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山西国家保护古建筑损毁 修缮措施仅为盖塑料布(图)


来源:北京晨报

新村妙觉寺是我国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寺为明清时期建筑,现存建筑除千佛殿为清代所建外,余皆存明代建筑风格,解放后妙觉寺一直由村委会办公使用,但后由于缺乏维护,损毁严重。后来村委会搬离了妙觉寺,这个寺就一直是荒废的状态。

布满虫眼的木质大梁上面写着捐资人姓名

川底佛堂村民告诉记者文物迟迟未得到文物局的修缮

位于晋中市太谷县阳邑乡新村新村的妙觉寺外观受损严重

唐大华告诉记者在多次呼吁后相关部门的维修措施就是盖层塑料布

原标题:山西国家保护古建筑损毁修缮措施仅为盖塑料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古建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是厚重历史积淀与文化传承。大火焚烧过后的废墟,拆、盗过后的累累伤痕,不仅是古建的伤痛,更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殇。然而珍贵文物摇摇欲坠,迟迟不得修缮,原因在于何处?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坍塌严重村民:根本没人管过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李雪峰:我身后的建筑就是秦庄东岳庙。2004年,该庙被定位了山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样一个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现在一个面阔五间的大殿已经坍塌了四间,只剩下一间的屋顶在摇摇欲坠。那么殿内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记者李雪峰:坍塌下来的大梁就已经散落在了地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大梁上已经布满了虫眼,这些木质已经酥掉了,一捏都成了粉沫状。这些地上的大梁最粗的直径应该得有六七十公分粗,那么就这样粗的一根大梁也已经断裂了。

唐大华,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他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2012年他在发现省级文物秦庄东岳庙,由于常年缺乏维护,损毁严重。随即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这一消息,呼吁政府尽快抢修维护,可两年多时间过去了,秦庄东岳庙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维护,受损情况越发严重,更令人担心的是,不仅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建如此,就连被列为国家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建也命运堪忧。

记者:我身后的这个建筑就是川底佛堂,2013年川底佛堂被认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么这样一个国宝级建筑,也遭受了跟秦庄东岳庙一样的悲惨命运。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这边比那儿还惨,有可能它里头一间也剩不下,就剩四面墙。

为了进一步了解川底佛堂维修情况,《经济半小时》记者找到了看护川底佛堂的村民。

记者:这么多年这个房子就没有人修过吗?

川底佛堂村民:没修过。好像七几年还是六几年修过。坏在那里,大队都没人管整个事儿。后来说这是文物开始重视了,才来看。

记者:这两年有人看了,但还是没有什么动作是吗?

川底佛堂村民:没有。

古建保护志愿者呼吁多次“抢救措施”为盖层塑料布

新村妙觉寺是我国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寺为明清时期建筑,现存建筑除千佛殿为清代所建外,余皆存明代建筑风格,解放后妙觉寺一直由村委会办公使用,但后由于缺乏维护,损毁严重。后来村委会搬离了妙觉寺,这个寺就一直是荒废的状态。

唐大华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新村妙觉寺最大的亮点就是过殿(千佛殿)内的满墙壁画。由于年久失修该殿的西侧屋顶已经坍塌露天,那么殿内壁画是否完好?有无受损呢?由于该殿大门紧锁,记者无法进入,只好将设备伸进门缝内进行拍摄。

唐大华:壁画现在已经三分之二都已经被泥水遮盖了,损失非常严重,壁画的损失已经无可挽回了。

看到满堂壁画受损严重,唐大华显感到即无奈又惋惜。

唐大华:山西以外的省每个省留下的壁画都是屈指可数的,明代风格的壁画有很多省根本就没有。根本一点没留下来。

记者:所以说尤其珍贵?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对,非常珍贵。

为了能够尽早抢修维护妙觉寺,唐大华多次通过个人微博在网上呼吁,虽然政府部门有了回应,但至今也没有看到有效的维修措施,这让唐大华很失望。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到5月份的时候我又来了一次,来了以后一看就盖了一个塑料布,一刮风以后没起任何作用,而且风刮大了还容易把瓦带下来,不但没有好作用,反倒还能够有可能加重。到现在半年多了,第三次到这来。还是什么都没有。

在与当地村民采访过程中,《经济半小时》记者感受到当地村民于妙觉寺有着很深的情结。每每提到妙觉寺的现状,村民无一不表露出惋惜之情。

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阳邑乡新村村民王金文:以前相当鼎盛的这个庙,以前四月四赶庙会,都是因为这个庙。

全国超20%国宝级古建筑岌岌可危资金人员成最大难题

太谷圆智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远近闻名的佛教圣地,香客众多。2015年1月20日,记者来到了位于山西晋中市太谷县范村的圆智寺,但该寺却大门紧闭,为了一探究竟,《经济半小时》记者跟随香客一同进入了寺外的办公区。

圆智寺工作人员:不开放,不开放。文物局不让开,修文物呢。

记者:文物局有什么问题吗?

