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探访邓小平故居 邓家人常低调回去祭祖

2014-08-20   第 041

1986年,邓小平夫妇与舅舅淡以兴一家

车自通达的高速路驶入广安境内,常在醒目位置看到大型标语牌——“感恩小平,我为小平家乡做贡献”,标语旁是曾广泛见诸于深圳大街小巷的老人头像。

这座城市正在为迎接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做准备,迎来送往到广安参观捐赠的社会各界人士。

曾经,广安人出去跟人自我介绍,说来自邓小平的家乡,对方会疑惑在哪里;如今,广安人再跟人自我介绍,说来自广安,对方会脱口而出“邓小平的家乡”。这是很多广安人这些年外出的感受。

1998年7月,广安由地区升为地级市,发展仍然迟缓。广安真正迎来发展是在2004年,邓小平诞辰100周年,那时各方资源都汇到了小平故里。

“保护区的建立一定要考虑到生存”

刘松涛从教师岗位被借调参与邓小平故居保护区成立工作时,没有正式的办公地点,只能临时挤在邓小平故居旁的售票亭里,“条件很艰苦”。

2001年,广安筹备邓小平故居保护区,人员从各单位借调、抽调。此举是为了迎接3年后的邓小平诞辰100周年。

刘松涛在学校里教语文,借调去邓小平故居做讲解员。除了有关老房子的简单资料是现成的,其余都要重新找资料。新写的讲解词交给领导层层审,非常谨慎。

2003年,刘松涛和同事去韶山毛泽东故居“取经”。对方成熟完善的配套让刘松涛觉得“差距好大”,韶山的红色元素非常凸显。毛泽东铜像广场上献花篮的人络绎不绝,游客来自四面八方。而那时,刘松涛和同事们外出自我介绍时,很多人还不知道邓小平的家乡在广安。

杨顺高也在同行的人中,他被抽调过来做财务科长。杨顺高心里知道这个差距要缩小很难。毛泽东故居是湖南省委直管,而筹建中的邓小平故居保护区是广安市委直管。“在欠发达地区建博物馆,首先要考虑到馆的生存。”杨顺高介绍,从一开始邓小平故居保护区走的是和旅游相结合的路。

2004年8月,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邓小平故居保护区热闹了一番,中央领导人亲自揭幕,社会各界人士捐资捐物。不仅是保护区,整个广安市都得以发展。2005年,邓小平故居管理局成立,刘松涛和杨顺高都留下工作,未返回原单位。随后邓小平故居保护区陆续完成国家级4A、5A景区的创建。

如今,挤在借来办公室办公的场景早已成为刘松涛和同事们“忆苦思甜”时的谈资。车在市区通往保护区的马路上快速行驶,旁边新建有红色革命影视基地,保护区“红色”的元素正在增加。

保护区内新建的缅怀管快要完工,这是为了迎接邓小平诞辰110周年而修建。

“邓家人经常低调回家祭祖”

讲解员一身竖条白衬衣和黑色包裙,顶着烈日跟游客讲解。“原本设计的铜像是站着的,小平的家人说,都回家了,让他坐坐吧。”讲解员介绍邓小平的铜像为何是坐在椅子上的,而不是通常“站立的伟人雕像”。

据杨顺高介绍,邓家人经常给保护区提建议,保护区有事也会向邓家人请教。邓家人希望邓小平故居建成“郁郁葱葱、井然有序、自然亲切、令人仰慕的天然纪念馆”。

“每年小平同志的生日,他们不一定全部回来,但会派个代表回来。”作为邓小平故居管理局的副局长,杨顺高接待的比较多。“他们回来看看广安的变化,也上坟祭祖。他们家人还是非常低调的。”

邓家人添新丁也会回广安。前年,邓榕的女儿羊羊(邓卓玥)带着不到两岁的儿子回广安祭祖,是杨顺高接待的。邓楠的女儿邓卓冉和丈夫、儿子回广安是杨顺高去南充机场接的。“他们家非常低调,生活也很随便,只要有当地的土特产蔬菜就可以了。”杨顺高告诉凤凰网,邓家人爱吃当地的豆腐渣和青菜。

