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个小儿书铺子可以养活一家子


来源:华西都市报

据刘孝昌介绍,老成都的连环画多是从上海、天津两地引入。“早在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天津等地就有专门的一拨插图画家画连环画。所选用的题材也多是历史小说,如七侠五义等。”这些连环画传到成都后,让我们成都本地的连环画也变得愈发精美起来。”而到了连环画发展的高峰期60年代,还出现了一种以电影拷贝为蓝本的电影本连环画。几乎就是将电影画面缩放到纸上。“这种更为真实的连环画很得大人的欢心,但娃娃们都不太喜欢,觉得画面黑黢黢的。”最受孩子们喜欢的,还是普通的绘图本连环画,男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三国演义 》,《说

原标题:一个小儿书铺子可以养活一家子

老成都人的记忆中,大街小巷的连环画摊,也许是童年不能磨灭的风景之一。老成都民俗与历史学家刘孝昌说,成都是一座有历史文化传承的城市,广受大人孩子喜爱的连环画也是老成都的风景线之一,尤其是在上世纪50、60年代,是连环画的鼎盛时期。

看小儿书

当年娃娃们唯一的消遣

刘孝昌说,上世纪50、60年代,由于物质相对匮乏等原因,成本低廉的连环画可以说是青少年唯一的消遣。而一个个连环画铺也开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特别是在孩子云集的街头巷尾和学校门口,每天一到放学时间,一大群孩子就呼啦啦地将连环画铺围得水泄不通。

老成都的连环画铺分为两种。当时的成都街道较空,临街有许多的单间铺面,有实力的摊主就租下一间。一大清早,把木板条铺门拆下后,就地取材,就用这木板垫上几块砖头,就是放书的货摊。旧书就在这简易货摊上一字排开。

店小利薄,连环画铺从来不打什么广告,最好的广告就是本铺到了哪些新书。但这新书预告,也是格外有讲究。刘孝昌回忆说:“那时的连环画铺在新书到后,都要将新书的封面完完整整地撕下来。在铺门口另设一块木板,将这封面完好无缺地贴上去,往来的人群一看,花花绿绿,一目了然。”实力稍弱的摊主便只能开流动铺子,在门洞街沿搭几个小摊,靠壁牵根草绳,方方正正的牛皮纸挂一排。也是依样画葫芦,将新书的封面贴在牛皮纸上招揽生意。每到盛夏,这些摊主便寻得大树底下的一处阴凉,支把破伞,小摊子一摆,一边乘凉,一边守铺,也是美事一桩。

一个小铺子

小小一摊子养活全家人

老成都,开连环画摊的多是有点文化的老大爷。刘孝昌说,这些老大爷时间多,开连环画铺又不要花大力气,成本小,却有收益,最适合能识字懂书的老大爷了。当时成都的普通人家,一般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20元左右,一个连环画铺一个月却能带来20元-30元的收益,养活一家人都没问题。

刘孝昌说,老成都开连环画铺蔚然成风,因此,连环画铺也有自己不成文的“行规”,当时,看连环画的通价是1分钱看两本,如果要租回去看,价格就马上翻倍,和老板不熟,还要交3-5角的押金。因此,看连环画最划算的方式莫过于搭伙看。“当时的连环画铺里有个不成文的行规,就是两个娃娃去看连环画还要带上一个,两三个人一起看,今天你请我看,明天我请你看。娃娃们都穷,看的人多了,老板赚得多,娃娃们也能多看几本。”但这搭伙看的人不能多了,超过3人,老板就要起身赶人。

连环画铺虽然生意不大,但能经营得法也是十分考手艺的事情,每一铺都有自己的生意经。新书无疑是每家连环画铺最大的卖点,每逢十天半个月到本新书,总能吸引一大群孩子,到连环画铺前“排轮子”。聪明的老板便将稍厚一点的新书拆开,用牛皮纸分别包好封面,在书脊上写上名字,分为上下两册,赚双份钱。

虽然也有大人看连环画,但毕竟看连环画是个“娃娃生意”。每天中午放学,下午放学,晚上吃完晚饭后,绝对是连环画铺生意最兴隆的“黄金时间”,每个时段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孩子来看书,把这三个时段抓好,一个铺子一天少说也能挣八九角钱。

看《说岳传》

很多娃娃哭得稀里哗啦

据刘孝昌介绍,老成都的连环画多是从上海、天津两地引入。“早在上世纪30、40年代,上海、天津等地就有专门的一拨插图画家画连环画。所选用的题材也多是历史小说,如七侠五义等。”这些连环画传到成都后,让我们成都本地的连环画也变得愈发精美起来。”而到了连环画发展的高峰期60年代,还出现了一种以电影拷贝为蓝本的电影本连环画。几乎就是将电影画面缩放到纸上。“这种更为真实的连环画很得大人的欢心,但娃娃们都不太喜欢,觉得画面黑黢黢的。”最受孩子们喜欢的,还是普通的绘图本连环画,男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三国演义 》,《说岳传》等,而女孩则喜欢有着仕女,美人的《西厢记》《红楼梦》。而老成都的家长们也十分支持娃娃们去连环画铺看书,他们喜欢说:“给娃娃一分钱,让他去看书,总比打架好得嘛。”

“很多娃娃小时候看《说岳传》,尤其看到最后风波亭岳飞被害死,居然哭得稀里哗啦的。”刘孝昌说起这些,觉得挺好玩的。华西都市报记者袁慧君供图刘孝昌

标签:连环画 画家 成都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