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朝千年皇宫遗址荒废20年 将改建成会所(图)


来源:北京晨报

1994年,这个北京市民的大众体育场沦为房地产项目,开发商在湖心岛上建起11座小别墅。工程随后烂尾。千年故都遗址、昔日的皇家园林沦为“鬼楼”引起媒体和专家的广泛关注。

记者近日拍摄的荒废近20年的“青年湖公园”。

即将开工建设的“金中都项目”规划图。

原标题:金中都遗址之存废角力

聚焦

千年皇宫遗址将变身会所

荒废近20年的“青年湖公园”终于有了进一步消息。一家深圳房地产公司购得其开发权——这座近千年的皇宫遗址将由“烂尾楼”再度变身为“会所式高端商务办公区”。北京晨报记者近日获悉,考虑到青年湖公园是京城唯一一片金代皇宫遗存物,西城区政府拟斥资回购,开辟为“鱼藻池公园”,但未果。这个名为“金中都项目”的房地产项目即将开工。

现状烂尾楼已挺立20年

白纸坊桥西的“青年湖公园”是南城百姓熟悉的游泳场,也是861年前的金朝皇宫遗址所在地,所谓“金中都”——北京作为首都的历史就是从金朝开始的。虽已荒废近20年,青年湖公园的门口处还镶嵌着“金中都太液池遗址”铜牌子,并注明“1984年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只有皇宫里的池子才能叫“太液池”。唐朝的长安大明宫有太液池,明清北京城有太液池——北海、中南海。金中都的太液池又叫鱼藻池,1958年“大跃进”,北京市组织青年学生疏通鱼藻池,因此得名“青年湖”,1965年建成游泳场——这里不仅是北京最早的公共游泳场,更是北京市现存唯一一片金代皇宫遗址。

至今在地图上,这里还是一个马蹄形的绿色区域。历史上的鱼藻池就是一片马蹄形水域,中心是湖心岛。1994年,这个北京市民的大众体育场沦为房地产项目,开发商在湖心岛上建起11座小别墅。工程随后烂尾。千年故都遗址、昔日的皇家园林沦为“鬼楼”引起媒体和专家的广泛关注。2002年北京晨报以《都市里的一片“鬼楼”》率先披露此事,有“北京申遗第一人”之称的侯仁之院士特委托学生朱祖希致信北京晨报,称鱼藻池是千年文物,是京城最早的“生命印记”之一,建议把“鬼楼”开辟成鱼藻池公园。2004年,93岁高龄的侯仁之探望青年湖,面对烂尾痛心疾首。2010年朱祖希先生表示,将继续呼吁拆除烂尾楼,修建鱼藻池遗址公园。2013年10月侯仁之先生辞世,而“金中都项目”最终规划也是在这一年敲定的。

规划密密麻麻都是商务会所

2010年后,鱼藻池易主,经过3年的项目运作,一个新的房地产项目——“金中都项目(原金宫花园会所式公寓翻改建项目)”即将诞生在鱼藻池。根据规划书,这里的定位是——高端商务办公区和会所,“打造具有皇家气质的高端商务办公区”。

效果图显示,青年湖也就是鱼藻池的水面部分将被恢复,北部、西部和湖心岛上都将建成地下两层、地上三层的商务办公楼,“用来做文化办公会所,为文化传播公司和个人提供有品位的办公空间”,湖心岛上建有“鱼藻殿”,是“中心会所”,“作为文化交流中心使用”。东部也就是邻近西二环一侧规划是大门、连廊和榭。连廊“向公众开放,是沿湖浏览空间,也可出售文化商品等”,榭是“水下展览馆的入口,展览馆内展示鱼藻池的历史文化,展示各类艺术品以及文物等,也可进行文物的出售和拍卖。”在规划图的东南角有“侯仁之碑亭”。水面之下建有“水下辽金遗址展览馆”。记者数了数,大大小小的会所大约有15座,比烂尾楼多出4座。

2011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水面保护设计方案有关事宜的批复》中提到:“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为北京现存金中都宫城唯一遗址,是研究金中都城宫室的重要实物,为加强对金中都太液池遗址的保护,按历史原貌恢复水面,符合专家的论证要求。”同时提出,水面的恢复应保证不少于1.5万平方米,如有可能尽量扩大水域面积。

2012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文物保护方案核准意见的复函》中又提到:“此工程为文物保护工程,应严格遵循文物修缮‘最少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等原则。”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来自市文物局的两个批复主要提到的都是太液池的恢复和保护,对于地上面积如何使用并没有明确说法。但是,市文物局也明确提出建议:建设辽遗址展览馆,对市民开放。项目规划书中也明确表示:东岸、南岸池边的水榭、观赏连廊、方亭、侯仁之碑亭均对市民开放。

