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杨卫泽往事:曾令狙击手对付钉子户 警方拒执行

2015-01-29   第 203

季建业落马后(左),杨卫泽(右)公开称其为毒瘤。

核心提示:无锡市委市政府大楼新址位于太湖新城,由一座相互勾连的超豪华建筑群构成。政府大楼面南背北,南面尚贤河湿地的人工湖连接太湖,背后是金匮公园的假山。无锡官场戏称,人工湖叫平泽湖,假山为杨毛山,分别取字于杨卫泽和毛小平二人的姓名。“实际证明,假山靠不住,杨毛二人相继倒了。”一名官员说。

南京市委书记长时间空缺后终于迎来新的人选。1月25日,江苏省委组织部宣布,无锡市委书记黄莉新调任南京,任南京市委书记。

21天前,中共中央纪委公布,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让南京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大陆首例书记和市长全部落马的副省级城市。

对于副部级官员杨卫泽,过去30余年的仕途里,南京是起点,也是终点。他以火箭式速度崛起于江南官场,然后以同样的方式坠落。

2001年,39岁的杨卫泽由江苏省交通厅长而苏州市委副书记。此后的14年里,他历经三座江南名城,苏州、无锡和南京,在其一路往西的履历里,无锡是其仕途的关键节点,成也无锡,败也无锡。

区别于前中共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表现的无知,这位同样起于草根的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以勤政、干练示人。相对于前者在城市规划领域的自负和破坏,杨卫泽展现了自己在相同领域的见识和实绩。

与此同时,下属官员给他的评价不懂经济规律,不尊重民意。亦有江苏省政法领域信源告诉凤凰网,在处理无锡市因拆迁引起的警民冲突时,杨卫泽甚至命令“狙击手就位”,警方没有执行命令,终以谈判解决问题。

与季建业案的影响不同,杨卫泽身陷囹圄引起观察者更多的延伸解读。2015年初,江南官场山雨已来。

大手笔规划城建

10年前的冬天,杨卫泽卸任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没有按他期待的节奏,擢升苏州市委书记,而是前往同样毗邻太湖的无锡,任中共政权在那里的最高负责人,时年42岁。

中共央媒人民网在报道这名年轻的厅级官员时说,“戴着一副精致的眼镜,沉稳干练,思维敏捷,身上透出一股儒雅的书卷气。”时间是2005年3月30日。

此前的个人履历里,杨有一份可观的职场成绩单。

19岁,专科毕业,成为江苏省交通厅规划计划处办事员。

28岁,交通厅规划计划处副处长。

32岁,交通厅规划计划处处长。

36岁,交通厅厅长、党组副书记。

39岁,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这种升迁速度罕见于大陆官场。

而立之年,杨卫泽入主无锡市委书记办公室。这是一个民间经济活跃的城市,这也是现代中国民族工商业和当代乡镇企业的滥觞地。

公开数据显示,2004年,无锡市国民生产总值2350亿元,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135.3亿元。对于刚刚上任的市委书记,无锡的经济状况为此后数年的规划和建设提供了物质上的可能。

早在苏州市长任上,这名交通系统出身的官员在规划城建领域证明了自己的远见。2004年6月第28届世界文化遗产大会前夕,苏州的内环高架相继建成。内环路在苏州市民的非议中修建,最终改善了这座千年古城的交通状况,如今多名苏州民间受访者感念于此。

在无锡的7年,权力集于一身,杨卫泽的作为没有停留于交通,他彻底改变了这个城市的格局。一位对杨卫泽持批判立场的无锡官员认为,没有杨卫泽就没有当下的无锡。“此前的城市规划多是在旧城小大小闹,杨卫泽敢干也能干,环城高架和惠山隧道开通后,无锡的城市格局一下子打开了。”

这场大规模的城市化运动中,杨氏的最大手笔是太湖新城。2007年11月6日,《无锡日报》报道,市委书记杨卫泽要求,围绕“五年成框架,十年出形态”的既定目标,太湖新城建设坚持高起点规划,坚持“安置先行,环境先行”。

