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南京长江大桥自杀者 跳桥像是一种“朝圣”

2014-10-15   第 127

春秋两季,大桥自杀现象频发,陈思很是担心。)

陈思设立在南京大厂的“心灵驿站”,专门收留大桥上的自杀者。)

陈思救助工作室墙壁上的标语)

陈思每天都能接到数以百计的求助电话)

10月10日,南京,天气晴好。在大厂新华六村一栋居民楼二楼的房子里,陈思抽着烟,看着窗外发愁。

陈思说,春秋两季最让他忧心,因为这两个季节最易引发人们的负面情绪。“心理上会想不开,很容易就想到死,所以近期是关键时期。”

自2003年9月19日开始,每逢周末,名叫陈思的这个中年男人就会戴上墨镜骑上摩托车出现在南京长江大桥上来回巡视,试图在嘈杂的车流人群中及时锁定任何一个流露出轻生念头的人。至今他已挽救数百名自杀者的生命。

陈思说他今年到目前只救了十七八个自杀者,而往年一般有20多个。“虽然人数少了,但今年自杀的功率比较高,所以大意不得。”

自杀者中绝大多数患有抑郁症

今年的4月20日,陈思至今回想起来都感到后怕。

当天天气阴沉,时不时下着小雨。一个年轻女孩走上南京长江大桥,她的目的是寻死。受恋爱失败的打击,这个1988年出生的女孩被诊断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在纵身跃入滔滔江水之前,陈思及时拉住了她。女孩激烈挣扎,表现得去意已决,即便陈思将她带回“心灵驿站”——他为救助自杀者设立的一间工作室,女孩甚至几次撞墙。她说,她父亲给她下跪都不能让她放弃自杀的念头。

陈思急忙发布微信求助:“请求南京心理医生出手相助,目前轻生者严重抑郁症,相当危险!”同时,他开车将女孩连夜送至南京仙林大学城她哥哥家。当时情况实在不好,以至女孩的哥哥和嫂子又强行送她到南京脑科医院接受电击治疗。

陈思说:“当时我稍有失误,这条生命就没了。”

11年来,陈思在大桥上共救了280个自杀者,平均每14天救一个。这么多年的救人经历,使得他对这些自杀者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研究。

他介绍说,这些人走上极端,排第一位的原因是心理疾病,其中抑郁症又占多数;第二位原因是恋爱失败,男女比例差不多;第三位则是家庭暴力。“家暴的受害者大多是女性,常常被丈夫被打得不成人形。这些可怜的女人文化程度一般较低,缺乏维权意识,往往想不开,只能以死求解脱。”

陈思认为,国人普遍对抑郁症重视不够,觉得患者身体上不痛不痒,对他们情绪上、思想上的变化缺乏必要的观察,心理上的及时介入和沟通更无从谈起;而抑郁症患者为了避免他人的闲言碎语,往往不去治疗。

“抑郁症自杀者的自杀成功率很高。这些自杀者往往求死之心异常坚决,尤其是有3年以上病史的患者。”

陈思说,他救下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因为穷而求死的,他们中很多人家境殷实。陈思很怕救因赌博而轻生的人。在他看来,这些人赌瘾很大,戒赌很难,比毒瘾还厉害。这些人输光了家产就去借高利债,老想着翻本,于是越欠越多,债台高筑。为了戒赌,很多人剁去自己好几根手指,可一次次还是戒不了。债主逼债,走投无路,于是就来到长江大桥上纵身一跃,一了百了。

把自杀者灌醉让他们借酒消愁

陈思救助自杀者的念头发轫于11年前的一则新闻。

2003年9月10日,他还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当晚江苏卫视《南京零距离》栏目的电视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穿金戴银的男人,从南京长江大桥上纵身入长江,血淋淋的画面给了陈思极大震撼。

他想起自己从苏北宿迁初来南京时的艰辛与不易,对这位自杀者感到无比同情。他觉得当时如果能有人劝劝这个男人,说不定能把他的命保住。

“于是我决定上桥,去拉这些人一把。”

