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柯文哲顾问:柯文哲不算第三势力

2014-11-29   第 153

柯文哲

洪智坤

柯文哲曾给竞选干部写过一封内部邮件,标题是“此刻,全军务必要有‘两个务必’的认识”。那时距离11月29日投票还有一个半月,而在历次的民调中,以无党派身份参选的柯文哲均领先国民党籍候选人连胜文。后者出生政治世家,是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之子,而台大医生柯文哲是个“政治素人”。

柯文哲在这封信中讲:“如果把我们现在的状况拿来跟1949年3月初的中共相比,我们有什么成就可以拿来自夸呢?请问我们有没有‘三大战役’的胜利呢?在中共取得‘三大战役’的空前胜利时,毛泽东都还要用‘两个务必’来提醒。大家不能得意忘形,请问各位,我们有什么条件乐观吗?”。“在胜负没有揭晓前,我们内部没有根据的自我感觉良好无异是自杀。”

此后,柯文哲在多个场合提到“两个务必”。柯文哲爱看明史和国共内战史,前段时间《北平无战事》在大陆热播时,他的顾问、民进党中执委洪智坤推荐他看,他们会讨论剧情进展。

在去年底,柯文哲犹豫是否要参选台北市长时,找到政治经验丰富的洪智坤,后来洪智坤成为柯文哲的选举顾问。

柯文哲曾18次造访大陆,在为竞选出的书里,他提到去广州黄花岗时的感受:“我去过黄花岗,这也是影响我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当我走下台阶,抚摸着每块砖石,心里想着一个问题。一百年前的那个晚上,中国最顶尖的知识份子用什么心态出发的。几百个人拿着短枪进攻十几万人的两广督署,不可能会成功的。人因有梦想而伟大!”

洪智坤讲,在他和柯文哲讨论重要文稿时,双方通常不讨论选举策略,而是政治哲学和政治价值观。在提出跨越“蓝绿”的政治价值观后,柯文哲支持率一路飙升,“柯文哲现象”被人称为台湾政坛的“小清新”,在改变台湾政治蓝图上被寄予厚望。

前几天,柯文哲因在“九二共识”上表态称“最大的疑虑是到底‘九二共识’的内容是什么”被批评。洪智坤认为这是误读了柯文哲的意思,他表示柯文哲在两岸关系上坚持“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则,“如果当选台北市长,不可能不去面对两岸城市的交流”。

11月29日下午4点,台湾“九合一”选举开票。自开票,柯文哲的民调一路领先,且幅度越来越大。如果柯文哲顺利当选台北市长,洪智坤会进入其当选人团队。凤凰网独家对话洪智坤,解读“柯文哲现象”。

对话 叶宇婷

“我不认为他现在有能力撑起第三股力量”

凤凰资讯:有评论认为,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意味着台湾政坛有了打破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势力的第三股力量存在。你怎么看?

洪智坤:他有跟我讨论过第三股势力的问题,我就跟他讲革命分宣传、分阶段,靠队伍,我们现在30个人不到,凭什么成为第三股势力?他喜欢看国共内战史和明史,我们讨论问题时也会提到这里面的战略。之前看《北平无战事》时,我也会跟他讲。台湾政治人物引用毛泽东的话,很容易不被大家接受,很奇怪,柯文哲引用,大家觉得没事。

我不认为他现在有能力撑起第三股力量。他当选台北市长,考验在于行政能力够不够好,也就是说他的考验很快就会来。

第一个,他以无党籍的身份在台北市政府里面,能不能得到台北市议会的支持,要怎么去突破台北市议会里面蓝绿分配的状况。

第二个,选完后的三个月,两党内部就要开始进行总统初选的工作,马上庞大的政治漩涡又来了。他如何能够不被卷入这个总统的政治漩涡之中,维持他的超然性。

第三个,他如何向别人证明他是有行政领导能力的。

他现在还不是第三股势力,应该这样来看,他给予大家想象的力量有没有办法化成实际的力量,这个才是重点。柯文哲到底能不能成为第三股势力,一切都在演变中,这是由内外部的因素相互激荡决定的,还得看国民党和民进党内部自我反省的能力以及自我改造的能力,能不能呼应人民的要求。目前来看,台湾政坛的第三股势力是蠢蠢欲动的,但到底能不能形成还缺少主流的价值论述和领导人物。

