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资讯 > 凤凰客

【书摘】前坂俊之:太平洋战争开战的独家报道


来源:《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

第十七章 太平洋战争开战的独家报道 “ABCD包围网” 1941年(昭和十六年),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四年后,向中国全境发起侵略攻击的日本军和支援国民政府的英美之间的冲突呈现出即将

编者按:前坂俊之著作《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最近由新星出版社引进出版。该书详细描述了日本主流报纸对军部从揭露批判到退缩沉默、再到顺从屈服的变化过程。二战悲剧和这本书都提醒我们应该思考“新闻报道与国家命运”这一重要话题。201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凤凰大学问沙龙特邀本书译者晏英教授和张千帆、展江、马立诚、刘笑盈、苏小玲等相关学者,就这一话题及中日关系问题展开了讨论。以下是凤凰大学问经出版社授权,转载本书的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太平洋战争开战的独家报道

“ABCD包围网”

1941年(昭和十六年),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四年后,向中国全境发起侵略攻击的日本军和支援国民政府的英美之间的冲突呈现出即将发展为全面战争的态势。美国已经向近卫内阁的“建设东亚新秩序”声明提出抗议并发动了经济制裁,1939年7月单方面废弃了《日美通商航海条约》。因此,大部分依赖美国进口的军舰、飞机等武器和军需物资制造原料的铁钢、铁屑、石油燃料等都被大幅度限制了。

1940年,日本的铁钢类的约70%,石油、汽油的约80%,工作机械的约70%等主要物资的大半都依赖从美国进口。日本在工业制品中不可缺少的钢铁生产量是700万吨,在美国年生产量7500万吨的十分之一以下,GNP(国民生产总值)则是美国的二十四分之一,在国家实力方面有着无法比拟的差距。日本军苦于军需物资的不足,依靠在中国当地采购食品勉强维持在中国的作战。但是现在,维持战争不可缺少的军事物资的美国进口被切断了。

美国开始全面援助国民政府,1940年4月借给国民政府5000万美元,5月又通过《租借法案》,开始大规模为中国供应武器,扶持中国。

1940年9月23日,为了切断重庆蒋介石国民政府从英美获得物资供应的所谓“援蒋路线”(从法国属地印度支那、云南出发的法印路线),日军趁法国战败开始向法属印度支那殖民地进军。因为在四天后的9月27日成立了日德意三国同盟,日美关系彻底恶化,日本与美英的战争一触即发。

为了缓和局势,日本从1941年4月开始让驻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和美国国务卿赫尔进行谈判,但美国要求日方撤出在中国的军队并退出三国同盟,交涉以失败告终。

日本为获取石油和军需物资,从7月28日开始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美国立即冻结了日本在美资产并全面禁止了石油、重要军需物资的出口,英国也冻结了日本在英资产并废除了《日英通商航海条约》,荷兰则停止了石油协定。各国都采取了经济制裁措施,并展开日本称之为“ABCD包围网”(A为美国、B为英国、C为中国、D为荷兰)的对日包围,企图阻止日本向南进军。

日本国内的石油储蓄只能供应一年半。这样下去的话,维持战争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自身经济也将陷入困境。因此,以陆军为中心的一派开始催促对美英战争。在9月6日召开的御前会议上,通过了决定对美开战的《帝国国策施行要领》。

各报社统合为一个公司的方案和各报社的态度

在和美英的开战气氛日渐浓厚的背景下,对报道统制的严厉程度也成倍增强了。对报纸的统制法规有《报纸等刊登限制令》、《新闻事业令》、《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临时取缔法》、《治安维持法》等。此外,《军机保护法》、《战时刑事特别法》和《国家总动员法》第20条也加强了管制。

为了不泄露御前会议和内阁会议等会议的机密内容,1941年春颁布了《国防保安法》。报纸已经被五花大绑,除了政府发布的消息以外,几乎什么也不能写了。8月6日的内阁会议通过了声称“对于英美对日本的不正当压迫,应该有果断反击抗争的决心和气魄”、“强调大东亚共荣圈的确立是关系到帝国存亡的问题”的《关于弘扬国论之事宜》。

