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心中 崇高圣洁的殿堂


来源:黑龙江新闻网

这一切都给我极大的激励和鞭策,作为一名东北烈士纪念馆人,能最后终老在这座我心中的崇高圣洁的殿堂,感到十分欣慰。当回首往事时,虽未身居高位、未财产富有,但在我从事的专业工作上,自感未因碌碌无为而愧悔,总算为弘扬宣传革命先烈事迹尽了一些力,吾亦足矣!

原标题:我心中 崇高圣洁的殿堂

“打开记忆 与我分享” 东北烈士纪念馆66周年征文、征物选登

□温野

东北烈士纪念馆是新中国建立的第一座革命纪念馆,它诞生早于新中国一年——1948年10月10日,至今已走过了66年的光荣历程。做为在馆内工作生活50余年的老馆人,几十年风雨沧桑,历历如在眼前。

1948年冬天,我的家乡辽宁辽阳市已解放数月。当时我正读初中,一天在语文课上,老师朗读了一篇《东北日报》记者汪溪写的《永垂不朽!——东北烈士纪念馆参谒记》。文章一开头就抓住了我的心,我和同学们都睁大了眼睛,静静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我依稀记得开头的段落:“东北烈士纪念馆——一座粉刷得雪白耀目的大楼,耸立在哈尔滨市一曼街上。许多共产主义者、爱国志士曾在这里受凌辱,被残害,慷慨就义……”听着听着,我仿佛已飞到东北烈士纪念馆这座崇高圣洁的殿堂,如亲眼目睹,亲耳聆听,时而流泪,时而激奋。从此,东北烈士纪念馆就印在我的心上,总想有一天能亲自去那里拜谒先烈。

这一天终于盼到了。1956年我与家住呼兰县的同窗好友到哈尔滨旅游,有幸参谒了东北烈士纪念馆。当时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毕业后如能到这里工作,用掌握的史料和手中的笔向广大人民群众宣传先烈们的英雄事迹。谁知道,我的这一愿望居然得以实现。1957年大学毕业时,东北烈士纪念馆向我校中文系申报要两名毕业生。系里公布用人单位后,我舍弃了回家乡和留在长春任报社、电台记者、出版社编辑及文艺界干部等热门职业,毅然填报了东北烈士纪念馆这个冷门单位,并于当年8月22日登车北上,成为这里的首批本科毕业生,一干就是50余年。

当时东北烈士纪念馆历史研究和陈列宣传工作尚在初期,专业人员很少,大量的东北抗日斗争和解放战争史都是空白,许多烈士事迹都很简单,只有几百字的简历,没有进行深入调查收集,为此我感到一种强烈的责任感。1957年10月,刚到馆不久,我就跟随馆内老同志踏上调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副总司令魏拯民、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等烈士事迹的漫长途程。走了两个多月,行程两千余公里。当时除一些大中城市通火车外,许多县城与乡村间没有公共交通工具。记得我们到达陈翰章烈士的家乡吉林省敦化县后,访问分散住在偏远农村、山区的一些知情人,全是用脚走,每天至少要走五六十里路。当时乡村没有饭店,中午吃不着饭,能碰到一个杂货店式的供销社就买点劣质饼干嚼一嚼,再要点凉水冲下去。走得实在累了,就在树下和道旁小憩一会儿,再继续上路。

几十年来,我对东北地区的革命斗争历史及抗日民族英雄和解放战争时期牺牲在东北战场上的高级将领等上百名烈士的革命事迹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调查研究,奔走过数以百计的大小城市、乡镇村屯和荒野山林,访问了几百位知情者。我曾因被访者工作太忙而坐在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同志的轿车里,边走边听他讲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朱瑞烈士在山东的抗日事迹;也有幸到北京罗荣桓元帅府拜访;还曾在原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总指挥周保中将军的病床前,听他不顾呼吸不畅却忍着病痛的尽力讲述。无论职位多高,工作多么繁忙,听说是了解某位相识的烈士的事迹,他们都尽量安排时间热情接待,怀着对烈士深切的敬意和浓烈的感情,讲述他们的光辉业绩。

这一切都给我极大的激励和鞭策,作为一名东北烈士纪念馆人,能最后终老在这座我心中的崇高圣洁的殿堂,感到十分欣慰。当回首往事时,虽未身居高位、未财产富有,但在我从事的专业工作上,自感未因碌碌无为而愧悔,总算为弘扬宣传革命先烈事迹尽了一些力,吾亦足矣!

关于赵尚志牺牲地的寻找,颇费一番周折。早在60年代,有关党史研究部门就进行了调查,证明赵尚志是1942年2月被判徒出卖,重伤被俘,在与敌人继续斗争8个小时后,2月12日10时左右在梧桐河金矿局伪警察驻所旁边的一间工棚里壮烈牺牲,时年仅34岁。赵尚志牺牲后,敌人怕他的部队与金矿工人联系,当年开春后进行“封沟”,撤销了梧桐河采金厂,金矿局成了一片废墟。为了找到金矿局的具体地点,原抗联老战士李敏等先后到鹤岗、萝北、宝泉岭等地了解线索,终于找到当年的知情人、原梧桐河金矿局采金工人王喜奎的后代王有丰。王有丰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几次进山,终于找到了原梧桐河金矿局遗址。当年的工棚和伪警察驻所早就荡然无存,长满了小树和蒿草,但土房基墙址还看得很清楚。在李敏的主持下,高一米多、重四百多斤、刻着“赵尚志将军遇难之地”的不规则花岗岩石碑竖立起来。碑立得很坚固,现在也能找得到。

1962年,东北烈士纪念馆组成“八女投江”事迹调查小组,沿着当年抗联活动和八女走过的道路进行访问调查。我们从林口县城出发,一直向西北走。当时没有长途汽车,全程都靠步行,每天要走四五十里路。这一带是抗联五军经常活动的地区,了解情况的当地群众和从五军下来的人较多,每天都有访问对象。一个多月的时间,行程千余里,访问了数十位知情人。最后在知情人陈龙的带领下,找到了八女战斗和牺牲地点——刁翎镇三家子屯附近柞木岗山下的乌斯浑河渡口,进行了实地考察,绘制了地形图,拍摄了遗址照片。

▲1984年在赵尚志将军牺牲地

▲1962年10月赴林口县刁翎镇三家子村乌斯浑河畔“八女投江”战迹地调查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