柯文哲当选不是政党版块的移动而是候选人形象的移动

凤凰资讯:柯文哲先生当选台北市长,你觉得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洪智坤:最大的原因应该在于候选人特质的比较,连胜文代表的是权贵,柯先生代表的是平民。连胜文背负了很多原罪,所谓权贵之恶,很多人把社会问题投射到他身上,他成为了众矢之的。两岸交流本来是好事,但连战开辟的国共合作平台由经济发展平台变成了两岸买卖的平台。加上近几年一些法律的签订,使得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存度更高,许多制造业搬到大陆去,台湾这边的工作机会相对减少。台湾和别的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要受制于大陆。所以,台湾的经济处于停滞状态。

台湾内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房价飙涨,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坏事,而是连胜文正好在这样一个最糟糕的时候成为候选人。他代表了相对剥夺感的投射对象,代表国民党权贵集团的压迫,这是他的集体印象。

今年3月太阳花学运,年轻人有很强烈的相对剥夺感。他们反对两岸交流的黑箱化操作。反服贸不仅是学生在反,中小企业也在反,而中小企业代表社会的中坚力量,这股力量会影响市长的选举。

柯先生没有从政经验选民无从检验他过去的政治经验,政治素人让人增加信任感,他会讲错话,比较直接,这样反而讨人喜欢,因为选民讨厌官场官调。在官场上,柯文哲正好是以一个比较突兀的形象出现的。

柯文哲标举的是超越蓝绿,我们在讨论重要文稿时,通常讨论的不是选举策略,而是他的政治哲学、政治价值观。他觉得要打破蓝绿,大家都是一家人,意识形态让我们斗,家人之间也会对立,这个隐形的隔阂要去除。这个其实触动很多人。

凤凰资讯:你认为选举结果是对社会问题的投射?

洪智坤:对,社会问题投射到侯选人身上所造成。它不是政党板块,它不是蓝绿板块,而是候选人形象板块的移动,柯文哲刚好是一个对照组。

百分之九十的力气投在了新媒体

凤凰资讯:你是什么时候成为柯文哲的顾问的?

洪智坤:去年12月,他还在考虑要不要选的时候,我就开始帮他,我算是民进党第一个站出来帮他的中执委。后来协助他在民进党中执委里面提案,要求民进党跟他在野整合。提案4次,成功了。

民进党对于台北市长的选举一般比较悲观,这边有一个基本盘,泛滥大概占55%,泛绿大概占45%,这10%的差距是一个门槛。二十年来,还是蓝大于绿。柯文哲找我谈,觉得台北市要有不同的竞选方法,要有不同的选举思维模式。他认为如果民进党推出候选人来选,一定不会当选,所以说用无党籍、在野大联盟的方式出来选。

凤凰资讯:你主要帮他做什么?

洪智坤:主要是选战的整体策略规划、选战议题的铺盘、民意调查及民意调查的解读,最后就是新媒体网络的推广。他这次本来就想打一个比较省钱的竞选方法,觉得花大价钱,实际上没用。他是第一次参选,提出的一些比较创新的竞选策略逼着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人变出新把戏。我们这次百分之九十的力气投在了新媒体上,这是跟过去不同的,新媒体不用钱,而且有一个煽风点火的效果。

连胜文比较重视传统媒体,花了很多钱做报纸、电视广告,但是台湾选民现在不吃这一套,都厌倦了。他的媒体思维是,我给你一个单一的讯息,绝对的是或绝对的非,绝对的黑或绝对的白,台湾选民现在不接受这个东西。

凤凰资讯:柯文哲的民调一直比较好。

洪智坤:在30岁以下年轻选民里,他是压倒性的胜利,80%对20%。31岁到40岁,大概是70%对30%,40岁以上,是60%对40%。台湾的facebook使用率是亚洲最高的,台湾人的接受讯息的方式已经改变了。他的民调比较好,原因在于政治立场上选择了无党籍,传播策略上偏重新媒体。

民众已厌烦蓝绿对骂

凤凰资讯:他在参选前就决定用无党派的身份吗?