从最初救人时的紧张无措,到如今陈思救人已是驾轻就熟。他说:“我现在已经摸索出一套步骤,我是有方法的。”说这话时他一脸骄傲。

陈思救人一般分四步:一,先把人控制起来;二,将他们带到大厂的工作室里;三,没收自杀者的手机,防止他们摔坏手机;四,通过手机里的号码联系自杀者的家人。“这套方法屡试不爽,很管用。”

陈思的工作室位于南京大厂新华六村的一栋居民楼里,陈设极其简单,几张床、几把椅子,还有一张属于陈思的办工桌。墙壁上很多地方涂料已经脱落,裸露着水泥墙面。

陈思指着门边堆砌的酒瓶说:“我这别的没有,就酒和酒瓶多。”他解释,由于自杀者初来时一般不吃不喝不言语,他就会灌他们喝酒,把他们灌醉,让他们借酒消愁,“酒后吐不快”。自杀者醉酒后往往也比较容易说出心中的苦楚。

对于安顿在工作室的自杀者,陈思丝毫不敢大意。即便去上班,他也会把这些自杀者带在身边,寸步不离,防止他们突然寻死。陈思指着工作室的门说:“我这门锁装有机关,他们没有遥控器开不了门。”而这个遥控器,陈思随身携带,以防自杀者开门逃跑。

最开始,陈思会把救下来的自杀者带回家或者安顿在旅馆。但后来旅馆老板知道这些人是自杀者之后就不让他们住了,怕他们一时想不开死在旅馆影响的生意,陈思不想勉强,于是觉得有必要成立一个工作室。2006年12月1日,陈思救助工作室成立。

工作室最初位于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附近租的一间民房,后来因为拆迁,换到了现在的居民楼。陈思说:“刚开始房租5000多一年,现在涨到了1万多。”他不敢租装潢好的房子,因为房租高。

目前,陈思救助工作室里有一百多位大学生志愿者。每逢周六周日志愿者就会和陈思一起去大桥,冬天上午8点到下午5点;夏天上午不超过10点,下午2点到4点。陈思说:“夏天大桥气温高,50多度,学生受不了。”

选择在南京长江大桥结束生命像是一种“朝圣”

南京长江大桥1968年建成通车。不知从何时起,这座在中国有强烈符号意义的雄伟大桥却成了自杀者的“圣地”。有数据显示,自建桥以来已经有2000多人从这里跳入长江,其中大部分是外地人,南京本地人较少。

为什么选择南京长江大桥?陈思分析原因说:第一,跳桥死亡瞬间结束;其次,死在长江,有种回归母亲的感觉;此外,不留遗体,干干净净不麻烦家人。在陈思和他的志愿者们看来,自杀者选择南京长江大桥结束生命像是一种“朝圣”。

“我的命已经很苦了,很卑微,但我在大桥这样一个名胜古迹上跳下去,用死来为我的生命留下足迹,至少证明我曾在这个世界上活过。”来自南京工业大学的志愿者沈韵琳如此揣摩这些自杀者的想法。

沈韵琳是个来自盐城的“90后”姑娘,目前社工专业读大四。担任志愿者的经历让她觉得,是外部环境影响了那些自杀者。“心理学认为,自杀者的自杀念头源于内心,是自己想要杀死自己。可我认为环境对人的影响更大,他们多是被自身环境逼得走投无路才选择自杀的。”

与自杀者接触越多,陈思越发觉得他们并不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他们很多人非常讲道理,大多很善良,没有半点害人之心,却一心只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陈思认为,很多选择自杀的人都是冲动的,刚被救下来时往往很排斥救援。要救他们,必须让他们“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有一次,陈思在大桥上救一个女人时被她咬住了手指。这个女人对生没有半点留恋,情绪激动,所以咬得很用力,差点把他的手指咬断。陈思忍住疼痛和她讲道理:“我一家老小要靠我这双手过活,缺了一个手指我这手就废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你,你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吧!”最后那女人松口了。

