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司徒:公证处和一个广州市民的红头文件


来源:南方都市报

网上曾流传这么一个段子:1.请在我规定的时间到我家来取,时间是早上七点到八点,晚上七点到九点,其他时间我要上班或休息;2.来到我家后请在过道口取号,然后在楼梯间蹲着等待叫号,请在我家门口黄线等候;3.

网上曾流传这么一个段子:1.请在我规定的时间到我家来取,时间是早上七点到八点,晚上七点到九点,其他时间我要上班或休息;2.来到我家后请在过道口取号,然后在楼梯间蹲着等待叫号,请在我家门口黄线等候;3.请提供你的有效证件,在我奶奶那里领取申请表,填好、签名、盖公章;4.提供你的单位证明、委托书等资料(注意这个“等”字,到时我突然想起还需要什么,你自己回去拿);5 .手续全部完成后,请交纳手续费,每笔4元,然后留下电话号码,我会把资料提交给我老婆那里审批,20个工作日后,到我家领取。当然,来的时候请重复1、2、3步骤。

这个段子捧腹,但捧腹之余,更多恐怕是苦笑。不想近日在广州,这个网络段子成为了现实。

广州的冯先生之前在广州公证处打印13页A 4纸材料被收了2000元,经向广州市物价局举报后,多收的1450元费用被责令退回。之后,公证处给冯先生寄来“红头文件”,要其上门去公证处领取退费。

冯先生认为,多收款原本就是对方的错,不该自己前去领取。他也给公证处寄去一份个人名义的“红头文件”,要求公证处送款上门。“红头文件”寄出后,第二天多收款项收到。

冯先生是否受了网上段子的启发,不得而知,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值得怒赞的公民故事。

只是需要提醒,倒不是冯先生作为一个公民“行为艺术”式的抗争有多大的力量,而在于在此事件中公证处本身的不堪———它这一次很不好彩,刚好被抓住了痛处,对舆论的控诉和斥责,几无还手之力。

不要浪漫化把此事与广州的民间独特的公民氛围联系起来,这件事不过是冯先生一个人的遭遇而已,而对广州公证处来说,最大的代价也只是丢脸而已。

所以,尽管有论者说,收冯先生2000元是开了发票的,这意味着这事不仅是公证员一个人的问题,开发票就是单位行为,公证员不过是在执行规定。但是这种追问,对出问题拿临时工说事已驾轻就熟的官僚体系来说,不至于会让他们有多难堪,要消解这种舆论压力,易如反掌。

不过,这大概就是这次事件中最值得深深玩味之处,现实中他们处处把公共资源私有化,坐享垄断经营地位,数钱数到不仅手抽筋,连点钞机都爆表,可一旦出了问题就让国家信用来背书———这分明就是“临时工”的短视,哪里有自信?

当然,市民不会天真到奢想,冯先生的个体抗争,能让垄断公证体制有多大的改观。但毕竟,冯先生至少讨回了原本属于他的公道,而相信随着这些故事的增多,迟早将会撬动垄断的坚冰。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先生 公证处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