之后,又陆续在同月内出台了《新闻指导要纲》,在11月4日出台了《关于对英美问题的舆论指导方针》等文件。因为言论统制,报纸的功能已经完全转向了战时的宣传,成为了进行思想战和宣传战的机器。

“言论报国”、“报道报国”等成为了各报社的口号。开战前10天的11月28日,内阁会议通过了《关于新闻战时体制之事项》,内容包括:

1. 设立新闻统制会:这是全国的报社都被强制加入的法人。它协调报社的统合、兼并、新增和资产材料的供给调整,协助关于言论报道的国策的实行,并依据国家的目的改善报社的经营和编辑状况。此外,报社干部的任职必须得到政府的认可。

2. 报社的经济主体:报社的设立需要得到政府的允许,对于干部的选任要设置一定的资格条件。

3. 政府的监督:政府对统制会以及报社实行指导和监督,但是将对于报纸的指导监督的一部分委托给统制会来实施。

4. 整顿新闻记者俱乐部:保护机密。为了积极指导报道与宣传,整顿现在混乱、无统制的记者俱乐部,废除各省以往的记者俱乐部,在新成立的新闻统制会(联盟性质)中组织成立记者会。政府的消息发布基本通过联盟记者会实施。在整顿时,认为有必要的话可以考虑让其转行。

5. 培养新闻记者:为了确保新闻记者的良好品质和稳定地位,将培养训练新闻记者作为新闻统制会的事业内容加以实施。新闻记者的聘用要通过统制会的审查登记。为了完善福利设施,政府将进行大幅度的补助。①

情报局通过统制会实行了对报社的国家管理。具体来说,就是把报社统合为一个公司,让政府掌握干部的任命权。1941年2月,新闻联盟公布了“一县一报”与把全国报社合并为一个公司的“全国一社”方案,《朝日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都坚决反对,但《报知新闻》、《名古屋新闻》赞成。其他的全国大区域性报纸和地方报纸都表示了赞同。

对《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和《读卖新闻》来说,这就等于被宣告了死刑。《朝日新闻》的主笔绪方竹虎、《每日新闻》的专务山田润二和《读卖新闻》的社长正力松太郎团结起来坚决反对这一方案,和赞成派的《报知新闻》的三木武吉(社长,之后成为政治家)等人直接对立。“同盟”社长古野伊之助等人以军部的威力为背景用尽各种手段通过了这个“全国一社”方案,但《朝日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三报社组成了“就算倒闭也要赌上性命反对”的绝对反对统一战线。最终,政府放弃了这个把全体报社统合为一个公司的方案,全国报纸企业的独立性被保住了。

政府在1942年2月5日设立了日本新闻会(会长为田中都吉),这是一个以帮助政府在新闻事业方面立案并实施有关国策的团体。这发生在太平洋战争爆发的两个月后。

报纸统合被实施后,东京的《报知新闻》被合并到《读卖新闻》中、《国民新闻》被合并到《都新闻》中、《日刊工业新闻》被合并到《中外商业新报》中,分别把招牌换成了《读卖报知》、《东京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在名古屋,当了多年对手的《新爱知》和《名古屋新闻》被合并成了《中部日本新闻》。《福冈日日新闻》和《九州日报》被合并成《西日本新闻》,《北海道时报》以外的其他北海道的全部报纸被统合成《北海道新闻》。

最强烈反对报纸统合的《读卖新闻》,在和《报知新闻》合并后成为了《读卖报知》,印刷份数一下就增加了30万份,最终成为了东京发行份数最多的报纸,获得了巨大利益。

以牺牲言论自由为代价实施的报纸整顿统合,大幅度地改善了全国报社的经营状态。之前的地方报纸因为用纸、资金的缺乏,广告少等原因,大多都濒临倒闭。实施统合后,不仅可以防止大报纸的入侵,又受到了“一县一报”的垄断保护,实在是一举两得。