与中国其他地区的城市建设相同,建设新城同样面对如何拆迁安置问题。在法治和效率之间,追求政绩的地方官员往往选择了后者,杨卫泽没有例外。

2008年6月,在一篇题为《把职教园区打造成城市新名片》的文章中,《无锡日报》报道了市委书记视察职教园区建设情况。杨卫泽称职教园区是无锡建设区域性职教中心的重要工程,是无锡打造“五个中心”的重要一环。

官媒没有报道该园区此前的拆迁。凤凰网从无锡政法领域了解到,拆迁过程中,官方倚重黑社会组织驱逐原住民,仍有一户居民拒绝搬迁。“一天晚上,政府出动大批警察,强行抓走3人。没想到还有一个躲在楼上,他偷袭打伤了两名警察,又绑架了一名警察做人质。”

政法领域知情者透露,双方僵持期间,杨卫泽甚至下令狙击手就位。杨第一次命令时,无锡市公安局长没有执行命令。

“杨第二次以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身份,要求公安局长执行命令。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建议上司接受命令,再以其他方法处理。公安局长采纳了建议,没有出动狙击手,派了一名大队长去谈判。钉子户最后妥协放人。不久,政府秋后算账,法院判了他4年。”

杨式拆迁视法律为儿戏,但常借法律之名,只要目标正确,不择手段。一位接近杨卫泽的无锡官员透露,在建设长广溪湿地公园时,为了拆掉太湖边富人区的18栋别墅,政府就去查别墅主人名下企业的问题,迫使他们就范。

“他们把这个叫执法推动,我看叫流氓行径。”

政府有难

北依大江,南临太湖,无锡凭水筑城。站在鼋头渚瞭望,湖水浩汤无涯,江南腹地自是与别处不同。十九世纪下半叶,川人廖纶来到这里,眼前景致与今日略同,他写下“包孕吴越”,刻于崖石。

廖纶的职业身份是无锡知县,在洋务运动盛行的清末,他顺应了那个时代赋予的使命,发展近代工业。

130余年后,无锡县早已是无锡市,下辖惠山、滨湖等6个区和江阴、宜兴两个县级市。市委书记杨卫泽和市长毛小平是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与廖纶一样,他们面临了德能勤绩的考核。

一位长期在无锡经济领域的官员认为,杨卫泽在无锡城市的规划和城建领域“非常了不起”,但他对工业经济和商业经济的认知,“完全是个外行。”杨没有认识到工业对城市的支撑作用,他主政无锡后,市区的大型工业企业陆续迁离。

仅2008年前后,无锡市范围内约有320家大型企业搬走,直接后果是超过20万人失业和政府财政收入下降。这位官员说:“离开无锡成熟的工业环境,没有一家得到善终。数百家大型企业的企业主对经营环境失去信心,选择移民加拿大。”

无锡的传统支柱产业是纺织业,其渊源可以追溯至清末。2009年7月,《无锡日报》报道,受环境和人力等资源性条件的约束,无锡市纺织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大幅萎缩,2008年规模以上纺织及服装企业1044家,就业人员28.3万人,占全市的23.9%,但投资下降7.8%。

中国现代纺织业起于无锡,兴盛于无锡,业内曾有“中国纺织看江苏,江苏纺织看无锡”的说法。上述官员认为,无锡的纺织业萎缩主要与杨卫泽对工业的认知有关,他把工厂都赶走,如今无锡的纺织业仅存于江阴版块。

2007年夏天,太湖蓝藻爆发曾引起全国舆论关注。“杨卫泽认为工业都是污染的,城市要弄得漂亮,就不应该有工厂。其实工业是可以细分的,即便是化工,精细化工业没有多少污染。我们无锡非常可悲的是这么几十年来就是没有一个副市长懂工业。”

大规模城市建设和传统支柱产业萎缩的结果是政府负债上升。无锡政府从未公开自己的负债额度,但民间有政府债务过万亿的说法。

一位曾担任无锡市市级官员秘书的干部告诉凤凰网,2011年,无锡市两级政府应偿债务的利息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政府所有的固定资产都抵押给银行了,很多是重复抵押,要破产可以破产好几次。”

