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资讯 > 凤凰客

【书摘】前坂俊之:日本当年是如何报道南京大屠杀的


来源:凤凰大学问

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在审查时被删掉,只有皇军的荣誉、辉煌战绩等允许报道。

  第十五章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踊跃报道"南京陷落"

  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大约一个月后的1937年8月13日,海军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大山勇夫中尉和一个水兵在上海的虹桥军用机场附近被射杀的事件成为导火线,中日两军再次开始了战斗,这就是第二次上海事变。在强大的中国中央军的攻击下,日本军队陷入苦战。但在11月7日,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成为了"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后开始指挥反击,中国军队全线撤退,国民政府放弃了南京。日本军队猛烈追击,在大约四个月后打下了南京。关于这段日军攻占南京的历史,可以通过《东京朝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等的报道来追寻其轨迹。

  11月24日,《中外商业新报》的晚报发表《市民避难,南京成为"死亡之城"》:"根据来自南京的报道,国民政府各部撤退到了内陆,一般市民九成半都撤走了。所以,以往隆盛的南京现在也已经成了'死亡之都'。"

  12月3日,《东京日日新闻》刊出《南京近在咫尺,敌方的策略是长期抵抗》。

  12月5日,《东京朝日新闻》发表名为《对南京的包围体系已完成,皇军勇猛攻击,战局进入最后阶段》的文章。

  12月6日,《东京日日新闻》报道《做好了攻入南京的准备,在一周内可以攻下,从背后受到攻击的敌人陆续撤退》,《东京朝日新闻》报道《可喜可贺,元旦的烩年糕要在南京吃了,进军的步伐也很轻盈,战场上的的流行语,到南京还有几里》。

  12月7日,《东京朝日新闻》发表文章《现在南京已经是风中的蜡烛,皇军就要进城了,早就有上海要陷落的说法》,又在《南京快要陷落》中这样报道日本国民兴奋、狂热的样子:

  敌人老巢南京的陷落就在眼前了,这一快报给帝都600万市民带来了极大的兴奋情绪,东京府、市当局协商庆祝大捷。协商结果是,如果南京陷落的话,在白天全市市民举旗游行,接下来进行战胜奉告祈愿活动,在晚上举行提灯游行和由百万人参加的战胜祝贺大会,将帝都染成旗帜和提灯的海洋。现在人们处于兴奋之中。

  12月8日,《东京日日新闻》刊出《南京已化为死都,残留市民仅数千,武器弹药也非常匮乏》,《东京日日新闻》晚报发表《现在离南京只有五里了,在陷落前的戒严令下,市民大混乱,敌军开始向对岸移动》。《东京朝日新闻》则报道说:

  今天将是世界历史上重要的一页,中国首都陷落了。7日早晨,帝都的庆功气氛先在银座街头爆发了。心中充满喜悦的小学生和国防妇女会会员,在皇宫、靖国神社、明治神宫前都排起了长队,卖旗帜和卖提灯的店也做好了准备。浅草六区兴行街的各常设馆也做好了"祝南京陷落"的招牌。

  这天的《东京朝日新闻》又以《蒋介石的首都终于被攻下,燃烧的南京,掠夺横行,战败、临终的景象》为标题写道:"对南京,我国的航空队已经实行了大空袭,并在市内多处放了火。已经几乎没有人影,南京的大街上呈现出废墟一般的凄惨景象。市内有少数的部队、宪兵负责警戒,处于败退中的中国军队常常会发生混乱。"

  蒋介石已经逃脱,先到达南京城的日本军只好等全军都到齐。

  《东京日日新闻》把这件事夸大写成了一篇名为《在进入南京时展示出武士道精神,向敌军发出了同情的劝降书》的报道,整整用了一页报纸来刊登,其中说道:"敌都南京城完全被包围了,其命运落在了我军手中。但是,南京虽说是敌国的首都,一下子消灭掉很容易。我军特别遵循武士道精神,等到我军诸部队都到齐了之后,整理好军容后向城内的敌人发出劝降状。"

