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香兰晚年致力中日友好:中国是养育我的母亲之国


来源:中新网

1978年,李香兰率日本环境代表团访华,在当年“满映”的原址长春电影制片厂,见到了浦克、白玫等老朋友。老友重逢,李香兰分外激动,她动情地说:“我有两个祖国,中国和日本,中国是养育我的母亲之国,日本是我的父亲之国。中国是我的故乡,所以去中国应该说‘回’中国。”

核心提示:1978年,李香兰率日本环境代表团访华,见到了浦克、白玫等老朋友。老友重逢,李香兰分外激动,她动情地说:“我有两个祖国,中国和日本,中国是养育我的母亲之国,日本是我的父亲之国。中国是我的故乡,所以去中国应该说‘回’中国。”                                       

著名艺人李香兰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王凯,原标题为:《李香兰晚年致力中日友好:中国是养育我的母亲之国 》。

据媒体报道,著名艺人李香兰于9月7日去世,终年94岁。李香兰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红遍东亚的日籍歌手和电影明星,曾以一曲《夜来香》声名大噪,此间李香兰还出演了一些美化日本侵略战争的影片。

李香兰一生颇具传奇色彩,有过两位中国养父,曾长期生活在东北一带并以中国人自居;日本战败后,李香兰以汉奸罪被捕,后因其日本公民身份而得以幸免;回国后,李香兰从最初的“文化汉奸”成为中日友好的使者,她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表达了“日中不再战,我们同是黑发黑眼睛”的美好挚愿。

国人的女儿

李香兰与中国结缘源于她的祖父山口博。

日俄战争后,日本战胜了沙皇俄国,继承了沙俄在中国东北的特权,从国内向旅顺和大连大批移民。山口博平素就酷爱汉学,仰慕中国文化,就借这个机会举家迁到了中国东北。当时中东铁路长春以南路段也划归日本管理,日本人将其改名为南满铁路,并成立了一个管理机构“南满铁路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山口博的儿子山口文雄就在“满铁”属下抚顺煤矿做事,负责教授公司职员汉语和中国文化习俗,并兼任抚顺县政府顾问。

1920年,山口文雄的女儿山口淑子出生。山口文雄有许多中国朋友,后来,淑子认父亲的好友、奉天银行总经理李际春为养父,她也由此有了一个好听的中国名字——李香兰,“香兰”这个名字其实是山口文雄在中国最常用的笔名之一。小香兰的养父李际春是一名亲日派军阀,早年与山口文雄在北京相识。李际春和山口文雄当时都没有料到,他们这位漂亮女儿日后竟然成为中日交往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1934年,山口文雄在北平结识了著名亲日人物潘毓桂,李香兰又认其为义父,改名潘淑华。山口文雄精通汉语,他为女儿取这个名字可谓是用心良苦,暗喻李香兰生于中国。

李香兰的义父潘毓桂是中国有名的汉奸,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1930年代中期,29军军长宋哲元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时,潘任政务处处长和平津卫戍司令部高等顾问。“七七事变”期间,潘毓桂屡次向日本人出卖29军的作战计划,后公开投敌,任伪天津市市长。

山口文雄望女成凤心切,将14岁的李香兰送到北平,以潘毓桂女儿的身份在翊教女子中学念书。1931年迁西单北堂子胡同。这所学校高、初中完备,培养了许多名人。《城南旧事》作者、著名作家林海音就是在这里读的高中。

在女中读书期间,李香兰一直住在潘家,逐步养成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譬如日本人教育孩子与人交流时要面带微笑,但潘毓桂夫人告诉李香兰没有意义的冲人发笑,会被认为是谄媚低俗。后来李香兰回沈阳探望父母,母亲感叹孩子在大都市呆久了,变得傲慢无礼,岂不知这正是两种不同文化在孩子身上的碰撞和冲突。

在学校里,李香兰从不公开自己的身世,她说得一口标准京片子,同学都不知道她的日本身份,还以为她是地道的北平人。许多年后,李香兰在《我的前半生》中记下了她的北平印象——“我作为养女所寄宿的潘家私邸,位于西城区的辟才胡同,邻居是著名画家齐白石”;“我在西城辟才胡同的早晨,总要被北京的一景——鸽哨弄醒。每天早晨,当东方的天空露出鱼肚色的时候,鸽子的大编队就一齐飞上天空”。

[责任编辑:刘祎]

标签:李香兰 中国 去世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