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习仲勋谈宗教问题:可以讲爱教 但还要讲爱党爱国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在社会主义的祖国,讲爱教是可以的,但还要讲爱党爱国。只有爱党爱国,坚决跟着共产党走,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才能把生产生活搞好。”

1985年2月,第一次全国统一战线理论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习仲勋同志到会作重要讲话。他指出,统一战线理论是一门科学,它的内容极其丰富。一方面统一战线的历史经验有待于我们从理论高度去总结,以资借鉴;另一方面新时期统一战线出现的大量新情况、新问题、新经验,又要求我们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和理论探讨,以指导工作。这是关系到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贯穿统一战线工作全局的大问题。

1986年1月,习仲勋同志对民族宗教工作提出几点要求。他说,“民族宗教(问题)复杂,学问大得很。领袖人物的情况要摸清,便于工作”。7月3日,习老又指出,“切记宗教问题无小事,都与民族有联系。特别是政策性问题要特别慎重”。他提出,“宗教应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切宗教活动都要遵守宪法”。对宗教部门的宏观管理,他指出,今后宗教部门的工作重点应由落实政策转向加强管理。宗教工作的各项内容都要同时抓,不能只抓一项。要加强领导就要改进工作方法。

1986年2月,习仲勋同志在全国地方政协座谈会上赞誉各级政协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他强调,今后政协要抓好五项工作:一要深入进行宣传教育,充分认识人民政协的重要作用;二要加强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三要发挥政协优势,紧密围绕国家和地方的中心工作,出谋划策,献智出力,当好党政领导机关的参谋和助手;四要继续做好落实各项统战政策的工作;五要积极开展“三胞”(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的联络工作和人民外交活动。谈到统战工作的组织协调,习老指出,要加强政协党组与统战部的密切合作。在组织上二者不存在谁领导谁的关系,但在工作上谁也离不开谁。要经常通气,加强交流,互相商谈,互相帮忙,分工合作,一致行动。

1986年9月,中共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就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将要通过的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指导方针的决议稿征求意见,共商搞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大计。习仲勋同志在会上说,近几年来,在我们党同民主党派及各界人士的亲密合作中形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当我们党将要召开重要会议、作出重要决策的时候,都要召开这样的座谈会,向大家通报有关情况,并就有关问题进行讨论协商。

1986年10月,全国侨联召开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习仲勋同志到会讲话。他说,希望侨联组织更加密切地联系广大的归侨、侨眷和海外侨胞,注意倾听和充分反映他们对国内工作的意见、要求,使侨联组织真正成为“华侨之家”,更广泛地团结广大归侨、侨眷和海外侨胞为祖国四化建设贡献力量。

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习仲勋同志的亲切关心和指导下,统战工作的各个领域很快出现了千帆竞发的局面。就拿民主党派工作来说,到1985年6月,在全国政协31名副主席中,民主党派成员有13名,在全国人大常委会19名副委员长中,民主党派成员有7名,还有5000多位民主党派成员被选为各级人大代表,1。4万多位民主党派成员担任各级政协委员。各民主党派建立咨询服务机构1000多个,完成服务项目2万多项;办各类学校1200多所,短期培训班1万多期次;有6000多名民主党派成员参加智力支边活动,完成支边项目3000多项。各民主党派共接待“三胞”10多万人次,引进项目1600多项,邀请专家回大陆讲学1000多人次。民主党派成员被评为地、市以上劳动模范及先进工作者的有5万多人。民主党派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各领域日益活跃。

习老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习仲勋同志在工作中善于言传身教,起着榜样的作用。他对年轻同志更是手把手地进行传、帮、带,是我们做统战工作学习的楷模。

习仲勋同志强调统战工作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他经常教导我们,要注意学习中央文件精神,同中央保持一致。他说共产党员不管干什么工作,只能唱党的调,不能对付中央。不要学形式,要学精神。他强调统战工作也要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说“统战工作者不懂经济不行,不仅要有经济观点,而且要有经济知识”。遵照这个指示,中央统战部设置了相应的机构,积极进行经济领域的统战工作,从而使统战工作更加紧密地同经济建设工作结合起来。习老还经常主持或参加各种协调会议,邀请中宣部、外交部、侨办、台办、港澳办等有关部门,围绕国内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就海外统战工作进行专题研讨。经过几年的努力,初步建立起多部门协同开展团结海外爱国人士工作机制,进一步扩大了爱国统一战线,有力支援了经济建设。

习仲勋同志倡导统战工作要搞“五湖四海”,要搞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他经常教导我们说,“工作面不能太窄,团结的面更不能窄了”。对党外朋友要看主流,看大方向,“好人也罢,不好的也罢,对任何人都要以诚相待”。“切忌对人的评价不公正,不能因为一个人出了点什么问题,就对他整个评价不公正,我们要接受历史教训”。习老自己以身作则,诚恳地与统战人士交心。他同班禅大师平时经常往来,互致问候,遇到工作上的问题,更是促膝谈心,了解情况,征求意见,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了知心朋友。在和甘南地方领袖黄正清先生、藏传佛教大师贡唐仓活佛等的交往中也都是如此,深受宗教人士爱戴。习老对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知识界的知名人士也十分关心。他经常出席民主党派的重要会议和活动,多次指示中央统战部要为民主人士创造能够与我们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政治环境和工作条件,敞开心扉和他们接触、联系,说心里话,办实际事。习老还特别关心民主党派的新老交替,注意培养年轻干部。记得我刚到中央统战部工作不久,习老同我谈张治中儿子张一纯先生的安排问题。他详尽地介绍了张一纯的个人背景,说“张一纯为人老实,要适当安排,或到民革或到北京,可能留在北京市作用大”。他对统战对象的认真负责和考虑问题的周详成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习老十分关注统战对象的生活、工作条件,帮助他们解决实际生活问题。刘海粟先生提出要去香港定居,他亲自关心、过问,直至问题得到圆满解决。习老提倡“统战工作要广交朋友”,要“拉关系”,但他同时强调绝不能搞关系学,不能私下搞关系。他说“做统战工作一定要正派”,特别是在干部的使用上要正派。习老的光明正大、一心为公和高尚无私,赢得了广大党外人士的信赖和尊敬。

