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洪波:艺术有权制造烟雾?


来源:华商报

8月8日下午,上海在黄浦江施放了8分钟焰火,现场释放大量彩色烟雾,市民惊扰。 这是对一起公共事件的基本陈述。这样的陈述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因为,市民受到惊扰,网络质疑四起。所以这个活动,起码还要有个

8月8日下午,上海在黄浦江施放了8分钟焰火,现场释放大量彩色烟雾,市民惊扰。

这是对一起公共事件的基本陈述。这样的陈述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因为,市民受到惊扰,网络质疑四起。所以这个活动,起码还要有个合理性解释:活动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许可,焰火材料符合环保标准。

不过,更好的陈述是这样的:8月8日,艺术家蔡国强的个展《九级浪》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展,并完成了国内第一件白天焰火作品的创作。这场焰火暗喻“自然之死”的主题,分为“挽歌”、“追忆”、“慰藉”三幕。

语言具有劝服的功能,叙事深存奥妙。本质地说,上海进行了一次焰火施放。当前语境下,施放焰火不是一个正确的行为。照这样来讲,施放焰火就应该被追究。

施放经过了批准,排放的是“无毒烟雾”,会怎么样呢?如果仅此而已,批准是否违规,烟雾是否真的无毒,将仍然难免被质疑。但现在,这个施放焰火的行为,被称为“艺术创作”,问题就像烟雾一样随风而逝。谁不让放,就表明对“行为艺术”不理解。

然而,这终究是一场焰火施放。它造成了巨大的烟雾。“无毒烟雾”也是烟雾,而不是正常的空气,排放几公里外都能看到,视觉、听觉和空气受到了影响,这就是公共事件,严格来说算是对市民的滋扰。

如果是公共节庆,政府要施放焰火,也应依规而行,有明确的程序去履行,而且需要让市民事先了解,以使人们评判施放焰火是否真的基于公共目的,这种公共目的是否有必要施放焰火,并使人们对施放焰火可能造成的影响有所预备。

上海的这次焰火施放,显然不是公共目的,而是艺术创作。“以天空作画布”,很令人震撼,美到不可形容,但创作是艺术家个人的事情。一件个人的事情,能够成为施放焰火的批准理由,能够仿佛理所当然地影响无数人,只因为它叫艺术。

艺术家来了,大家请安静,请回避,请配合创作的完成。艺术很高雅,人人都需要高雅,所以人人都要玉成艺术之事。这是现代生活的“默会共识”,不容置疑。艺术家的怪脾气、怪癖好,都因此得到理解。艺术有权制造烟雾,让艺术家随兴起舞,这似乎都是不由分说的。

好吧,施放焰火是一个艺术作品,且非为公众而放,那为什么不可以在荒漠去创作呢?在那里,不会影响到谁。但这次创作一定要在城市的天空来完成,造成响动,令人震惊,大概也是预计要达成的效果。或许还有一种解释,荒漠是神圣的,有着不可冒犯的尊严和美,而人类所居住的城市,已经是“自然之死”了,正适合施放焰火,这就是说,荒漠比人更加不可以不爱护,荒野比城市更加不可以不爱惜。

在作品完成以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感谢上海市各级政府部门的支持”。艺术家是孤高的,谁也不用感谢,主办单位感谢各级政府部门。这是感谢权力,感谢批准,受滋扰的市民,不用感谢,也不用抱歉,他们受到的惊扰,大概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艺术家有备而来,各方面预备到位,市民在惊扰之余去理解艺术,这就是各安本分?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焰火 施放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