  12月9日,《东京日日新闻》晚报报道《南京被自灭的劫火所包围,我军后续部队陆续集结,勇气凛然,等待入城》。

  12月10日,《东京朝日新闻》发表两篇文章《皇军,发出最后的投降劝告,要求在今天正午前做出回答,耐心劝说南京敌将》和《敌人最终还是没有回答,皇军果断发起进攻,南京陷落的命运逼近了》。

  12月11日,有《东京朝日新闻》的《祝敌首都南京陷落,是历史上辉煌的大捷,南京城门被插上日本国旗》和《东京日日新闻》的《皇军踊跃进入南京城,在敌首都城头历史性地插上了日本国旗,并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最先进入南京的是胁坂部队。胁坂部队蜂拥来到依靠高高的城墙而要塞化了的南京城的光华门,伊佐部队、富士井、大野、岩仲、野田等各部队也在10日晚陆续进入,并多次展开激战。死守南京城的中国士兵大约有10万人。南京陷落后逃出来的中国军人大多数都成为俘虏,在这个阶段还在抵抗的中国士兵约有5万人。

  12月12日,《东京日日新闻》报道《南京城的敌军如瓮中之鳖,夜渡长江,迅速占领乌江镇》。

  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发表《南京城内的敌军全部崩溃,占领了南侧全部城墙,扫荡残敌,十分凄凉悲壮,皇军的战果越来越大》,《东京朝日新闻》发表《南京南侧全部城墙都飘起了日本国旗,像潮水一般涌入城内,凄绝、黑夜的炸街巷战,消灭敌人的两个师,凄怆,"最后一幕"》。《东京朝日新闻》(13日)的社论《占领地难民的救济》说:

  视察战场后回来的人们都共同讨论的重要话题之一,就是在中国北部和上海附近的我军占领区内的中国居民让人吃惊的贫困状态。遭受到水灾和旱灾,有的地方饿死的人都不知道有几万,而且因疾病、土匪、内乱而牺牲的人,年年达到数十万、百万。??对于目前面临饥饿的数百万难民的救济,不用等到新政权的成立,这是作为日本也应该立即着手的紧急问题。

  12月14日,《东京朝日新闻》有《完全占领南京,两三天后,历史性的入城式,在炮火轰鸣中,敌军败兵的惨象》,《东京日日新闻》晚报有《今天,皇军大部队从完全占领了的南京城东西南各城门进入,展开歼灭战》。

  12月15日,《东京朝日新闻》发表《街上飘起日本国旗,南京的秩序恢复,我国总领事馆平安无事,南京入城式将在17-18日举行》。

  12月16日,《东京朝日新闻》晚报的文章《南京一带扫荡的战果,俘虏、歼敌6万,皇军继续扫荡》报道说:"攻下南京城的皇军各部队集结到城内外,一部分正在扫荡潜伏的残兵败将并整理市内,在这次南京攻城战中,我军俘虏或是歼灭的士兵数估计不下6万。"

  12月19日,《东京日日新闻》的《敌人的遗弃尸体八九万(南京攻城的战果)》报道说:"上海军队发布消息:一、在南京攻城中,敌人遗弃的尸体数量不下八九万,俘虏数千;二、(略);三、令军部特别担忧的中山陵等其他保护性建筑物,被敌方守卫兵或是残兵败将破坏,呈现出一副惨象。"

  "入城"的大报道和被隐瞒的"屠杀"

  17日,日军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南京入城仪式。

  《东京朝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都用整版报道了这一新闻,稿子都是报社的预备稿。预备稿就是说,如果料想到赶不上供稿的截止时间,就在前一天做好采访,基于已有的事实加以推测来写预备稿传给报社。然后,在当天,把实际发生在时间、数字、事实上的不同等略加修改。但是,预备稿毕竟不是事实,近似于创作的部分确实较多。

  《东京朝日新闻》稿件的标题是《荣耀千秋万代的祖国,威风堂堂,大阅兵式》、《世纪的画卷,南京入城仪式》。《东京日日新闻》的标题是《烛照青史,南京入城仪式》、《战绩显赫的各部队,肃然整列,松井大将威风堂堂阅兵》、《气贯长虹的巨幅画卷》等。这些都刊登在12月18日的晚报上。

