都能够理解的,但是要容许我们发出不同的声音,其实对大家没有坏处。所以当时我就宣布,像令计划这样的人,我赞成反对票的。果然,后来我就投了反对票。

明天开始,政协要开本届第三次大会了。我因为要参加之前的常委会,所以26号晚上就抵达北京,这两天就入住酒店,准备参加明天的大会。

这几天已经有多家媒体来联系采访,单单今天上午就有五家媒体,下午还有要再约的。大家这么关心,当然不是对我个人,而是对政协。政协要充分的发挥作用,也离不开媒体的关心和公众的关注,否则它就脱离了中国的社会,这也是一种很好的良性互动吧。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还要正确地看待跟政协有关的事情,比如说大家比较关注的,去年以来,有14个政协委员,包括两位政协副主席,或是撤销职务,或者撤销委员资格,或者辞掉职务,这个数字超过以往。对像这样的事情,就要全面地看,而不是因为我自己是政协委员,就为政协说话。

政协委员的腐败往往和政协无关

这些败类的出现,是有它的特殊性的,不能说它就反映了整个党政机关的腐败情况。比如说令计划,难道他是到了政协才犯的罪吗?难道他是到了政协才开始违纪吗?谁都知道不是。网上流传的中纪委惩处腐败分子办法里就有一条--调离核心关键岗位再查处。现在来看就很明白了,当初安排令计划当政协副主席,很明显,就是把他调离关键岗位。政协配合做这个工作,只有功劳,跟腐败有什么关系呢?又比如说苏荣,他违法违纪都是在江西任上,不是做了政协副主席才开始贪腐。所以一句话,这些人的事,无损于政协。

我查了一下,这些政协委员,几乎没有一个是在政协的任上贪污的。比如有某位军区副司令,在他贪污腐败的时候,不是因为他是全国政协委员,所以才能寻租贪腐,而主要是因为在部队有权力。又比如之前一个撤销职务的浙江政协委员,他的罪行是通过科研项目贪污了大概一千多万,数额巨大,这跟政协本身也没关系。虽然他犯罪是在政协委员的任上,但是他所利用的权力都不来自政协。所以我觉得,公众对政协的印象,应该不要受社会影响。不是靠政协才有那么多贪污分子,而是一种特殊情况。

那么同样的,人大代表被撤销资格的更多,这要加以区别,他们违法犯罪,都不是因为他是人大代表,或是利用人大,而是他的另一重身份。当然了,也有一些基层的政协委员,在政协的任上,或利用了政协的职权犯罪,或是腐败,这个都另当别论。

所以如果我们看问题是这样--只要贪腐跟这个机构有关,就认为这个机构肯定也是出现了腐败了,比如高校校长腐败,等同于高校腐败,一下舆论把高校当成腐败重灾区,这样都是不对的,都是片面的。

我投了令计划的反对票

政协是不是不需要有相应措施呢?那也不是。我觉得政协来本身还应该进一步发扬民主,进一步公开透明,只要不是国家需要保密的,都应该公开。另外无论是选举时,还是平时,都需要进一步的民主。

举个例子,当初安排令计划担任政协副主席,还有其他一些人安排到政协,我们上一届的常委会,在后续讨论的时候,不是没有提出过不同意见的。我们当初曾经要求有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他的情况作出解释。有人就提出,令计划到底跟一些事有没有关系,但是我们当时得到的回答是,所有的候选人,凡是中共党员,都已经由中组部严格审查,党外人士都由中央统战部审查过,你们大家可以放心地投票。现在看来,这个说法是不好的,应该鼓励大家提出不同意见。能解释的就解释,不能解释的,也要告诉大家,有些暂时不能解释。这样,才有利于政协委员一起来打这个反腐败的战役。

像令计划,中央如果为将来考虑,需要将其先调离核心岗位,然后再审查,这个事后我们都能够理解,但是要容许我们发出不同的声音,这其实对大家没有坏处。所以当时我就宣布,像令计划这样的人,我投反对票的。果然,后来我就投了反对票。

政协票数一共应该是2900多票,出现90张反对票,占了不到10%,当然高票当选,这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有些领导巴不得百分之百,这没有必要。令计划有90张反对票,有100多张弃权票,是所有候选人里面反对跟弃权票数最高的,这也说明了人心。尽管当时中央还没将其拿下,但是大家对他就是不放心、不满意,这样很好,应该鼓励大家这样做,而不是简单的说,你们都要相信中央。我相信中央,不等于相信每一个人。而且中央有中央的考虑,我们可以从自己出发。我当时非但投了反对票,还对媒体公开了,令计划有90张反对票,这个应该让大家知道,为什么不可以?

如果从现在来看,给他适当的中间利益也不是坏事。我自己现在倒是认为,我的做法很正确,很满意。所以我为什么讲,在这些问题上要进一步发扬民主呢?就是可以知道民意,不是坏事。

而且我刚才说了,大家发挥还不够充分,要是发挥充分的话,令计划的反对票不止90票,肯定更多。像类似的情况,我觉得在如今大背景下,今后还会碰到的。我们不能依靠哪个人的先见之明,共产党的方针是实事求是,拿事实说话的,所以中间审查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但是这个过程中间,还是要依靠群众,依靠民主,依靠监督。

委员投票有无反对意见都应该涂选票

当时投票采取的做法是这样,拿到选票,如果你没有反对的,你可以不用再勾任何一个人,两个手不动,就说明你全部同意。你要否定,反对一些,就要分别在上面涂,总共有300多个空格。我们觉得这个不够民主,也不够慎重,你应该无论反对还是同意,都得涂一点,而且涂的过程中,看看名字,我至少知道有谁。假如当初是采取这种办法的话,那么令计划的反对票肯定不止90票。所以还是应该充分地发扬民主。事实证明,充分发扬民主没有坏处。

不一定每次投票都是这种否定才涂的方式,但是两年前的这一次就是这么投的。所以我们当时提了反对意见,但是也没有改变,最后就有一位上海的政协委员,他就把所有的候选人,包括主席在内,全部投成弃权。我想他是用这种方式,表示对这种方式的不满,大概花了二十几分钟,但是我认为他做得对,用这个方法表达他自己的意见,有什么不好呢?

事实证明,我们当初投令计划是反对票,无论从个人还是集体来讲都没有错,而且对他至少起到一种警示作用:这么多人反对你。

(本文由葛剑雄口述,朱诗琦、牛谷月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往期回顾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资讯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news2014

两会直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