陈思先后做了好几块牌子带上大桥。最早的牌子上印着一颗红心,由于材质轻让风刮走了。于是他又做了个大木牌,上面写着:“善待生命每一天……也许您累了,也许您太委屈,也许您感觉走投无路!这都不是理由,我们没有选择来这个世界的权利,同样我们也没有权利消灭父母带给我们的身体!天无绝人之路,悠一步海阔天空”,下面的落款是“南京陈思救助工作室”和他的手机号码。

陈思说他做这块牌子这还是受陶行知先生的启发。陶行知曾在南京另一处“自杀圣地”燕子矶放过一块劝解牌,牌上书:“想一想,还是死不得。”陈思希望这些自杀者看到这牌子时能够想一想,迟疑一下,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要连死都那么急躁。

“盛名”之下压力越来越大

2014年02月24日,周六救人

上午10:00在长江大桥离北堡100米正桥西侧救一女孩。

2013年12月21日,大桥

在大桥救一走投无路的女性,感谢志愿者黄帆帮助。经过多日的劝解帮助已经暂缓!

……

这是陈思在网络博客上更新的日志,博客的名字叫《大桥日记》,开通于2006年5月18日。他在博客里面记录下每一个救助故事,事无巨细,入木三分。曾有出版社提出要出版《大桥日记》,被他婉言谢绝。陈思说他不在乎钱,也不在乎名,他只是做他觉得应该做的事,他就是要救人。

当媒体介入后,陈思坚守大桥救人的善举引起广泛关注,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他不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陈思,于是有趣的一幕出现了:陈思在大桥上守望自杀者,记者们却在大桥上守望陈思。他说,最“火”的时候有上百名记者架着“长枪短炮”在他家门口排队对他进行采访。

媒体的关注给陈思的工作室带来了诸多好处——大学生们蜂拥而来担任志愿者;地方政府也开始关注他,南京市浦口区团委给了他一间几十平米的办公室做“心灵驿站”,配有完善的生活设施,免水电费,并且每年给予1万元的基金,同时报销志愿者的部分开销;汕头公益基金会则提供工作室日常运行的费用。

而陈思笑称,媒体关注带给他最大的影响是“老板不敢轻易炒他鱿鱼,虽然他经常请假。”

“盛名”之下烦恼也接踵而至。他的手机号码被公之于众,甚至被印在了全国八年级政治课本上,成了“全国跳桥者救助热线”。一有人跳桥,大家想到的不是拨打“110”而是打给陈思。此外还有不计其数的想自杀者打电话给他寻求帮助。陈思统计过,先后有20870人向他电话求助。不时响起的电话带给陈思的不仅是无法片刻安静,还有暴涨的电话费。

“卡里的钱刷着刷着就没了”,再加上无法安宁的生活,如此窘境让陈思的妻子再也无法忍受,对于他救人的态度也从开始时“挺支持的”逐渐变得冷漠。妻子和他“约法三章”:一,妻子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陈思工资一半上交妻子;二,好好工作;三,记者不能带到家里,女儿要高考,不能影响学习。

陈思说他都听老婆的,因为自从他在大桥上救人,妻子就一直任劳任怨操持家务,照料他和女儿的生活。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志愿者队伍,高校也开始关注起学生们的安危。他们给陈思立了个规矩:学生不许上桥。陈思对这个要求很是理解:“大桥上那些自杀者力气很大,又一心想死,学生们拉不住就很容易被自杀者拉下桥。”

11年的救人生涯,陈思压力越来越大,时常感觉喘不过气来。他抽烟越来越厉害。“原来不怎么喝酒,现在常陪着那些想不开的人喝酒,酒也喝了不少。”他压力大时会赤着脚去爬他家附近的小山,把自己埋在深深的草丛中,他说这样是为了“试着让自己变得渺小,这样就不会在意那么多。”

对于未来,陈思还是信心满满。他希望更多的社会志愿者加入救人行动,成立大桥自杀者救助基金会,并在南京浦口成立一个38个床位的心理康复基地。“这样就能为自杀者提供充足的床位,当然,这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 

(文章来自凤凰网江苏频道 作者胥大伟)

原文链接:http://js.ifeng.com/news/detail_2014_10/15/3018307_0.shtml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