  啊,这是令人感动的一天,祖国一亿同胞齐声高歌,今日南京城头高高飘扬万岁的欢声,在这里,进行着壮丽雄伟的入城仪式,世纪的惊喜和感动!??南京,远眺天际,碧空万里,澄澈无云。刀剑入鞘,新的战场如今沐浴着和平的曙光。

  下午1点半,松井大将带领着以朝香宫殿下为首的各部队首领、幕僚骑着马,历史性的入城仪式开始了。??喇叭高奏,号令齐鸣,"向右看齐",在全体持枪的队列前,司令官的阅兵队伍走过。经过后的各部队的首领又跟随各自的幕僚加入了阅兵队伍。这是多么威风凛凛的大阅兵啊??下午2点,南京国民政府"总统府"门楼上插上了硕大的日本国旗。日本国旗迎风招展,会场处处洋溢着东亚风采,波澜壮阔,嘹亮的海军军乐队开始演奏起《君之代》??向东方遥拜天皇后,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充满感激地用尽全身力气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全体将士齐声高呼"万岁",在这里宣告敌人的首都南京终于落入了我们的手中,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刻。(《东京朝日新闻》)

  南京入城仪式从17日下午1点半开始。《朝日新闻》用停在南京大校场机场的自己报社的"幸风"号飞机飞行三小时,把入城仪式的照片带到了《朝日新闻》福冈支社的上空投下,作为当天号外刊的照片传递到了全国。

  《东京日日新闻》的报道说:

  是《君之代》,是国歌《君之代》,是在敌人首都回响的《君之代》。在《君之代》的演奏中冉冉上升的日本国旗,熠熠生辉的日本国旗,日本国旗升起仪式开始了。有哪儿的太阳旗能比这一天这一刻的太阳旗更有意义呢?仰望的眼睛,亿万双眼睛,那是日本人充满感激的眼睛。是被眼泪湿润了的眼睛。只有日本人才能真正理解这一天日本国旗的意义。

  但是,在报纸充满爱国激情的报道背后,从南京开始陷落到南京完全占领,中国方面说约30万人被杀害,而日本方面有人说是四万人被杀害,而且据说有很多的中国将士、伤残军人、俘虏、市民、小孩被集体屠杀了。①

  当时的外务省东亚局局长石射猪太郎,在1938年1月6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收到上海来信,其中详细报告了我军在南京的残暴行为,掠夺、强奸等目不忍睹的惨状。啊,这难道就是皇军吗?"②

  当时军人的勉励书《大义》(1938年)的作者杉本五郎中佐于1937年9月在内蒙古战死。在《大义》中有这样被改成了代替记号的段落:"现在,在大陆的皇军是侵略军而不是皇军。残暴、掠夺、强奸,为所欲为的军队绝不是皇军。??应该立即从大陆撤军!"③

  各报社的随军记者和大宅壮一等作家约五十人参加了南京攻城战,但在战后为这个事件作证的记者很少。当然,其中也有公布了一部分真相的记者。《朝日新闻》的随军记者今井正刚就是其中一人。他写道:

  一眼望去,前面是由漆黑的尸体层层堆积起来的山。在尸体之间,有50到100个左右的人影在挪动,他们把尸体拖到江边后扔进去。挣扎的呻吟,流淌的血,抽筋的手脚。不久,完成工作的"苦力们"在河岸被排成一列。"嗒、嗒、嗒??"机关枪的枪声响起。根据在场的某军官的说法,仅仅这次的牺牲者数量就有"大约两万人左右"。④

  外国报纸报道南京大屠杀事件

  可是,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在审查时被删掉,只有皇军的荣誉、辉煌战绩等允许报道。但是,中国方面的报纸或是美国、欧洲的报纸都详细报道了大屠杀,日本的新闻界也因此得到了这些消息。