过去每年,杨顺高都会准备好广安的土特产送去深圳,邓小平弟弟邓垦的家里。“老爷子最爱吃折耳根,也爱用青菜做成的水盐菜蒸肉,有点像梅菜扣肉。”

据杨顺高介绍,邓家关于广安的柚子有点小分歧,“他们家对广安的柚子争论很大”。邓家的女儿们喜欢吃甜口的白市柚,邓垦喜欢吃酸甜带点麻口的龙安柚。

2011年,广安市组织了一场研讨会,请到了邓小平理论的专家,也邀请了邓家人。这次去的是邓质方的儿子邓卓棣和邓林的儿子邓卓溯。会上发言的是邓卓溯,邓卓棣没有发言。“邓卓棣很低调,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杨顺高透露。

受邓家长辈的嘱托,邓卓棣和邓卓溯特意去看了一颗黄角树。邓小平小时候常在这颗树上玩耍,他曾跟儿女们回忆过此。

邓小平从14岁离家赴法留学起便再没有回过广安老家,对此民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说法。“我跟他们接触呢,他们还是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广安以前太偏僻太穷。一个很折腾,另一个地方经济条件差,有扰民的嫌疑。”

1991年,邓小平长子邓朴方颠簸一天达到广安。“邓朴方当时明确说,是代表父亲回来祭祖的。当时的安保工作都是按国家一级标准来的。”杨顺高向凤凰网透露。

“从1958年开始就给我父亲寄钱”

邓朴方当年回广安,淡文烇应邀参加了饭局。淡文烇是邓朴方的表叔,邓小平舅舅淡以兴的儿子。

饭桌上,邓朴方跟淡文烇寒暄,问他当农民苦不苦。“我说我当农民再苦都没有给你父亲添麻烦,我们自力更生。”淡文烇只见过邓朴方这一面,但反复跟人提起这段对话,至于邓家其他的子女,淡文烇则极少接触。

淡文烇跟邓家人接触最多的是邓垦,“见过好多次”。当年,淡文烇的父亲淡以兴变卖了家中土地,供邓垦到陕北念书,“他一直记得”。  

2003年9月,淡文烇在田地被政府征用后,开了一家“淡氏农家乐”。正屋里挂着当地家家都有的邓小平画像,以及和邓家人的合影,正上方是淡文烇的女婿写着:“小平舅父淡以兴之家”。

客人爱在照片墙前合影,听淡文烇说着已经讲了好多遍的往事,而一些事淡文烇也是听他父亲讲述的。其中有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是被谈及最多的。

照片的主人公是邓小平、卓琳以及淡以兴夫妇,拍摄地点是在成都。

1986年的冬天,县委的人到淡以兴家,说要接淡以兴夫妇到成都去见邓小平。是年86岁的淡以兴老人有点“小情绪”,“我父亲觉得哪有老辈子去看小辈子的”。“后来县委的人编了个理由说去看戏,才把他‘哄’去的,走到南充父亲就发现了。”已经数次跟人提起这段往事,淡文烇仍津津乐道。

没能跟着去见邓小平,淡文烇至今仍觉得遗憾。

当年,邓小平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时,淡以兴主动去找过邓小平一次。1950年春,得知邓小平在重庆工作的淡以兴,带着邓小平的继母夏伯根辗转到了重庆。从那以后,夏伯根跟着邓小平夫妇生活,淡以兴回到老家继续务农。“他(邓小平)从1958年开始给我父亲寄钱,每个月10块钱”。

淡文烇说当地政府比较照顾他的父亲,“年年县委来跟我父亲拜年”。1989年,淡以兴去世,政府给办了个葬礼,“当时邓小平说到县里面给我买个花圈给幺舅舅”。

如今,淡文烇家农家乐的生意不如前几年,周边有很多家农家乐竞争。淡文烇细细念叨嚼碎的往事倒还能吸引一些客人。(凤凰网 叶宇婷)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