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大荒知青忆卧谈会:因吃得差搞“精神会餐”


来源:快乐老人报

后来,天津、北京和上海知青来了,大宿舍里住了四十几号人,聊天的内容更是没边没沿。因为吃的差,“精神会餐”不可避免:大谈各自家乡的名小吃。

核心提示:后来,天津、北京和上海知青来了,大宿舍里住了四十几号人,聊天的内容更是没边没沿。因为吃的差,“精神会餐”不可避免:大谈各自家乡的名小吃。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4年8月28日15版,作者:钱凡,原题为:《北大荒“卧谈会”哭哭笑笑》      

1968年6月,我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知青。晚上熄灯后,大家躺在被窝里海阔天空地闲聊,称为“卧谈会”。

初下乡时想家,聊到伤心处,哈尔滨知青张帆动情地说:“理想,谁没有理想,可如今我们还有资格谈理想吗?”中学生小柏反驳他:“小资产阶级的味道太浓了吧。”“放屁!”张帆怒吼,“这是人的感情,你有吗?猩猩!”宿舍里静了下来,每个人都默默地想心事,忽然就响起了轻轻的抽泣声,继而是嚎啕大哭……

后来,天津、北京和上海知青来了,大宿舍里住了四十几号人,聊天的内容更是没边没沿。因为吃的差,“精神会餐”不可避免:大谈各自家乡的名小吃。不知谁来了一句:“别说了,哈喇子都引出来了,还是把精神会餐变成物质会餐吧。”于是,每人收两元钱,第二天去供销社买几个罐头,再到菜园弄点菜,晚上聚餐。后来我们换了个宿舍,只二十几个人同住,卧谈会就更随意了。这时候讲笑话、故事比较多。天津知青老蔫说话慢条斯理,给我们讲手抄本《第二次握手》《梅花党》。讲着讲着,听到有人响起鼾声,老蔫轻声嘟囔:“这帮小子,真不够揍。”说着,翻过身想睡。宿舍里忽然响起笑声:“我们听着呢。”北京知青小刘拉亮灯,下地解手,随手递给老蔫一根烟:“抽着讲,我们爱听。”小赵给老蔫耳朵夹上一根烟:“备上。”福来也拿烟夹在他另一只耳朵上:“双备上。”我们趴在枕头上,吸着烟,南北大炕数十只眼睛对望着,听老蔫讲故事。

更多的时候,我们议论连队女知青,评选“连花”。如果哪位哥们儿表示他对某姑娘有意思,我们就说:哥们儿,你大胆追吧,从今后她就是你的马子,我们绝不翘行(挖墙角)。这时,宿舍里就会响起笑声。(黑龙江哈尔滨钱凡64岁)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卧谈会 哭哭 宿舍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