县内报纸的统合、单一化后印刷份数翻了两三倍的报纸也不少。报纸的经营状况稳定下来,就像是迎来了事业的春天。昭和十六年日刊报纸减少到104社,昭和十八年又被整顿统合成54社。但是,在昭和十二年还平均有16页的大报纸进入太平洋战争后减少到了6页,后来又变成了4页,最后就只剩下薄薄的1页纸了。②

《东京日日新闻》的采访和独家报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东京日日新闻》将1941年12月8日将是太平洋战争的开战日作为独家报道刊登了。

用《扰乱东亚,英美的敌对已到达顶点》、《只有果断驱逐一条路可走》等大标题预告后,NHK在早上7点的“临时新闻”中报道说:“根据大本营海陆军部发表的消息,帝国海陆军将于今日即8日未明,在西太平洋与美英军进入战斗状态。”完全验证了《东京日日新闻》预言的准确性。

报道这一消息的是《东京日日新闻》派到海军省黑潮会(记者俱乐部)的后藤基治记者。对信息来源实行保密是记者的义务。后藤记者在1969年第一次发表了米内海军大臣提供了信息来源的真相。

1941年10月18日东条英机内阁成立了。主战派的东条内阁的诞生使风云变幻更加急促。日美间的谈判虽然充满艰辛,但也慢慢在摸索和平之路。

在和谈背后,战争的准备也在一步步进行着。到底是战争还是和平?让人极度紧张的日子在一天天过去。后藤作为一名能力极强的记者,为了不错过任何关于事态进展的细节,持续进行着冒险的采访。

11月13日下午,后藤拜访了米内光政海军大臣的住宅。米内海军大臣的威望很高,记者都称他为“说话不模糊的人”。后藤之所以能够最先进行东条英机将会当选为首相的独家报道,也是因为向米内海军大臣直接提出问题后得到了确切的回答。

这一天,米内海军大臣对后藤尖锐的提问一直点头,但没有轻易给出确切的信息。过了一会儿,米内海军大臣把身旁的黑包放到桌子上后,留下一句“失陪一下”,就走出了房间。这个瞬间,后藤立刻察觉到这是“看包里的东西”的暗示。

后藤小心翼翼地打开包后,看了其中的文件。薄薄的文件上列举了“美、英、兰、泰”等国名,并写有将在“12月初”发动武力进攻。后藤控制住加速的心跳,迅速把文件放了回去。

立刻回到房间的米内海军大臣握住黑包后说:“这里面有你们记者想要看的东西,但一不小心给你们看了就会这样。”③边说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如果这个事实被泄露的话,就算是大臣也会因泄露机密、触犯《国防保安法》而被处以极刑。

《开战日在12月初》、《X-Day到底是哪一天》,后藤记者想到这些历史性的新闻标题就非常激动。但是,如何向报社的上司报告这个特大消息呢?他犹豫了。就算是对报社里的干部,他也不能把消息源泄露出去。并且,后藤自己也是刚从《大阪每日新闻》的社会部转到《东京日日新闻》的政治部的新手,到底他们会不会相信后藤的这一消息呢?

和后藤关系要好的朋友中,有一个叫久德通夫的陆军中佐。一天,久德中佐打电话给后藤说要立刻见面。见面后,久德对着后藤的耳朵悄悄说:“马上就要开始了。”久德说在这之前他潜入到了曼谷,为得到《气象观测记录簿》而扮成商社职员辛苦奔走。然后,就把从地历经艰辛后得到的记录簿中分析得到的气象情报很随意地给后藤看了。久德中佐又说:“参谋本部把这本资料给了学气象学的西村传三博士,问到底是12月初好还是末好。”后藤屏声静气地听着。“经过统计,算出了12月8日。”④