当年春节前后,市长毛小平在江阴大摆宴席,宴请当地企业主。席间,市长举起酒杯,向20余桌宾客敬酒,程序式的客套话后切入正题:“如今政府有难,希望大家帮助。”

市长酒杯里盛满茅台酒,这也是市委书记的挚爱。熟悉杨卫泽的官员知道,15年陈酿的茅台,他一顿饭能喝2斤。

参加宴席的企业主们方知这是鸿门宴,重点不在喝酒。

知情者透露,在这之前,政府已经详细查明每个企业主的资产状况,然后列出“借款”额度,每个人只需要签名就可以了。“不到一个星期,100多亿元全部到账。大家都清楚,这钱非借不可,还与不还都是未知数,实际应是肉包子。”

在自己的朋友面前,一位出席宴会的企业主竖起大拇指,“毛小平那个有气魄,一顿饭借了100亿。”

杨卫泽任上,与债台一起高筑的是政府大楼。

无锡市委市政府大楼新址位于太湖新城,由一座相互勾连的超豪华建筑群构成。政府大楼面南背北,南面尚贤河湿地的人工湖连接太湖,背后是金匮公园的假山。无锡官场戏称,人工湖叫平泽湖,假山为杨毛山,分别取字于杨卫泽和毛小平二人的姓名。

“实际证明,假山靠不住,杨毛二人相继倒了。”一名官员说。

2012年4月,中共江苏省委决定开除毛小平党籍,原因是因涉嫌严重违纪。官方声称,毛被审查的另一个原因是道德败坏,至少与两名女性通奸。

高科技

乡村医生小杨寻求提拔的1970年代,未曾想到有一天儿子会成为主政一方的副省级官员。

公开资料显示,杨卫泽出生于1962年8月,江苏常州人。常州是他父亲的籍贯,后者年轻时前往南通通州张芝山镇,在那里娶妻生子。他是张芝山镇“地区医院”的外科医生,因专业娴熟和为人谦和广受欢迎,被小镇居民称为小杨医生。

许多年后,小杨医生的儿子官至江苏省交通厅长,小镇上的陌生人会假借厅长亲戚身份,去交通厅寻求帮助。一位小镇受访者称,因口音相同,也有蒙骗成功的。

主政无锡期间,杨卫泽送给出生地一份厚礼。由无锡投资,张芝山镇出地,兴建“锡通工业园”,然后招商引资。2010年腊月,工业园所在地一个村党委书记声称:“等过了年,我就有钱了,无锡那边要出4亿元。”

预期资金没有完全到账,杨卫泽调离无锡后,该项目搁置,张芝山镇政府因此负债。知情者透露,此前因为拆迁需要投入,张芝山镇政府协调,由镇财政所向干部和企业借款7000万元,年息12%。

杨卫泽为官25年,这类事后饱受批评的项目非止一例。鉴于他对科技和高新产业的偏好,资金多投入相关领域。

在其任上,中国光伏产业龙头企业无锡尚德是政府重点扶持对象,杨多次在公开场合要求推广尚德太阳能经验。2013年5月,无锡尚德破产重组。有媒体将尚德的失败归咎于杨卫泽,无锡官场受访者认为言过其实。受访者称,这家大型企业由盛而衰,既因国际环境的变更(包括欧美的贸易壁垒),也源于国内区域和行业的人为障碍。

除了光伏产业,杨卫泽大力发展物联网产业,同时争取到国家级物联网产业基地落户无锡。

决策前的政府内部讨论时,有反对者认为无锡不具备发展物联网产业的基础要件。一名官员说,物联网产业必须建立于三个前提,既基础数学、高新材料和顶层设计理念,这些都是无锡所不具备的。

熟悉他的人说:“杨卫泽允许别人提反对意见,但采纳与否是另外一回事。”

为了改变人才短缺的处境,杨卫泽在无锡时出台了自己引以为荣的“530计划”,其主要目标是在“十一五”期间的5年内,引进30名领军型海外留学归国创业人才来无锡创业。无锡市政府拨出专项经费,为创业者提供资金支持。

