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湖画客如牛皮癣,人人痛恨又铲除不绝


来源:新快报

江湖之风,不可避免吹遍有华人涉足之地。在加拿大就有称谓“XX门派海外重镇”,“世界艺坛名家”,“星云大師一笔书传人”等等吓人名衔。现在出国的人越来越多,什么离奇大胆的谋划都有。也有一个人注册一个“北美中国文化艺术总会”,向国内征稿后在自家客厅展挂,拍照签发在加拿大展出证。也有组织国内二、三流画家或江湖画客到国外展览,我曾参加过只有六个人的书法展开幕式:包括有领事馆官员一人,相框企业家一人,从事书画者一人,组织者一人,国内来的书法家二人。但宣传报道就有角度了,可大肆渲染夸张。我也见过一个根本未入门的书画爱

原标题:江湖画客如牛皮癣,人人痛恨又铲除不绝

日期:[2014-07-20] 版次:[A20] 版名:[收藏周刊·画坛江湖] 字体:【大中小】

简介    朱绍正 加拿大华人艺术家

简介 朱绍正 加拿大华人艺术家

江湖之风,不可避免吹遍有华人涉足之地。在加拿大就有称谓“××门派海外重镇”,“世界艺坛名家”,“星云大師一笔书传人”等等吓人名衔。现在出国的人越来越多,什么离奇大胆的谋划都有。也有一个人注册一个“北美中国文化艺术总会”,向国内征稿后在自家客厅展挂,拍照签发在加拿大展出证。

■朱绍正

江湖中之江湖,问题中之问题;人云我亦云,其实亦浮云。江湖一词,似乎只是中国人特有 ,其内涵及外延,可褒可贬,或恭唯或忽悠,全视语境。江湖,原指旧时隐士居处,称遁迹江湖之上,与隐逸山林同义:白衣秀士,吟风追月;簑笠垂钓,啸咏山河而“相忘于江湖”,为世俗而逃避的灵魂或许在此觅得内心光明之路;而武侠小说把江湖具体化,朗朗乾坤,泱泱大国,三山五岳,各派争雄。九代谪传,古墓秘笈;白发魔女,布衣头佗;仗义行侠,祛恶除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人称江湖义气!划地为界,占山为王,论功行赏,因德排座,人格魅力,众星拱月:人称江湖地位!后来泛指为生计而奔波于四方各地的人为“走江湖”,开始,是命运多舛、人生无奈,“破帽遮颜过闹巿”,“落魄江湖载酒行”。江湖上不乏出类拔萃之人,不畏权贵,厌恶时俗,暂且屈就亦光明磊落、刚正不阿!不知何时,巿井路旁,鸣锣吆喝,群众围观。有的杂耍功夫,刀枪不入;有的吹嘘神药,包医百病。早就夹杂着糊弄百姓、忽悠黎民的技俩。

到了今日之画家江湖,江湖画客,倒不是风沙渡口的侠士,也不是集巿天桥的杂耍,其实就是一个“识少少,扮代表”的狂徒,虚张声势,装神骗鬼:留长发、蓄胡须,唐装衫袍,满身佛珠,装作大德高僧;名车接送,美女相伴,信口雌黄,目空一切,扮似世外高人。作书画时,要指定专用宣纸,要佳酿调墨;运气作法,动作夸张,声嘶呼喝,诈呼侫词,极尽故作声势之能事。真是表面功夫做足,是威是势,其充其量也只是江湖行骗的跳梁小丑!有识之士被笑死,无知妇孺被吓死。于是称“虾王”、“猴王”、“马王”、“牡丹王”、“天下第一笔”、“国画大師”、“世界名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言者不羞不惭而趾高气扬,听者无知无识而五体投地。因之接待者往往是地方土豪、贪官,早被虚光幻影闪耀包装的名衔眩晕,于是召集名流乡贤,朋党官僚,聚集关系,结网营私。出手大方,歺歺鱼肉,夜夜笙歌;声色犬马,烟酒交友。因为有专此经营策划者、组织者,江湖之术的籐蔓徒长,到处伸延,盘丝打结,愈演愈烈。

