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媒体揭秘中纪委掀翻周永康的“五大外围战”


来源:人民日报

00
周永康,落马时间:2014年7月29日。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
周永康,落马时间:2014年7月29日。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十六届中[详细]

有网友评论说,查处“周永康”案,采用的是“自下而上”、“自外而内”的方式,即先查处外围那些与周永康同流合污的官员及其亲属,最后再把“虎王”拿下

原标题:【揭秘】中纪委掀翻周永康的“五大外围战”

导读:“军老虎”徐才厚的落马内幕和抄家内幕才有《凤凰周刊》披露,另外一个大老虎周永康的落马,中纪委采取了哪些战术,请看中纪委“五大外围战”掀翻周永康。

日前,中央巡视组第二轮“巡视清单”,披露了当前存在的“五大突出腐败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山头主义”、“圈子文化”。

当前,有的领导干部信奉拉帮结派,搞“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看能抱上谁的大腿。上级对下级颐指气使,下级对上级阿谀奉承,弄得党内生活很不正常,把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搞成了旧社会那种君臣父子关系或帮派关系。

毋庸讳言,这种“山头主义”、“圈子文化”,不仅涣散了组织,而且滋生腐败,往往会造成窝案、串案、案中案、连环案,引发塌方式、系统性、抱团扎堆的集团化腐败,亦可称“山头腐败”。

以笔者观察,以“虎王”周永康为首的贪腐集团就是这种典型,在他的麾下聚集着许多贪官污吏。2014年7月29日,中央决定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在此之前,他的许多亲信就已经先期落马。让我们以“周永康腐败共同体”为例,对山头腐败进行解析。

有网友评论说,查处“周永康”案,采用的是“自下而上”、“自外而内”的方式,即先查处外围那些与周永康同流合污的官员及其亲属,最后再把“虎王”拿下。在军事谋略学上,这叫“先易后难”,“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

具体说来,围绕“周永康案”中纪委先期主要进行了“五大外围战”:

一是“‘川军’嫡系最先被查”

周永康1999至2002年曾任四川省委书记,虽然在川任职时间不长,但他离开四川后即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公安部部长、党委书记,后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进入中国权力核心,其对四川官场影响巨大。

在十八大召开后13个月时间里,四川就有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原副省长郭永祥、原省政协主席李崇禧3名省级高官被查。而随后,该省40多名厅级干部先后落马。

2014年7月8日,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被查,其长期在四川任职,曾获周永康提拔重用。

二是“石油帮轰然坍塌”

周永康在石油系统深耕多年,在1998年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之前30多年里,一直是在石油系统工作,官至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一批石油系统高官、高管都是在他任上得到提拔的。 

正因为他的影响,自去2013年8月以来,周永康的“石油帮”轰然坍塌,已被查处的高官包括升任国资委主任,此前任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的蒋洁敏;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中石油副总裁兼大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石油总地质师王道富、总会计师温青山等等(下图从左至右)。

公安系统多名高管被抓

三是“公安系统多名高官被查”

有网友评论说,去年12月18日,公安部副部长(正部级)李东生被查,拉开了清理周永康在公安系统腐败链的序幕。两个月后,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被查。

2014年7月20日,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被查。

即使在周永康被宣布接受调查之后,曾长期担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调查。

而去年1月,曾长期担任湖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的吴永文被带走调查。

公安系统的高官纷纷“落马”,肯定与执掌公安部、中央政法委10年的“周永康腐败案”有关。

四是“秘书帮土崩瓦解”

7月2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连续发布三则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双开”,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这三人有的共同之处,都是周永康的秘书。

冀文林、余刚曾在不同阶段担任过同一位前政治局常委的专职秘书,谈红亦曾担任该前政治局常委的警卫秘书。

而在此之前,周永康在不同阶段“跟班”的另三名秘书也陆续被查,分别是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原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和原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沈定成。至此,“秘书六人帮”已土崩瓦解。

周永康多名亲信落马

五是“周永康多名亲属事先落网”

有评论说,周永康多名亲属先他落网:

长子周滨曾为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因倒卖油田及油井设备,参股四川商人吴兵、刘汉等旅游和水电开发,2013年12月1日被查;

大媳黄婉曾担任北京中旭阳光能源董事长,已被免去董事长职务;

亲家公黄渝生为北京中旭阳光能源董事,失去联系;

亲家母詹敏利,为北京中旭阳光能源大股东,已被免去中旭阳光监事职务;

三弟周元青,曾任无锡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2013年12年1日被带走调查;

三弟媳周玲英,北京宏汉控制人,2013年12月1日被查;

侄子周峰,为北京宏汉董事长,2013年12月1日被查。

在周永康落马前,他麾下的川军嫡系、石油帮、公安亲信、秘书帮、亲人团“五大系统”相继沦陷,其腐败集团队伍之庞大,的确令人震惊。

其实一个时期以来,类似集团腐败绝非个案,如郴州腐败窝案涉及党政干部110余人;黑龙江“韩马案”涉及包括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等众多高官和绥化市一大批官员共计260多人;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系列腐败案共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

对于这些官员热衷拉山头、搞宗派、划地域,由此组成利益共同体,导致山头式腐败走高,对于这种“山头主义”、“圈子文化”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并实施重点打击。

相关专题:大老虎周永康  

[责任编辑:PN044]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