圆智寺工作人员:那个殿烧了,火烧了,三月初一着了一把火。

通过与寺院工作人员再三沟通,最后寺院工作人员允许记者进入了圆智寺。圆智寺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明清两代多次重修,现存建筑多为明清所建,其过殿千佛殿是我国罕见的无梁大殿,在千佛殿的四面墙壁上,绘满了大小基本一致的佛像,这些佛像的形态各异,让人叹为观止,这也成为了该寺最大的亮点。2014年初的一场大火,将这座大殿连同壁画一同付之一炬。

记者:我看壁画这些怎么都已经发黑了,是被熏的吗?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不是,这个黑的是过去的红色,过去红色用朱砂,朱砂一遇高温以后就变黑了。这个东西是不可逆的,没有办法恢复了。这个殿三样宝贵的东西,经过这一场大火以后,全部都损失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像秦庄东岳庙、川底佛堂这些极为珍贵的古代建筑,多年来一直未能及时得到修缮呢?带着疑问《经济半小时》记者找到了相关文物主管部门。

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文物博物馆长李军:修缮修缮肯定要(钱)。光靠县级的文物部门,还是比较困难。

李军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由于每年古建文物维修资金没有纳入政府财政预算,只能靠报批维修项目,审核通过一个项目市里拨付10万元,,对于受损严重的古建维修费根本就不够,可按照市里规定项目必须专款专用,即便有钱也不能集中统一使用。

李军:我们这个款项不能挪用,不能说把其它庙,建起来,用上50万元钱,把钱集中起来一起用,不能这样干。

对于2004年便被认定为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的秦庄东岳庙,至今已经过去10年了,现在损毁越发严重,已经岌岌可危。那么到底这个修缮责任归谁呢?

李军:修缮的责任到底归谁,多方面的。责任到底在哪,我不好说这个事情。

山西省文物局原总工程师柴泽俊,已经是80岁高龄,从事古建筑、地下文物的考查研究及保护工作42年,实地勘察研究过上千座古建筑实例。他主持和指导修缮了包括平遥古城、五台山、永乐宫等一批有价值的古建文物。当柴教授得知圆智寺千佛殿被大火烧毁时,老人显得很是吃惊。

记者:那现在您当年记录的佛像,那两个大殿里的佛像壁画已经成为最珍贵的照片了?

山西省文物局原总工程师柴泽俊:对,现在已经没有了。

柴教授看完记者手机中拍摄的古建现状的照片后,感慨颇多。指出了目前山西省古建文物保护方面多年存在的问题。

柴泽俊:政府没有把文物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排上议事日程。文物保护不好,或者文物受到损坏,甚至连报告都没人报告,又谁去追究呢?

重视不足人才匮乏文物保护亟待改善

在柴教授看来,修缮资金短缺并不是主要原因,根本原因还在于政府对古建文物保护认识的匮乏和重视程度的不够。

柴泽俊:所以我就说,山西这些古建筑要想保下来不排上政府的议事日程,每年看每年坏,心疼也没有办法,无能为力。

柴教授认为,除了政府足够重视,古建保护专业人才的匮乏,也是古建保护的一大瓶颈,专业人才梯队式的培养是政府另一项重要的工作。

柴泽俊:就这样发展下去再过上三十年,没人会修了。如果技术全部失传了,将来保护文物只不过一句空话而已。

在即将结束对柴教授采访的时候,他深情地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他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山西古建保护工作得到政府的重视,损毁的古建能够得以妥善修复。

柴泽俊:中国是世界闻名古国,那么山西就是全国地上古建筑保存的最古老对完整的省份之一。如果这一部分东西就要丢失了,不仅受到中国人的责备,我想都要受到世界人的责备。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文物 唐大华 柴泽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