北京晨报记者就此方案采访“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他表示,这是一个将错就错的方案。所谓“会所式商务办公区”,根本就是“私人专属”的代名词。以这样的规划,即便鱼藻池恢复了,老百姓也难有机会一睹它的风采。

窘态

西城区欲回购遭拒绝

“金中都项目”实施需经过三个步骤:考古挖掘、编制文保方案、建设项目的具体实施。2012年6月,鱼藻池完成了考古勘探;当年11月,市文物局正式批准了文保方案;目前只剩第三步——项目开工。开发商预计用2年时间恢复鱼藻池,完成“金中都项目”建设。

时隔近20年后,鱼藻池再度复活的传闻引人关注。侯仁之院士仙逝后,他的学生朱祖希和北京著名商史专家袁家方致信西城区政府,以区政府顾问的身份质疑该项目,并建议由政府收回鱼藻池地块,开辟为鱼藻池公园。朱祖希在信中表示,这样做“既妥善地保留了860多年前金中都城的一处遗址,又可以形成北京西南包括蓟城纪念柱、辽金城垣博物馆、金中都宫城遗址纪念阙、鱼藻池公园等在内的‘金中都文化遗址系列’。”

北京晨报记者近日获悉,西城区有关部门根据专家建议,设想以成本价回购鱼藻池地块,并给予开发商适当补偿,确保企业利益不受损失。但是,开发商则明确表示,有能力独立开发建设好该项目,会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

晨报内存

没听说过皇宫

只知道有鬼楼

鱼藻池已被高墙包围近20年,园内没有湖水,荒草一人多高,盘踞着11座烂尾楼,都是两三层的别墅,面目狰狞,残垣断壁、窗洞漆黑。荒草深处,可见近1米多深的沟壑——这里就应该是马蹄形的水面部分。平坦的地方残留着网球场的铁栏杆。

81岁的郭春梅老人是当地老住户,家住鸭子桥北里社区,与鱼藻池只一街之隔。她告诉北京晨报记者,除了游泳场,上个世纪80年代青年湖公园又辟出了网球场和棒球场。“广安门一带,家家的孩子都在这里游过泳,打过球。北京棒球队的孩子们天天在这里训练。原来别墅窗户都是安好的,后来被人们偷去烧火了。现在鸭子桥一带的居民不一定知道皇宫了,可一准都知道这有一片鬼楼。”

老人表示,她1951年嫁过来时,青年湖的湖水还是马蹄形的,有芦苇,有水鸟。马蹄形的湖水中间就是人家儿,种着苹果树、李子树,人们趟着湖水去偷苹果。岛上一直住着一位德国人,是双合盛啤酒厂的律师。1952年政府收回鱼藻池。“打那儿起,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可以随便进出了。一直到2010年前后,我们还可以到里面去遛弯。”

由于开发商是依法获得土地使用权,“金中都项目”实施似乎势不可挡,侯仁之院士建鱼藻池公园的夙愿终将落空。

开发商如何占领“皇宫”

一个挂牌保护整整30年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是如何落入开发商之手的?为何盘踞故都遗址上20年之久的鬼楼烂尾不见收拾,如今成为开发商赚钱的工具?北京晨报记者力图解开谜底,很多情况都由于“太过复杂”,而“根本说不清楚”。但是,金中都遗址多舛的命运,恰从个案角度,解读了北京市文物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的角力与妥协。

曲折

文保单位早已数度易手

1994年原宣武区体育局用土地与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成立了“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启动“金宫花园”项目,项目地址在“鱼藻池旧址内”,面积近4万平方米,土地性质为公寓,70年使用年限。

当时批准建设的房屋面积近2.3万平方米,共11栋,三至四层,建筑物最高为16米。当项目建设到主体工程封顶时,由于提供建设贷款的银行倒闭,“金宫花园”的建设资金链条断裂,于1998年至2000年,分别被北京、海南、上海三地7家法院交叉封存,由此出现鱼藻池用地的权属纠纷,陷入烂尾困局。

2004年,原宣武区政府对“金宫花园”进行股权整合,新公司于当年重新取得了土地使用证,修改规划方案,建设内容为办公,总建设面积为2.9万平方米,其中地上两层1.5万平方米,地下两层近1.4万平方米,建筑檐口高度为13.8米。

与1994年规划方案相比,2004年的规划方案降低了建筑物的高度,缩减了地上面积,鱼藻池的用地性质由“公寓”变为“办公”和“客房”。但由于各种因素及股东意见不统一,该项目再次被搁置。

2010年,“金宫花园”项目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获得项目100%股权。整个项目股权收购、财务成本及各项运营成本投入7亿元。

“立业京城”是深圳立业集团的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正在北京市西城区开发占地70亩的顶级别墅项目”,并表示,“追求每个项目均能做到对土地价值的最大化开掘”。