主流画坛,又何尝能幸免江湖之染?叔本华说: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有几个人甘心寂寞而潜心研究书画之道?中央的到省巿去调研,省巿的到区县去体验。只不过是安排得周密的“走穴”而已,有的还夹在江湖画客的队伍中,有意无意地被江湖!伊始之时,亦觉与江湖画客同场作画有失身份,但往往又经不起人情纠缠,只好应付挥毫,暂放下高尚面子。最终也得私饱中囊。有吃有喝有红包,有烟有酒有美女,此等美差是与正常工作待遇没法相比的。更有甚者,心中窃窃自喜,并调侃曰:吾生欣逢繁荣昌盛时世,吃皇粮,住公房,画了作品自己卖,还有不少界外钱。如徐复观说的:“渐渐变成了软体动物,其特性,只有食色的享受才认为是真的,任何知识,任何价值,都觉得是假的。”有谁想得到主流画家也会沾江湖浊水?一经被江湖后,作品越来越庸俗化而丧失了艺术品位,献媚应酬也丧尽了艺术家的尊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文化专业团体江湖化,主要是娱乐传媒界的公众人物,他们学书画提高个人文化素养,本无可厚非,但不能标天价出售作品忽悠百姓,鱼目混珠,搞乱书画巿场。网上流传央视十大名嘴书画,除了忽悠还是忽悠,实不敢恭维。而这些主流画家、名流高人的作品很可能就是买官卖官、贪污腐败的精良装备,既附庸风雅又暗渡陈仓,在其名利关系圈、势力网络中,又増添了艺术名家的无形招数。可以贴上堂而皇之的标榜签以达不可告人的勾当。在权与欲、艺术与金钱交锋时,往往是物欲横流,庸俗虚伪而成堕落腐败的帮凶,或许江湖画客之猖獗泛滥,是有令其产生的深刻社会根源:时尚忽悠则人人习于忽悠,时尚诈伪则人人染于诈伪。全国之内,无上无下,无朝无野,鲜有不怀挟假面具而求真之人。一味模仿,趋势附炎;見恶不恨,为善不甘。人人相与以虚伪,事事相尚以颟顸。

江湖之风,不可避免吹遍有华人涉足之地。在加拿大就有称谓“XX门派海外重镇”,“世界艺坛名家”,“星云大師一笔书传人”等等吓人名衔。现在出国的人越来越多,什么离奇大胆的谋划都有。也有一个人注册一个“北美中国文化艺术总会”,向国内征稿后在自家客厅展挂,拍照签发在加拿大展出证。也有组织国内二、三流画家或江湖画客到国外展览,我曾参加过只有六个人的书法展开幕式:包括有领事馆官员一人,相框企业家一人,从事书画者一人,组织者一人,国内来的书法家二人。但宣传报道就有角度了,可大肆渲染夸张。我也见过一个根本未入门的书画爱好者,居然把劣作运回国内,在徐悲鸿纪念馆展出,还自诩是中国用身体蘸墨作抽象画第一人。绞尽脑汁想出风头,沽名钓誉之江湖骗术,有些人是无师自通的。而不懂装懂,妄自尊大,恬不知耻,无限放大以求出位,用虚名去赚实利,已是国内外江湖画家共有的特性。

黄宾虹先生说:“画者未得名与不获利,非画之咎;而急于求名与利,实画之害,非惟求名与利为画者之害,而既得名与利,其为害于画者为尤甚”。“古来画者,多重人品学问,不汲汲于名利;进德修业,明其道不计其功。虽其生平身安淡泊,寂寂无闻,遁世不知而不悔;旷代之人,得瞻遗迹,望风怀想,景仰髙山,往往改移俗化,不难而几于至道”。清人沈宗骞《芥舟学画编》说:“汩没天真者,不可以作画;驰逐声名者,不可以作画;与世迎和者,不可以作画;志气堕下者,不可以作画。”“对艺术没真诚,没有自律的节制,跟随时习,沾染江湖画客之陋习恶风,如何”进德修业“?地摊庸俗之画,无论如何无法登大雅之堂,蝇营狗苟之术,永远没法体现文化的核心价值。

江湖画客像城中村电灯柱上“牛皮癣”:造假者办假证,假军医卖假药。招摇撞骗,人人痛恨又铲除不绝。江湖之水浅又深,能人氹,美人窝。一般百姓看不透、弄不懂,也不敢加以干涉阻挠。中国人很实际,实际到投机取巧,人们都在向往富足的生活,也追求自由的精神生命。天下苍生都有生命的尊严和崇高,一旦只图个人的名利而不择手段,这种瞒天过海的拼搏在获得浮名实利时,生命原本值得尊重和敬畏已丧失殆尽。江湖现象其实也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因为从来就具有江湖社会、江湖土壤、江湖环境,滋生了腐败,也令江湖画客有街头卖艺的阵地,江湖之地遍布城乡,以至人是江湖!这已形成江湖文化,可令強悍的文化个性混搭进庸俗腐败的网络中渐渐损减,画家的人格魅力也会在钱色中艳散。警惕吧,善良的人们!

标签:黄宾虹 展出 国画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