洪智坤:他有过挣扎。如果一旦选择加入民进党,这条路会比较顺,可以得到政党的支援,但是她觉得这样马上就会被打到泛绿阵营去,会有瓶颈跟限制。那时候我们讨论了很久,一直讨论到今年农历春节后。他才下决心以无党籍身份参选。

无党籍参选有一个风险,如果他的民调没有一直维持很高的话,他很容易被两党夹杀掉。如果民进党也派出人来选,而且民调比他高,他自然就边缘化了。那时没有任何一个方案是绝对稳赢的,或者说没有一个方案是只有利没有弊的。但是最终选择用无党籍身份参选,我去民进党提案,用在野大联盟的方式选。一开始民进党是反对的,我重提了4次,到5月份中旬的时候,大家看到他的民调一直没有掉下去,一路领先,才接受这个事实。

凤凰资讯:这只是一种选举策略,还是他心里这样认为的?

洪智坤:他做了30多年医师,而且是最危险的急诊室那种,每天处理的事情都是跟生死有关的。他的哲学可以参透生死,既然能参透生死,为什么不能参透蓝绿。他觉得政治就是要找回良心。

 

这样的想法在蓝绿对抗的政坛很新颖。我们过去总是在制造敌人,这是容易的,而理解敌人是最困难的。蓝绿骂了20多年,台湾变成两个世界,大家都觉得很厌烦,不仅是选民,政治工作者本身也很烦。他讲这些事打动很多人的。他本身做得也比较公开透明,财务都公布出来了。

如果说2014年台湾政坛的“柯文哲现象”的话,其实就是台湾政坛的“小清新”。人家觉得你讲的东西好像都做到了,你讲的东西好像都可以做到,让人家重新有一点希望。他用一些具体的行动,让选民充满想象力。

凤凰资讯: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他跟民进党和合作战略会是什么样的?

洪智坤:我认为他不会明目张胆跟民进党合作的。他一旦卷入蓝绿的政治漩涡中,就宣告他市长的蜜月期结束,所以他没有必要去做这件事。

拿出更多人获利的两岸城市交流模式

凤凰资讯:他在两岸关系上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洪智坤:如果当选台北市长,不可能不去面对两岸城市的交流,就像陈菊当高雄市长,同样要注意两岸的交流。在两岸关系这个问题上,他逃不过去,必须得想。他说要有说法也要有做法。眼前最迫切的就是,明年台北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肯定要邀请中国大陆来参加,这个要有实际的规划。我们有台北上海城市论坛,已经举办了好几届了,他在一个月前就说了如果他当市长,这个论坛还会继续。

他做医生时,前前后后去大陆18次,对大陆不陌生,各大城市都走过。他也喜欢看国共内战史、明史。他要是当市长,是需要拿出让更多人获利的两岸城市交流模式的。他早就提出了处理两岸关系的“四个互相”原则,即“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两岸交流的重点不管是全面性的交流还是城市之间的交流,终究要回到一个问题,是少数人获利还是多数人普遍获利。创造一个普遍受利的环境,这样才能避免买办的垄断。这是他在处理两岸关系时的重点。

凤凰资讯: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你接下来会做什么?

洪智坤:他前几天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跟他讲了六个字,“扶上马送一程”。他没有政府经验,我们会成立当选人办公室,处理各种事宜。

(凤凰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