那天之后风波会加强,登陆作战几乎不可能。就在12月初到12月8日之间,“X-Day”一下子变得明朗了。

从德国的闪电作战来看,星期天早晨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战争真的会爆发吗?因为这实在是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大战争,后藤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地继续着采访。12月1日,在东京宫内东一会议室里召开了御前会议。

这次会议所有阁僚都出席了,这非常罕见。东条首相说:“一旦决定要开战,我们就要更加忠诚地致力于报国。”后遂决定了要开战。但是,召开御前会议是国家机密,记者们根本不知道。

这一天,《东京日日新闻》上海支局局长田知花信量从上海乘飞机飞往广东的过程中,突然失踪了。而这架飞机上还坐着带有有关开战的机密文件的中国派遣军参谋,大本营陷入了紧张状态。

12月2日,美国航线的“龙田丸”号搭乘着37名日本外交官及其家属正在航向日本。这些外交官回国后就将开战的传言煞有介事地传播开来。

4日,海军省报道部向各报社提出要求:“5、6、7三日间,水兵每天会有3000人来东京参观,希望各报社能让他们参观。”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水兵登陆。后藤立刻察觉到这是为了掩盖开战时间的佯装战术。虽然7日是星期天,后藤还是去了海军省。黑潮会里空空荡荡,没有一点儿人的声息。他又到后面的汽车部看了看,并向海军大臣的司机问了问情况:“今天好像很闲呀?”司机回答说:“也不是很闲,从早上到现在,大臣和军令部总长乘这辆参拜了明治神宫和东乡神社。在明治神社接了很重的礼。”⑤

后藤吃了一惊,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又拜访了海军省报道部的平出课长。发现平常进出自由的报道部门上贴了一张“禁止闲人入内”的贴纸。后藤心想,这些人平常都说黑潮会和报道部是异体同心的,贴这种东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于是他开门喊道:“平出先生,那贴纸是什么意思?贴了那贴纸不就等于在宣告要开战吗?”平出大佐听了露出惊讶的表情,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把贴纸撕了下来。⑥

平出的行动更加使后藤确信了他的推测。所有的迹象都在证实12月8日会开战这一情报。

“终于,海军也要开战了。一定是8日。”后藤心里十分紧张,身体就像触电了一般不停地颤抖。他立即赶回报社。报社从陆军省等各省收集到的情报也暗示着开战的逼近。阿部贤一主笔(后来的早稻田大学校长)召集周围的政治部部长渡濑亮辅、统版编辑部部长高杉孝二郎和负责海陆军的记者们一起商量。

在报纸上直接告诉国民要开战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报社决定由政治委员永户写一篇含有这个意思的社论。但是,在严格的审查中,报纸能否顺利通过呢?这是个疑问。

最后决定在早报开印几刷后放进去,避开供各报社之间交换的早报。但看样稿的审查员还是瞪眼看着暗示就要开战的标题喊道:“做出这样过激的版面,要提交军事法庭了啊!”

好不容易制作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独家报道,如果被扣押的话就会变得本利全丢。那个晚上的政治部值班编辑井上缝三郎决定给情报局次长奥村喜和男家里打了个电话。奥村不在家,问清了他在哪,又把电话打了过去,很巧奥村接了电话。井上说:“日美之间的交涉完全没有进展,除了决裂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些信息将刊登在明天的早报上,请不要扣押。”奥村沉思许久,提出条件:“是吗?事实的确是这样。但是,作为报道就困难了。我只是在这儿和你们商量,对于除了决裂以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你们报社能不这样表达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就不扣押了。” ⑦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写了,请高抬贵手!”井上再三请求之后挂掉了电话。刊登的稿件是负责陆军的栗原广美记者在几天前准备好的稿件。栗原把稿件改得更加主观了一些,作为最重要的稿件来对待。栗原等人提交了稿件以后,到处跑来跑去,再次确认有无错误。此时离稿件截止时间还有一会儿。

主笔阿部也开车拜访了住在大森的德富苏峰家。苏峰是《东京日日新闻》报社的座上宾,而且阿部是他的女婿。说明来意后,苏峰用平静的语调说:“是啊!已经准备好了,宣战的诏敕也已经准备好了。”⑧

