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掉在地上的都要捡起来


来源:光明日报

人参与 评论

故乡已非乐土,对还没飞够的初平阳来说,深深植根于童年经验的“耶路撒冷”,是他最后的梦想。他即将奔赴遥远的耶路撒冷继续学习,至于其他人,则仍要在世俗的世界里上下求索。小男孩天送的一句梦话,使得这种求索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命名:掉在地上的都要捡起来。

原标题:掉在地上的都要捡起来

聪明的作家总是在他熟悉的园地深耕不辍。作为徐则臣小说的两大枝干,花街系列和京漂系列赚足了评说。这一次,他让两个门当户对、各自风流的“适龄青年”,在《耶路撒冷》(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喜结连理。四个出身花街的70后,带着不同的梦想,以各自的方式闯入京城,在一次不约而同的返乡之旅中,他们体验着生活和命运的加速度,在回忆与乡愁中追寻着往事的救赎和心灵的归宿。

“到世界去”,一直是花街居民的梦想。那些如愿以偿的花街子民,无论日子是否过得春风得意,总会让留守者另眼相看。生存的难度在故乡尚且不容小觑,“到世界去”,自然要付出更加令人肉痛的代价。初平阳历尽千辛万苦考上北大社会学博士,却失去了女友舒袖。易长安靠办假证大发横财,流连女色,最终水边湿鞋,被警方盯上。秦福小孑然一身漂泊天涯,相依为命的只有一个领养来的小男孩天送。杨杰的水晶生意蒸蒸日上,却苦于结婚多年无瓜无果,夫妻关系五味杂陈。世界始终向花街子民敞开怀抱,但这怀中并不全是馨香温热,而是裹挟着挥之不去的罪咎。初平阳闯荡北京的历程,折射出人们在城市化、现代化进程中失衡的心灵结构。杨杰和易长安商海浮沉,一个精研业务,一个堕入邪途,涣散出不同的宿命。秦福小心灵的负担是最重的,她“在世界中”的漂泊有点像一场但求虐心的自我放逐,只有当酷似死去弟弟景天赐的小男孩天送出现的时候,她才终于找到了自我救赎的可能性。

看似温情脉脉平淡无波的家庭伦理关系,对个体心灵结构的扭曲竟是难言的致命。在那碗无法端平的水中,年少的秦福小蒙受了伤痛。魔鬼就在此时乘虚而入。秦福小任由景天赐自残致死,而初平阳则在无意中成为帮凶。景天赐用以自残的军刀是杨杰给的,景天赐在雷雨中比赛游泳被闪电吓傻,则是受了易长安的撺掇。那个遥远年代的残酷事件,他们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景天赐之死反而成为他们一以贯之的精神纽带,无论“到世界去”的路途多么险恶纷扰,相互之间的情谊纯真如一,牢不可破。人性的复杂幽微处在此展露无遗:撇开性善性恶不论,当心灵面对自我的罪愆,它可能破罐破摔越陷越深,也完全可以罪己过己自警自净,撇去清水上的油脂,让水面重归光洁。任何纯真年代的友谊在时光和世俗的冲击下都可能严重变质,而四位主人公之间,或许恰恰因为曾为那份罪愆的共犯,得以将相互间的信赖和依恋延伸到世界的纵深处。这也是徐则臣许多小说中生生不息的精神底色。

四位主人公主要生活在北京,故事的主干却在花街。“到世界去”的种种况味和根由,不是在世界之中,而是在一次不约而同的返乡之旅中得到了强化。整本书的结构类似于一个两头大小悬殊的沙漏,故事和人物都像沙子穿过沙漏窄小的腰身,从北京往花街这一头汇集。对此,初平阳的感受颇为深切:信息量和情感消耗比他呆在北大一年里接受和支出的都要大。许多作家都热衷于构建属于自己的文学疆土,徐则臣的花街让人想起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苏童的枫杨树故乡。而《耶路撒冷》中的返乡之旅,也是一个常写常新的母题。与前辈背道而驰的是,故乡和回忆,并不闪闪发光地与现实形成强烈的对峙,也不提供精神上的宽慰和救赎,此在的生存现实的确七零八落,可那过往的一切又何尝不是乌烟瘴气?北京的生存架构、花街的历史与现实,构成了一曲沉重而压抑的三重奏,规训之下的野性、辱没过后的尊严、伤痕当中的热血,在沉稳、节制的叙述中磷火一般倔强闪烁。过去不堪回首,现时不尽如人意,那么便唯有寄望未来。十年后的70后又当如何?在小说结尾处提出这样的问题,作者探讨人生、为一代人画像和命名的欲望跃然纸上。

初平阳的返乡之旅是尴尬的,他想卖掉大和堂,引来各方势力龙争虎斗,最后的结果是政府要拆迁,谁也没捞着。他和已为人妇的舒袖鸳梦重温,却怎么也逃不过苟且成奸的嫌疑。杨杰作为成功人士在书中的故事略显平淡。秦福小本想带着天送在花街的河边终老,最终却事与愿违。易长安一路逃亡,中途却经不住返乡的诱惑,结果在回来的火上被警方抓获。当年曾千方百计“到世界去”,如今却不约而同地重归故乡,出入之间,揭示出一代青年的成长、奋斗和迷失。而与他们的迷失相对应,花街多年来的发展变迁也已经不知不觉地流于畸形。保存着纯真心性的人,仍在寂寞地生活,而那些率先突破了原则的,摇身变为强者。

故乡已非乐土,对还没飞够的初平阳来说,深深植根于童年经验的“耶路撒冷”,是他最后的梦想。他即将奔赴遥远的耶路撒冷继续学习,至于其他人,则仍要在世俗的世界里上下求索。小男孩天送的一句梦话,使得这种求索获得了一个响亮的命名:掉在地上的都要捡起来。

对小说形式的探讨,也是《耶路撒冷》一个显著的意图,并且和精神向度的开掘达成了完美的融合。以人物命名的篇章,对几个主要人物的生存现实和心理现实进行了深入的勘探。而十篇专栏文章的介入,则从侧面拓展丰富着70后人物群像和精神图谱的包容力与深广度。如果说小说的正文主要通过叙事来迂回婉转地实现作家意图,那么专栏文章则是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尤其《我看见的脸》一文,由一张脸盘活一个人,十五张脸如十五把无影刀,短小精悍,却招招见血,令人触动。

标签:作家 莫言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