其在位时的2010年4月,央媒新华网曾报道,“更喜人的是,530计划正爆发出惊人的产业核能。近三年引进的530企业中,有1/3以上实现了产业化。”如今杨卫泽落马,多方消息称,“530计划”最终并未能像杨卫泽所设想的那样做大做强一些企业,反而引来了不少徒费财力的无效项目。

公开报道中的诸多项目里,有一笔投资是与清华大学合作。2006年3月,《无锡日报》报道,无锡锡山区政府与清华大学共同设立“无锡清华大学科技成果转化基金”,首期提供2000万元资金,主要用于支持清华大学对锡山区企业需求技术及产品研发和符合锡山产业发展的重大科技成果的前期研发,支持锡山区企业与清华大学共建研发中心等。

凤凰网从无锡官场了解到,无锡市府给清华大学的全部拨款超过4700万元。一位清华大学校方高层告诉自己的官场朋友,杨卫泽的女儿在清华读书,这个项目能够顺利落地的原因在这里,“希望我们照顾好他女儿。”

季氏为政

2011年春天,杨卫泽重回南京。从无锡到南京,180余公里程,从当初离开到如今回来,已经是十年之后。这时他的官职已从江苏省交通厅长升为江苏省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他的搭档由苏州市长姜人杰、无锡市长毛小平变成南京市长季建业。

季氏起于苏州昆山,十年前在苏州时,曾与杨卫泽有过半年交集。杨任苏州市长时的2001年上半年,季为苏州下辖昆山市市委书记。7月,季建业前往扬州,由市长而市委书记。在扬州的8年里,季建业同样以敢干闻名,并因大拆大建赢得更高级别官员的赏识。

季杨不睦是南京官场公开的秘密。

一位深谙江南官场的企业主对凤凰网说,在南京的这几年,市长干了市委书记的活,杨卫泽批给下属部门的一个500万元项目,季未核准就黄了。“杨卫泽在周永康的故乡无锡搭上周永康,你要知道季建业可是从哪里来的。”

南京雨污分流工程即由季建业拍板并匆匆上马。按照最初计划,从2010年至2014年底投资180亿元,在南京全部城区实施这项工程。

该项目决策时南京两会已经结束,政府本年度的预算人大已经通过。2013年10月,《南方周末》报道,季建业决定后,立即要求追加当年80多亿元投资。巨额投资本应通过人大讨论决定,但最后人大既不知道,也未获任何通报。

有南京媒体从业者说,由于前期调研不足,在后续施工时经常出现意外。雨污分流工程延伸至南京市区几乎所有道路和小区,最终让季建业成为众矢之的。工程决策时杨卫泽尚未赴任南京。公开报道中,季建业落马后,杨卫泽曾在多个场合批评雨污工程失当。

季建业受南京市民责难非止雨污分流工程。

2011年,因地铁建设,南京市府砍伐(官方称移植)梧桐树广受批评。鉴于南京在中国现代历史的特殊地位,对岸国民党“立委”邱毅在社交媒体公开批判擅自砍伐民国树木。

同年3月17日,南京台办在致邱毅的传真中解释,“此次移植的树木(含法桐)均是上世纪50、60年代所种,而不是市民、网民反映强烈的民国时期栽植的法桐。目前南京主城区民国时期栽植的法桐共5000株(其中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东路略约3300株,陵园路约1700株),而此次移植未涉及一株。”

一年后,南京市府拆除城西干道,在一片争议中将这条通道改为隧道。南京市民因此迁怒季建业,这实际是杨卫泽力推的市政工程。工程竣工后,南京市民发现这条隧道确实比以前便捷很多。

2013年下半年,南京官场权力逆转,10月16日,季建业因涉嫌违纪被查。南京官场信源称,在季建业被查前几周的常委会上,杨卫泽获得了他在无锡时的权力。

同年10月底,在接受英国《卫报》记者大卫•赫斯特的采访时,杨卫泽说:“开除季建业就像一台切除肿瘤的手术,虽然会疼,但最终会使身体康复。”

杨卫泽以“肿瘤”形容昔日同僚时没有想到,一年多后自己将同样面临被切除的命运。

2015年1月4日晚19时45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凤凰网/王去愚)

(凤凰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