听了这句语放心了的阿部,果断指示报社进一步深入曝光这一消息。

“时宗”的决心,“正宗”的铭刀

在世界的新闻史上也有着一席之地的这一独家报道,随着轮转印刷机的转动被印刷出来了。第一版用横向标题《搅乱东亚,英美的敌对到了顶点》加以大肆渲染,纵向标题是《只有果断驱逐一条路》、《忍耐也有限度,一亿国民的积愤已经到了顶点》、《一路奋力迈进,完成圣业》。

在左边最上部的社论是《击退美国的野心》,社论下面是《向驻扎在菲律宾的陆军发布重大宣言》、《在香港,发布总动员令》、《泰国,迁都准备完毕》,也就是预告各地已经做好了开战准备。

另一方面,在社会版刊登了《果断地站起来,一亿的时宗》、《后方群情激昂,看啊,这准备势头》、《驱逐元寇,神风起兮》等唤起国民决心的文章。开战的消息充斥着各个版面。

第一版文章的内容是这样的:

不论日美交涉的进展如何,我帝国屹立不动的大国策,即中国事变的完成和大东亚共荣圈的确立之圣业,已经到了不从东亚扫除尽英美的反日势力不能成功的地步。⋯⋯虽然我帝国盼望世界和平,但即使忍辱负重,在自己心中也应该有个限度。对于威胁我帝国威严和生存的、来自怀有敌意的诸国家对日的压迫和攻势,我们要举起爱好和平的利剑,铲除邪恶,匡扶正义。

⋯⋯敌人已经不止是重庆了,不止是蒋介石一派了,还有唆使他们,并使他们成为走狗的维持着世界现状的主要支配国家英美。现在已经迎来了用双肩担负起东亚诸民族的命运、举国总进军的时候了!

社会版的文章是这样写的:

开国以来绝不饶恕外敌入侵的我国,也应该认识到现在已经到了准备遭受空中轰炸的危险境地。看看太平洋的彼岸吧,罗斯福总统为了自己的飞黄腾达和称霸世界的野心,假借日本宿敌之名,企图强化ABCD包围网,炫耀军备在数量上的优势,轻视东亚盟主日本,威胁我帝国想使我屈服。

企图使中国、泰国、法属印度支那、马来西亚、荷属印度(译注:后来的印度尼西亚)、缅甸、印度、菲律宾等东亚的有色人种变成奴隶,想用贪得无厌的剥削来中饱私囊。现在,正是1亿国民奋起的时候了。

我们有“时宗”的决心,我们有“正宗”的铭刀。不要说“只能吃鱿鱼”,不要说“没有肉吃”,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了。

甚至,依靠腌制的梅子和茶泡饭苦度10年、20年的时刻来了。国民有必要做好在明天就可能受到空中轰炸的精神准备,这是发挥防空训练作用的时候。国民每一个人化作弘安年间击退元寇的“时宗”,不管是前线还是后方,现在正是到了好好拿定主意的时候了。

在这篇文章中,“依靠腌制的梅子和茶泡饭苦度10年、20年的时刻来了”、“国民有必要做好在明天就可能受到空中轰炸的精神准备”这些话准确地预言了后来的形势。

《朝日新闻》并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战”这一决定,不用说也肯定是陆军和海军统帅部的最高机密。甚至连日美交涉的负责人,即东条内阁的外务大臣东乡茂德在事前也没有得到军方的通知。他在11月29日的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上,详细询问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才知道是在12月8日开战。泄露这个机密的话,就等着判处死刑吧。⑨

但是,这一机密被《东京日日新闻》成功地独家报道了。《东京朝日新闻》8日早报的头版头条是《突破时局困难,昂扬士气,今天第二次中央协力会议》的预告文章。

在左侧是四栏式标题《泰国,战争的恐惧进一步恶化,首相掌握独裁政权,迁都也在准备中》。位于中央的四栏式文章标题是《美国政府的态度强硬》,表明日美谈判正在接近关键阶段。