习仲勋同志要求统战工作一切按政策办事。他说,统战工作涉及面广,很多都是政治问题,稍有不慎就出问题。什么事都不能简单化,简单了就会出问题。在处理宗教问题中,他经常提醒要把握好政策界限,指出“要把爱教和爱党、爱国联系起来”;“在社会主义的祖国,讲爱教是可以的,但还要讲爱党爱国。只有爱党爱国,坚决跟着共产党走,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才能把生产生活搞好。”在实际工作中,他一方面以至诚之心与党外人士交朋友,同时又坚持原则,循循善诱,注意引导他们投身四化建设。

习仲勋同志经常勉励我们不断改进工作方法。我刚到中央统战部工作,习老就提醒我说,要注意发挥大家的积极性。他说,“要把整个机器运转起来,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一个人干,苦死了也没有办法”。“领导人要考虑大事,要务实,勤奋,平易”。在机关建设上他讲究精简效率,说“领导机关人少好办事,不能用人海战术”。他要求干部当多面手,说“统战干部不仅要懂统战,也要懂经济政策,要学法律”。干部“要精干、能办事,一个人能做几个人的工作”。谈到干部素质,习老说,“现在提干部讲文凭,讲得太多了。知识不光是文化,还有组织领导能力、分析能力、办事能力,要有真才实学”。他主张民主党派实行自我教育、自我管理。他常说,你们(统战部)管的事情多,要理顺。统战部(门)是党委的一个机关,主要研究统战政策问题。民主党派的内部事务,“切记由他们自己去调解,比我们出面干预要好得多,这就是改善党的作风的工作方法”。他辩证地说,这同样是“加强党的领导”的重要途径。

习仲勋同志非常重视调查研究。他说,“我总感觉统一战线的研究工作做得不够。统战问题太复杂,要加强研究工作”。调查研究“不要为研究而研究,研究是为了解决问题,要提出对策。要经常下去,注意下边的意见”。他举例说,有“两种方式:一是游山玩水,一是深入实际。要深入实际,了解真实情况,真正提出对几个主要问题的见解,供中央决策参考”。他提醒说,“实际情况复杂得很,要摸索、要勤奋、务实、平易。要吃透,吃透了才能消化,结合实际提出解决当地问题的办法。不是把中央的原话拿出来,要变成自己的语言”。他还特别指出,“调查研究,不要大轰大嗡,要改变方式。人多了不好办事。题目不要宽,分门别类,主题明确”。“研究室要加强,要建立人物档案”。为此,中央统战部在机构调整中采取措施,进一步加强了研究机构。

对统战部门的工作作风,习仲勋同志也提出严格的要求。他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统战历史悠久,老传统不能丢。(这)是周总理亲自抓(起来的),不要忘记”。1985年12月我担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后,一一走访了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看望了他们的领导人。当时许多老前辈还在任,如民建中央的胡子昂老先生,九三学社的许德珩老先生,民革中央的朱学范老先生,民进中央的叶圣陶老先生、雷洁琼大姐,民盟中央的叶笃义先生,以及农工民主党、致公党的老前辈。他们都很亲切热情地接待我,反映工作当中的一些情况和问题。接着我又参加黑龙江、甘肃两省的统战工作会议,了解了两省的统战工作情况和所面临的问题。我把了解到的情况都向习老写了报告。习老鼓励我说:“上任初始,走访了所有的党派和团体,下面省里也去。好作风、新气象。”同时告诫我,“不要走热门,多走冷门”。他提醒我要积极面对困难和问题,对党外人士提出的意见和要求,“都应有明确的回答”。“要从实际出发,制定有效措施,真正解决问题”。次年春节前后,中央统战部召开知识界代表座谈会及在京中青年少数民族知识分子座谈会,我在座谈会上表示,希望把统战部办成“非党朋友之家”、“知识分子之家”。习老获悉后对我说,春节前后召开的座谈会很好,但尽量少提口号,多做实事,少说多做。在工作作风上要扎扎实实,不管大事小事,上自领导人,下至一般工作人员,都要如此。他勉励统战工作者“拿出一点实干精神来。统战部的工作很麻烦,无耐心,不细致,不一抓到底,都做不好工作。切忌官僚主义作风”。1986年4月,习老在一次谈话中告诫,统战工作既不能“左”,更不能有一点“官气”。党内不能讲“官”,行政上也不能讲“官”。习老感慨地说,“党内一种声音、一个腔调太厉害,要改。共产党员盛气凌人,总觉得高人一等,要不得”。他说,要善于同党外朋友共事,要平易近人,不要摆官架子。遇到问题不要怕麻烦,要以诚相见,以谈心的方式认真听取和广泛交换意见;要发扬民主,对的错的都可以说。他指出,要把统战部办成“党外朋友之家”。

1987年10月,习仲勋同志和其他一些老一辈革命家从国家的长治久安出发,为党的事业着想,在党的十三大上带头推进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不再担任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习老早年投身革命事业,几十年来为共产主义事业艰苦奋斗,饱经沧桑,阅历丰富,对后来人寄予厚望,殷切希望党的优良传统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习仲勋 统一战线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