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从不收礼的华国锋只收哪里的礼物?


来源:中国新闻网

华国锋同志向来不收礼,唯独家乡人送来的小米、红枣、玉米面,他会高兴地收下,但反复叮嘱乡亲:“下次不要带了,这些够吃很久。”

“有意思的是,华老到老都讲‘土话’,就是上世纪40年代的交城话。有些词,现在的交城年轻人都听不懂了。比如有一次,华老见我进屋,便用浓浓的交城话说‘你又来瞭(看)我了’,然后哈哈大笑。”田瑞对记者说道。

华国锋同志向来不收礼,唯独家乡人送来的小米、红枣、玉米面,他会高兴地收下,但反复叮嘱乡亲:“下次不要带了,这些够吃很久。”

田瑞告诉记者,2006年,他带着一些家乡的骏枣去看华国锋同志。为了让华国锋同志高兴,他说这是从华国锋同志外婆家的枣树上摘的。华国锋同志一听,马上拿起一颗枣,还没洗就放进嘴里。刚咬开,他就说:“田瑞,你骗我,我记得姥姥家的枣是白瓤,你这枣是绿瓤。”但他还是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

糖尿病人不宜吃枣,老伴急得连声阻止:“一次只能吃一个!”但华国锋同志不听,接连吃了好几颗:“交城的骏枣最好吃了。”

2008年3月20日,田瑞带着《华国锋同志传记》的书稿来到北京,请华国锋同志审阅。翻了几页,华国锋同志便放下了,“田瑞,我是看不完喽。”

这是田瑞最后一次见到华老,那天离开华家时,田瑞走了很远很远,回头一看,华国锋同志还站在门口目送他。那是一个老人留恋的、深情的目光。

仅回过三次家乡

1949年,年仅28岁的华国锋离开山西,之后只回到过家乡三次。

田瑞告诉记者,第一次是在1958年,当时华国锋同志在湖南工作,由于开工作会议路过交城,便回家乡看望老母亲。

但就在上世纪70年代初,由于华国锋同志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其母亲去世时都未曾与自己的儿子谋面。

据韩学武回忆,1991年8月底,华国锋同志回到交城住了近一个星期,到交城的旧居以及其曾经打过游击的地方,感受家乡的气息。

“扶老携幼迎老乡,十里五县共熙攘,潮往潮来人不断,阳台致意阵阵忙,家乡天旱水紧张,我等用水要掂量,洗衣洗澡全免掉,带头节约做榜样,老农当初多战友,促膝忆旧话家常,山上川下看巨变,细问改革笑语朗,临别协众来合影,烈日当头汗淋淋,七轮八番不厌烦,瞻前顾后笑吟吟。”这是1991年8月29日,时任交城县县委书记作的一首诗。

1995年,华国锋同志偕夫人最后一次回了趟交城,再次看了看他们年轻时参加革命战斗的地方。家乡人的热情接待,让华国锋同志心里很不安。为了不给地方上添麻烦,此后他再没有回来过。

家乡人的期盼

“华国锋同志的骨灰要安放在家乡”的消息早已在小小的交城县传了个遍,因为在每个交城人看来,这是一件大事。

“华国锋同志的骨灰安放在交城,真高兴。”这是《山西青年报》记者在交城县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交城人民非常欢迎,这是毋庸置疑。”田瑞说,“就算有些交城人不明白华国锋同志的骨灰安放在交城,对当地的经济、教育、文化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但也完全明白骨灰安放在故土,交城人民想念华国锋同志的时候可以随时瞻仰和缅怀。”

按照华国锋同志的家属要求,墓地修建要坚持“四不原则”,即“不占用耕地、不与民争地、不破坏环境、不损坏古迹”。

交城县政府官员向《山西青年报》记者介绍,墓区卦山南麓西梁海拔在800米到926米之间,地属荒山荒坡,在此建墓既有利于荒山改造,又不占用农田。

同时,此处南距县城1公里,紧连规划中的卦山公园,便于城市文化的综合开发利用。

此外,墓区东邻60米宽的卦山大道、迎宾大道,交通便利,建设时有利于施工,建成后有利于民众瞻仰。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华国锋 交城 山西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