  外国出版物和国内出版物一样要遵守《报纸法》和《出版法》。通过各海关、邮电局从国外进入国内的所有外国出版物都被集中到内务省图书课受到审查。1934年12月,内务省警保局局长向各县知事传达了《关于外国出版物的取缔规定》,指示要严格管制。"九一八"事变以来,外来出版物的禁止件数飞速增长,特别是批评日本国家政策的外国报纸、杂志等比较突出。

  关于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外国出版物的禁止处分有:"使皇军失去威信的"25件,"侵犯皇军尊严的"、"曲解我国对外政策而鼓吹抗日的"各3件等,合计33件。⑤

  其中,"使皇军失去威信的"的具体内容为"歪曲解说我军对无辜人民实行了凶残虐杀行为的"有9件,"歪曲解说我军采取了违反国际公法的战斗手段的"有5件等。这一类的统计数据在1938年的2月猛然增长起来。

  南京大屠杀事件被认为是在1937年12月的南京陷落前到第二年1月之间发生的,由于事实和报纸、杂志发行之间有一个时间差,这类数据从2月份开始出现变化。在2月份的禁止处分中,"使皇军失去威信的"有109件,比以前增加了4倍以上,其中"歪曲解说我军对无辜人民实行凶残虐杀行为的"有54件,对比1月份急增了6倍。另外,"曲解甚至侮辱我军将士行动的"也达到了16件。1938年的3月,虽然减少了一点,但"使皇军失去威信的"也有48件被禁止销售了。其中,"歪曲解说我军对无辜人民实行凶残虐杀行为的"有29件,还是比较多。

  《出版警察报》刊登了当时被删除、禁止销售的报纸的部分内容,这些都能反映出南京大屠杀的部分景象。

  《大晚报》(上海发行,10月14日)写道:"敌人的骑兵入城罗店镇附近的村落时,其中多数的上级军官威胁我国战斗区内的青年,让他们交出村内的妇女,并进行了奸淫。如果拒绝的话就会被当场杀害。"

  《扫荡报》(汉口发行,11月23日)写道:"问妇女道:'你有丈夫吗?'敌军奸淫了妇女后,如果妇女对此回答说有,就会找出其丈夫而在妻子面前杀害。西门内外因为这一原因而堆满了尸体,甚至连埋葬的地方都没有了。"

  《大美晚报(ShanghaiEveningPost)》(上海发行,12月25日)写道:"南京入城后,已经堕落为杀人狂魔的日本军,在好多天内滥杀无辜,实行掠夺并强奸。住在这里的外国人可以在市内的任何一个地方看到尸体。就算是在安全地带,也可以看到市民被枪杀或被刺刀刺杀的情形。"

  《循环日报》(香港发行,12月27日号)以《从南京来港的西洋人,愤怒讲述日军蹂躏南京的情形》为题报道:"市民在日本军入城的同时陆陆续续开始避难,但日本军抓住这些避难市民后,让他们排成一列,同时开枪全部射杀了。被枪毙的避难市民的尸体堆成了山,尤其是老人、妇女、幼儿的惨叫声震动了天地,惨不忍睹。"

  以上是中国的报纸和杂志。日本禁止销售的外国出版物里中文最多。1938年2月有中文报纸及杂志142件、英文86件、俄文9件、日文8件等,合计260件被禁止销售。

  接下来,在美国发行并很早就提到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有《纽约时报(NewYorkTimes)》、《生活(Life)》等,为众人所周知。日语报纸《大洋新闻》(旧金山发行,1937年10月30日)分析指出日本军将士的素质降低和没有正当理由而发动战争等是制造大屠杀的原因:

  日本国民如果得知世界上的文明古国及其国民在批判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对妇女、孩子残酷轰炸的话,心里一定会很不舒服。日本国民并不知道日本海陆军在中国的目不忍睹的虐杀行为。日本不带任何警告就任意轰炸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大都市中心地带,在日本军法西斯军官的残酷命令下,屠杀了数以千计的非战斗人员。

