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湖南常德政协副主席:刘春樵每次在企业吃饭都交钱


来源:决策网

20多年前,我根据中共常德地委办公室领导的安排,给刘春樵同志当秘书。1983年2月,刚满六十岁的春樵同志经中央组织部批准,办理了离休手续,回到了老家蔡家岗乡,在自己花钱8000多元建起来的简易平房住了下来。

20多年前,我根据中共常德地委办公室领导的安排,给刘春樵同志当秘书。春樵同志是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常德地委副书记,是一位早已耳熟能详的传奇式人物。当时我真是诚惶诚恐,担心不能胜任。

那一年,春樵同志才56岁,身体结实,穿一套旧军装,理着平头,皮肤黝黑。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乡镇作调查研究。他和基层干部和企业的同志交谈,就像谈家务,讲得最多的是要尊重经济规律,因地制宜、加强管理、注意节约、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遇上吃饭的时候,就在企业的简陋食堂就餐,一盘黄瓜、一碗辣椒,一点坛子菜,另加一缸子谷酒就是最好的招待。临走时他总会提醒我,一定每人交上一角五分钱的伙食费和三两粮票。

他从不板着面孔讲大道理,常常是利用在坐车、散步的时侯谈他的经历,讲他自己是如何为人处世的体会。一次,他对我谈起一批犯错误的干部时,深有体会的说:“我们要有自知之明,要夹起尾巴做人。不管在哪里,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谦虚谨慎,都要动脑筋,多分析,不要乱发议论,乱表态,天大的本事也不能骄傲。”

有一天早晨,我陪他在稻田边散步,他说:“我们当干部的最要实事求是,讲真话、讲实话,讲不得的就不讲。譬如这片稻谷,我认为亩产只有500斤就讲500斤,不能跟着瞎起哄,硬说成一千斤,说假话一害国家,二害自己,三害老百姓。”他的这些不经意说出的话,在我看来,胜过无数次大会报告,至今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

1980年12月,春樵同志得知我准备元旦结婚,便主动拿出一百元钱,递到我的手上,深情地说:“小张,这一百元钱你先拿着,买点东西,这是我给俺黑婆(他的小儿子)攒起的。”我接过这带着体温的一百元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要知道,当时我的工资才35元。那年月,一百元钱能解决多大的问题啊!元旦那天,他回了老家,让出宿舍和办公室给我接待来客,还叫他儿子把红灯牌收音机借给我当摆设,使我圆满地办成了婚事。

春樵同志家的亲戚很多。开始常常有人找上门来,求他这个当了大官的舅舅或伯伯帮忙,找个工作、解决一点化肥、木材指标什么的,总是被春樵同志一口拒绝,后来亲戚也不上门了。

他虽然身兼多职,但老伴一直是农村户口,在家种田。他的老伴樊妈几次对我说:“俺家亲戚都被老头子得罪完了,唉,他也没有办法,如果搞特殊,老百姓就会指背”。毕竟是几十年的患难夫妻,老伴对他还是很理解的。

1983年2月,刚满六十岁的春樵同志经中央组织部批准,办理了离休手续,回到了老家蔡家岗乡,在自己花钱8000多元建起来的简易平房住了下来。

没有召开欢送会,没有会餐喝酒,一辆解放牌货车,将他的日常用品搬进了他的新居,一切那样简单,那样平常,就像是普通的庄稼人搬家一般。

春樵同志在离休回乡的那天,曾有些遗憾地对原地委机关从事勤务工作的青年小金说:“我对不起小张,他跟着我跑了三、四年,连个副科级都没有搞到。”

听到这话,我很感动。心想,春樵同志虽然没有给我一个副科级,更没有给我一点谋私利的权利,但他给了我比什么都重要的言传身教,这可是一笔十分宝贵的使人受益终生的精神财富!

[责任编辑:万众]

标签:中央委员 1980年 1983年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