第二面的社论是《满洲农业和粮食的自给自足》,在社会版除了第二次中央协力会议的话题以外,刊登有重新考虑大米配额的报道《分地域进行经济部长会议》以及早稻田大学首次培养出四名女学士等新闻,完全没有开战日就要来临的有关报道。

《朝日新闻》对于即将开战完全不知情。《东京朝日新闻》统版编辑部当天的版面负责人饭泽匡(后来成为剧作家)说:

这一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闻。我正在为头条新闻犯愁。有没有别的稿件呢,我想去东亚部看看。到了印刷车间还是使用了原先排好的版,总算是完成了。和平日里一样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关注的新闻。凌晨2点左右回到家中,好好睡了一觉。甚至连开战的临时新闻也不知道。中午起来,到了报社才得知这一消息。⑩

《朝日新闻》也从负责海陆军和外务省的记者方面得到了“开战临近”的消息。然而,关键性的“12月8日开战”的消息事前并不知道。开战前夜的值班编辑春海镇男(后来的东京总部统版编辑部部长,出版局次长),这样描述当天的情形:“7日是星期天,这天我是值班编辑,一整天也没有什么好的新闻材料。零点一过就截止了稿件。⋯⋯日美关系进入了决定性阶段。关于这几天里要开战的消息,编辑部得到了两种说法:8日开战、15日开战和星期一或者同一周的星期天开战。但是,具体日期无法确定。”(《朝日社报》,1954年2月25日,《25年间里最糟糕的一天》)⑪

编辑局局长野村秀雄(后来的NHK会长)清晨被报社的电话催醒。电话里说,开战的诏敕已经发表了,并告知了《东京日日新闻》的内容。野村秀雄起初默默地听着,后来说了声“不要再说了”就挂断了电话,匆匆忙忙奔向报社。

野村秀雄这样回忆道:

《东京日日新闻》什么都知道,而《东京朝日新闻》却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当天报纸的内容。⋯⋯关于大东亚战争方面的事宜,绪方并不是非常清楚。《朝日新闻》在一定的程度上也受到军部的冷遇。绪方作为历练多年的大记者,与多方面有着深层的接触,一般说来,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具有这方面的嗅觉。可是,完全不是这样。这一点,从“九一八”事变到“二二六”事件都可以得到证实。⑫

为什么《东京朝日新闻》输给了《东京日日新闻》呢?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考察一下当时《朝日新闻》的状况。东条英机内阁成立后的1941年10月18日,驻日德国大使馆成员理查德·佐尔格因为涉嫌违犯《国防保安法》,作为间谍被逮捕。关于这起事件,政府没有对外界发布任何消息。但是,就在佐尔格被捕前三天,原先的《朝日新闻》记者、当时满铁公司的特约顾问尾崎秀实因为同样的罪名被逮捕了。

尾崎是近卫内阁的智囊之一,是中国问题权威。从《朝日新闻》辞职后,还常来朝日新闻社,在报社里有很多的朋友和熟人。关于军部的动向,他是从政经部部长田中慎次郎处听来的。

在尾崎之后,田中也被逮捕了。负责陆军省的记者矶野清也被检举出来。记者被作为间谍接二连三地逮捕,报社处于极度恐慌之中。

朝日新闻社努力搜寻着指控内容和搜查进展。某检事提出忠告说:“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作为朝日新闻社应该迅速追究编辑负责人的责任,做出明确的处理。如果继续磨磨蹭蹭的话,说不定会连累到高层和社长。” ⑬

最终,编辑局局长野村秀雄以及主笔绪方引咎辞职。政府、海陆军等都加紧了对《朝日新闻》的审查。

《东京日日新闻》的世纪性独家报道随着战败一起被忘却了。这并不是为国民代言的独家报道,这是带来有史以来的最惨重损害的亡国的信号。

[责任编辑:牛谷月]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