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海警枪杀中国渔民严重违反国际法


来源:法制日报

在此次事件中,事发海域属于暂定措施水域(韩国报道认为事发海域属于韩国专属经济区),按照中韩渔业协定第7条第3款的规定,在这片水域中执法时,缔约各方仅有权对本国国民及渔船采取管理和其他必要措施,不对缔约另一方国民及渔船采取管理和其他措施。缔约一方发现缔约另一方国民及渔船违反中韩渔业联合委员会的决定时,可就事实提醒该国民及渔船注意,并将事实及有关情况通报缔约另一方。缔约另一方应尊重对方的通报,并在采取必要措施后,将结果通报对方。暂定措施水域由双方采取共同的养护和管理措施。对违反规定者,双方按各自的国内法处理

原标题:韩海警枪杀中国渔民严重违反国际法

□郑雷

10月10日上午8时30分许,在北纬35°40′,东经124°20′水域,(韩方称在韩国全罗北道扶安郡旺嶝岛以西约144公里海域),中国渔船“鲁荣渔50987”号因“涉嫌非法捕捞作业”遭韩国海警盘查,在审查过程中,韩国海警用K5手枪进行了警告性开枪,在枪内有实弹的情况下导致中国船长宋厚模死亡。目前此事引起了中韩双方的高度关注。

实际上这不是中韩之间第一起渔业纠纷,在该事件发生之前,中韩之间还曾爆发多起渔业冲突,例如2012年10月16日,全罗南道西北方向90公里海域,一名中国渔民被韩国海警橡皮弹击中死亡。这些事件的发生暴露出中韩之间的渔业纠纷存在着上升的趋势,如果中韩渔业纠纷不能得到妥善解决,将会严重影响中国渔民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也会对正在处于“蜜月期”的中韩关系造成负面影响。

海警执法方式严重违反协定公约

这起事件的性质属于渔业执法纠纷,中韩关于渔业执法方面的协作主要体现在《中韩渔业协定》中,这份协定于2000年8月3日签署,2001年6月30日正式生效实施。《中韩渔业协定》规定了暂定措施水域、过渡水域、维持现有渔业活动水域及专属经济区水域实施不同的渔业管理制度,协定还设立了中韩渔业联合委员会,并且赋予该委员会一定的职权以实施协定。

在此次事件中,事发海域属于暂定措施水域(韩国报道认为事发海域属于韩国专属经济区),按照中韩渔业协定第7条第3款的规定,在这片水域中执法时,缔约各方仅有权对本国国民及渔船采取管理和其他必要措施,不对缔约另一方国民及渔船采取管理和其他措施。缔约一方发现缔约另一方国民及渔船违反中韩渔业联合委员会的决定时,可就事实提醒该国民及渔船注意,并将事实及有关情况通报缔约另一方。缔约另一方应尊重对方的通报,并在采取必要措施后,将结果通报对方。暂定措施水域由双方采取共同的养护和管理措施。对违反规定者,双方按各自的国内法处理本国渔船。由此可见,如果事发地点在暂定措施水域,韩国海警对中国渔民根本没有管辖权,只有中国的执法机关才能处理中国渔民的违法行为。即使中国的国民及渔船进入韩方专属经济区管理水域从事渔业活动,按照韩国《关于在专属经济区针对外国人捕捞行为行使主权的法律》修订案中的规定,韩国海警仅享有罚款权和没收渔具及捕捞物的权力,韩国法律也没有授予海警直接处死外国渔民的权力。

韩国海警的处理方式也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规定相悖,海洋法公约承认在处理渔业违法行为时,沿海国能够对有违法行为的船只进行扣押,对于船员可以视情况采取监禁,但是海洋法公约从来就没有授予沿海国任意处死违法船员的权力,而且即使在对船员和船只采取监禁和扣押的情况下,船旗国也能够采取保释措施。

中韩渔业纠纷原因分析

中韩两国间专属经济区划界没有完成是导致中韩渔业纷争不断的根本原因。由于中韩双方邻近的专属经济区不足400海里,无法满足各自200海里的划界需求,导致双方渔业区没有最终确定,目前的渔业区域都是过渡性的安排。有评论指出,韩国通过加大在黄海相关海域的渔业执法力度,目的绝不仅仅在于保护渔业资源,而是想通过强化管辖权来影响未来专属经济区的划定。有数据表明,2006年至2011年,韩国一共扣留中国渔船大约2600艘,对中国渔民的罚款高达294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64亿元。五年间,韩方平均每年抓扣的中方渔船大约为520艘,韩国海警对中国渔民甚至有偏见性执法的倾向。

中韩渔业协定的临时性质是纠纷频发的另一个原因。中韩渔业协定第16条规定该协定的有效期为5年,之后“缔约任何一方在最初五年期满时或在其后,可提前一年以书面形式通知缔约另一方,随时终止本协定。”由此可见,中韩协定具有过渡性和临时性的特点。既然协定是临时的,协定中对于如何防止渔业暴力执法没有作出规定,虽然协定中设立了“中韩渔业联合委员会”,但委员会的职权很小,无力解决这种渔业纠纷。

有专家指出,《中韩渔业协定》并未考虑中国在韩国管辖水域内的传统渔业活动,导致中国渔民有时不得不铤而走险去韩国专属经济区作业。中韩渔业协定中中国所在的区域在黄海的内海,渔业资源相对贫乏,而韩国所在的区域为外海,渔业资源较中国丰富,但韩国现行的区域很多是中国历史性捕鱼区,对此,协定并没有给予足够的承认和重视。

应对受害家属进行国家赔偿

这个事件给了我们很多启示。首先,敦促韩方严惩肇事者,对中国受害家属启动国家赔偿。韩国强化其海上渔业执法不能以牺牲中国渔民的生命为代价,这种暴力执法的方式得不到任何一个国际公约和国家实践的支持。韩国肇事海警的行为是一种犯罪行为,韩国方面应该尽快向外界公布相关证据和处理结果,双方可考虑成立中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这起案件。由于肇事海警代表韩国政府,对于其对中国渔民家属所造成的伤害应该启动国家赔偿程序予以解决。

其次,修改、补充、完善《中韩渔业协定》。目前的中韩渔业协定存在许多缺陷,未来我国有必要及早启动修改谈判。未来的修改中应该对渔业份额进行更加合理的分配,并考虑中国渔民历史性的捕鱼权,对于渔业执法方式的规定也应该在协定中加以体现。

再次,对渔民进行必要的培训。由于海上地理状况的特殊性,渔民容易误入韩国专属经济区捕鱼,中国应加强培训,防止渔民误入;对于持有韩国捕鱼许可证的渔民应防止其违规作业,触犯韩国法律,通过培训以最大程度减少我国渔民违法的情形。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国际航运法律学院)

标签:渔业 捕捞 渔业资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