  这种描述被看作是在"以大众为对象用平易的笔触来宣传反军思想",遭到了禁止。

  《新闻周刊(Newsweek)》(1937年12月20日)的《南京陷落,蒋介石逃亡》报道中说道:"在东洋,面子比生命更加重要。日本军军靴得意的响声,在13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上刻下了最为屈辱的一章。这是成吉思汗把中华帝国的大都市群变为牧羊地以来的最重大事件。而南京的陷落则代表着日本完成了侵略东亚的第一步。"

  日文报纸《新闻(法西斯威胁下的日本)》(西雅图发行,1938年1月12日)指出:

  过去的日本军不掠夺、不强奸、不屠杀,而现在的事变以及占领南京的时候这些现象大量存在。外国目击者非常吃惊地说:"比起攻陷南京作为辉煌战绩留在日本战争史上,因为大屠杀而让国民抬不起头来,这更让人记忆深刻。"有一种说法说这次的战争因为没有发动战争的正当理由而缺少约束。

  《美亚新闻(Amerasia)》(纽约发行,1938年2月号)写道:"非战斗人员被大量杀戮。被害者大多数被刺刀刺死,受伤者中也有被残酷虐杀的。??日本军的掠夺几乎遍布全市。"

  这些报道虽被内务省警保局查禁,但最终还是作为秘密文件流传到了现在,历史真是会捉弄人!

  外国出版物报道的诸多日本军肆虐、不人道行为,进入日本后被审查、禁止销售,这都意味着当时南京大屠杀事件已经被广泛知晓了。不仅是军部,政府、警察、新闻界、海外的日本人都看到了。

  原《朝日新闻》主要评论员森恭三,从1937年到1941年12月的太平洋战争爆发为止是纽约特派员。他这样回忆道:

  日本军的南京大屠杀被美国的报纸轰动性地报道了,作为纽约特派员,我当然把这些情况详细地用电文进行了报告。然而,从东京邮寄过来的报纸却没有任何一行文字是关于这件事的。不仅如此,从东京的编辑处还会送来像"从台湾的基地出发的海军航空队成功进行了渡洋轰炸,这是划时代的壮举。请马上用电文报告美国对此的反应"的指令。我痛感到外国和本报社的巨大差距。⑥

  南京大屠杀牺牲者的数量

  然而,当时对南京的陷落感到十分高兴的日本国民得知南京大屠杀的真相还要等到二战后,那是在松井司令官在东京审判(昭和二十三年11月12日判决)上因为承担在南京屠杀了大约20万人的责任而受到死刑判决的时候。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高中教科书开始,关于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被屠杀者的有无及其数量,在文部省、历史学者和媒体之间分为了"大屠杀派"和"虚构派"等,每年都展开激烈的争论。双方对历史认识的差异导致被害者数量的说法有着很大的差距,至今都还没有定论。

  东京审判判决说:"非战斗人员1万2千人、便衣队2万、俘虏3万等合计20万人以上,而这个数字没有计算被日本军烧掉的尸体、被扔进扬子江或是以其他方法杀害的人。对松井司令官的个人判决书中说杀害了数十万以上。"⑦这里给出了20万人以上的数字。

  中国方面认为合计有34万人(《证言·南京大屠杀》,1984年),"一般市民有30万人以上"(初中教科书)。笠原十九司所著的《南京事件》(1997年)也写道:"估计有十数万以上,接近20万或是更多的中国军民牺牲了。"⑧

  另一方面,旧日本陆军的士官学校毕业生等组织的偕行社编辑出版的南京战史编辑委员会编《南京战史》(1989年)中说:"中国军将士的战死者约为3万人。生还者约为3万人。中国军俘虏、便衣队等被消灭、处决的人数约为1万6千人。一般市民的死亡人数约为15760人。"⑨

  另外,秦郁彦从研究者的立场写的《南京事件》(1986年)说,当时南京市的人口数量在20万人到25万人之间,守卫军数量在5万到10万之间。所以,中国方面主张的三四十万人被害过多,应予以否定。文中写道:"普通市民的死亡人数为两三万,被抓捕并杀害的兵士数量以3万为基数,被残忍杀害的普通市民数量估计在3.8万到4.2万之间。"

 (本文摘自《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经新星出版社授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牛谷月]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