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名教练当庭认罪 自称法律意识淡薄


来源:深圳晚报

前日庭审中,李和平对两项罪名,均称认罪。按刑法规定,诈骗罪须是“诈骗公私财物”,认罪的李和平,庭上却强调没有骗钱。他说,自己1992年在宝安中小学教跆拳道,“每一个大学,很乐意接收我的学生”,“只有家长过来求我,我不可能去求他们(要钱)”。他坦言为办呼和浩特市体育局颁发的二级运动员证,找刘某帮忙,但以为拿到的是真证。学生家长每人给的6000元,是事后自发表示感谢,钱他后来都退了。李和平说,后来联系刘某办审查表,几番催促后刘某才快递回表格,并附上一枚“看起来很假”的呼市体育局公章,他这才觉得证件和审查表有

原标题:名教练当庭认罪 自称法律意识淡薄

深圳晚报相关报道。

深圳晚报相关报道。

深圳晚报相关报道。

深圳晚报记者 颜昭雄

2014年9月1日,深圳近年最大的体育单招舞弊案在宝安区人民法院开庭。跆拳道教练李和平被指控伪造多张二级运动员证及“以为学生上大学找关系”,骗取多名学生家长钱财。被法警带进法庭时,等候多时的十多名学生齐齐弯腰向李和平鞠躬;庭审结束,学生们再度鞠躬迎送。把他推到被告人席位上的学生家长翁明中,则称要为儿子讨个公道,庭审中多次指责李和平撒谎。

案情回放

跆拳道教练被指办假证、诈骗

起诉书指控,2012年末,李和平让朋友刘某帮其学生向呼和浩特市体育局申办二级运动员证,刘某联系该局相关负责人办理未果后,找制假证者帮制作6张假证,李和平再以办真证名义,收取两被害人合计1.8万元。

2013年4月,李和平又伪造3个盖有江门市体育局印章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并收取另外三被害人1.8万元。上述证书,因无法通过国家体育总局网上验证,持证参加高校体育单招的学生需提供盖有发证机关的考生资格审查表——呼和浩特市体育局的审查表。李和平再度联系刘某帮忙,江门市的审查表则系李自行伪造。

此外,2013年3月,李和平“以为学生上大学找关系为名”,骗取两受害人合计12万元。另,2013年上半年,李和平找到西乡中学旁一小店工作人员林某,让其制作了“呼和浩特市体育局”电子印章。

李和平被以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和诈骗罪提起公诉,刘某和林某则仅被起诉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起诉书未指控刘某获利。

庭审直击

认罪但不承认骗钱

2013年5月,翁明中儿子、西乡跆拳道体育生阿明(化名)落选高校体育单招,翁明中自述因“考试费用”问题,和教练李和平有过争执,儿子持有真二级运动员证却落榜,疑心遭遇不公正待遇。他向宝安警方报案,反映多名西乡跆拳道体育生系持假二级运动员证被高校录取,李和平涉嫌伪造二级运动员证和收取学生家长钱财,帮助学生考上大学,其儿子因李和平“打招呼”干扰体育单招而落榜。

与翁明中举报形成鲜明对比,多名自称李和平学生的网友则在微博上称“恩师”遭污蔑。

2013年9月,宝安警方刑事立案,2014年2月和4月,宝安区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前日庭审中,李和平对两项罪名,均称认罪。按刑法规定,诈骗罪须是“诈骗公私财物”,认罪的李和平,庭上却强调没有骗钱。他说,自己1992年在宝安中小学教跆拳道,“每一个大学,很乐意接收我的学生”,“只有家长过来求我,我不可能去求他们(要钱)”。他坦言为办呼和浩特市体育局颁发的二级运动员证,找刘某帮忙,但以为拿到的是真证。学生家长每人给的6000元,是事后自发表示感谢,钱他后来都退了。李和平说,后来联系刘某办审查表,几番催促后刘某才快递回表格,并附上一枚“看起来很假”的呼市体育局公章,他这才觉得证件和审查表有问题。

对于江门市体育局有关的证件、文书,李和平未有异议。对运作上大学一事,李和平称翁明中等个别家长找到他,银行账户收到钱后,他觉得“这个事情不行”,自己也没那本事,也把钱退了。但翁明中则称李和平主动索取办证费和运作上大学的钱财,李和平迟至被投诉后才退。

刘某和林某同样当庭认罪。

再揭黑幕

李和平或涉嫌伪造公章

参加高考统招,持有二级运动员证者可获加分,如参加高校体育单招,二级运动员证是前提条件。

李和平称,委托刘某办的二级运动员证涉及的六学生,部分学生确去呼市参加了跆拳道比赛。刘某是该比赛主要联系人,他认为刘某能办下真证。

刘某则称,2012年之前确可办下真证,答应帮李和平后,他找到呼市体育局相关负责人,但被告知现在不行了,出于帮朋友和“要面子”,他“自作主张”,找人办了假证。

法官询问刘某,“李和平2012年之前找你办过二级运动员证吗?”“时间太久了,记不得了。”刘某说。

当天,公诉人提到有拿到假证的学生家长除交6000元外,还另给李和平4万元。李和平称,那是代高校教练组收的培训费,但很快改称是自己收的“帮忙费”,“帮不上忙,钱就退了”。该家长2014年5月27日接受警方调查称,4万元未退。

翁明中此前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李和平干扰体育单招,但李在庭审中则否认:“这不是集体腐败,如果是,那太可怕了”。

除呼和浩特市体育局和江门市体育局两枚公章外,翁明中代理律师闫冬梅表示,李和平还涉嫌伪造广东省体育局公章。公诉人当庭回应,目前警方仍在和广东省体育局沟通以获取材料进行鉴定,如确有伪造,会另外提起公诉。

当事人辩称

所作所为,动机都是为了学生

法庭辩论中,李和平辩护律师提交了一份“谅解书”,称向李和平交钱的家长,除翁明中外,均替李和平求情。

李和平在法庭上多次表示,他所作所为,动机都是为了我的学生。他说,除训练外,他也在做人做事上教育学生,“我们都有了感情”。

他又提及自己从事跆拳道教学二十多年,一直坚持免费,结婚宴请时也没通知学生家长。“家长们跟我说,你这样子下去不行,他们要表示感谢我都拒绝。”李和平说。

翁明中代理律师闫冬梅反驳,真正的受害者,是因假证而丧失读大学机会的学生。

“还有没有到场的受害者,这是最大的不公平。”闫冬梅说。“我知道,所以我认罪。”李和平说。“我法律意识淡薄。”他补充道。

关于李和平

1992年初,李和平成为深圳市跆拳道协会第一期培训班的学员。

1997年,李和平将跆拳道引入宝安区文汇中学,此后跆拳道成为宝安区中小学体育教学特色项目,李和平被赞桃李满天下。

据悉,目前,宝安跆拳道教练团队,约九成是文汇中学跆拳道队的昔日队员。李和平所带的宝安跆拳道队伍,参加省、国家级比赛,至今取得金牌300多枚。

2004年2月,李和平带领的团队参加了在韩国春川举行的世界跆拳道公开赛,获得一枚铜牌。

2014年李和平获深圳跆拳道协会成立20周年十大突出贡献个人奖,其同时任职多个跆拳道协会。(资料来源:深圳跆拳道协会官网)

标签:学生 教练组 教学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