“立业京城”将项目规划为地上两层,地上三层。地上面积虽然没有变化,地下面积却增加近2万平方米,总面积近4.8万平方米。

遗憾

政府曾想接手苦无资金

从鱼藻池沦为房地产项目那天起,文保专家就没有停止对它的拯救,相关政府部门更想亡羊补牢。

资料显示,原宣武区政府本想收回鱼藻池,并根据侯仁之先生的建议,恢复太液池水面,建鱼藻池公园。但是,项目多达2亿元的欠债,让当时的宣武区政府无力承担。其间,时任北京史研究会秘书长的李建平研究员提出,应该像保护圆明园遗址公园一样对待鱼藻池。将鱼藻池遗址确定为“金中都皇家园林遗址公园”,拆除违建,恢复水面,给子孙后代留个千年古都的念想。

2004年该项目股权进行整合,鱼藻池有望再次动工。文物部门就规划方案征求专家意见。面对规划方案,侯仁之、罗哲文、徐苹芳、王世仁四位文保大家无奈表示:这是解决鱼藻池长期破败现状“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并提出,“减少园内住户,提供必要的地段对市民开放。鱼藻池南侧道路的规划应与鱼藻池衔接好,保证不再占用鱼藻池的范围。”

北京旧城保护专家、时年70岁的王世仁先生更是提出,金朝皇宫宫殿遗址几经建设已荡然无存,环境更多次变迁,鱼藻池的价值主要是水面。因此,保护鱼藻池就要求水面不能再减,而且必须尽量扩大,水池岸应向北再拓10米左右,“现在的方案(编者注:2004年方案),在功能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但水池及周边一定距离应当是公益开放的空间。公共部分与封闭管理部分要协调好,前提是保证公共部分不受侵害。”

落槌

开发商“将错就错”增加面积

作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工作的业务主管部门,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告诉北京晨报记者,10年前的方案已然是不得已而为之,政府意在亡羊补牢。10年后,不仅看不到水面面积增加,房地产更是遍布鱼藻池的西岸、北岸和湖心岛上。“总建筑面积近4.8万平方米,辽金遗址展览馆不足3000平方米,这能叫‘文物保护工程’吗?”

无论1994年的方案还是2004年的方案,房地产均在湖心岛上,为何“立业京城”的方案却将建筑物扩展到西岸和北岸,公司对此解释说,因为要保护湖心岛上的两棵古槐树,完全将原规划指标1.5万平方米的地方面积消化在湖心岛上困难较大。因此,“调整了规划方案,将新建建筑物分布在西岸、北岸及湖心岛上,以分散建筑密度。”

“立业京城”认为,他们的方案尊重了4位专家的建议,地上面积没有任何增加。但是,孙劲松却认为,开发商是将错就错:不仅房地产项目几乎覆盖了所有区域(只有专家明确提出的“南侧道路”被让出),并没有遵循对文物修缮“最少干预”的原则;同时,总建筑面积增加近2万平方米,与专家“减少园内住户,提供必要的地段对市民开放”的建议相悖。他担心:“根据这个规划,市民很可能连湖心岛都登不上去。‘会所式办公区域’势必会变成‘私人专属’,难以保障向公众开放。”

孙劲松认为,“立业京城”接手烂尾项目,在当时情况下确是帮助政府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公司为了平衡资金,可以从文保工程中获得相应的利益补偿,但就目前形势看,他坦承自己作为文保工作者的担心:“企业一旦逐利,公众的利益实难保障。”

晨报内存

史料可以证明

金中都存北京

1153年,金朝皇帝完颜亮一把火烧了皇宫,从黑龙江迁都北京,在广安门一带建立了金国首都——中都,虽然金中都只有短短63年的历史,却开启了北京作为首都的大幕。

史料记载,80万民工、40万士兵日夜兼程,以辽国的陪都——南京城为基础,按着大宋汴梁城的规制,建成了金中都。金中都城池的位置包括今天的羊坊店、马连道、万泉寺、凤凰嘴到宣外大街一带,“会城门”就是金中都的一个城门。金代皇宫就建在广安门南侧,皇城里有中轴线,位于今天广安门立交桥南的二环路一线。

1990年,修建二环路时,白纸坊桥北靠东出土了“铜辟邪”——一种若狮若虎有双翼头上生角的坐兽。铜辟邪是金代独有,是皇宫殿前平台上所设的幄帐顶上的饰物。由此推断,这里即为完颜亮的皇宫大殿。

专家考证,金中都太液池并非是金朝的产物,考虑到金代皇帝完颜亮是在辽代陪都——“南京城”的基础上扩建金中都,因此,鱼藻池的历史应该不止起于861年前,时间还要往前推,应该是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遗址,换句话说,它有千余年的历史。

朱祖希教授则认为,“只有它能证明金中都存在于北京”——这一句话概括了这片废墟的价值。

本期策划张旭光本版撰文晨报首席记者崔红本版摄影首席摄影记者蔡代征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文物 文保 公园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