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清源46年比赛输棋 遭军人臭骂“开除”中国国籍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这时,中国军方代表又找到吴清源,“你小子陷进怪诞宗教里执迷不悟,如此重大的棋赛却吊儿郎当地输掉了,简直是个没用的家伙。”一顿责骂后,将吴清源的临时护照又收了回去。这样,吴清源夫妇成了无国籍的“国际游民”。

吴清源自幼专注而单纯,精力全部在围棋上。但事实是,起初濑越宪作、山崎有民、犬养毅和大仓喜七郞等各界人士运作这位中国天才来日,从一开始就赋予了“日中和睦”的意义和使命,吴清源绝不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

日本国内外的气氛日趋紧张。曾帮助过吴清源的犬养毅算是政界的亲中派,“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当选为首相。犬养反对建立伪满洲国,认为“满洲”是中国的一部分。1932年5月15日,犬养在首相官邸被海军青年军官杀害。这期间,针对政经高层的暗杀事件频发,日中关系也到了一触即发的境地。

1932年,日本不顾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反对,扶植成立伪“满洲国”——实际上是日本控制的傀儡政权。

1934年5月,已升为六段的吴清源作为“日满华围棋友好访问团”的一员,回国巡回访问了近两月。东京的《日日新闻》报道了此次使节团一行的目的,“毋庸置疑,日、满、中的和睦是极其重要的……因此,围棋作为与中国和满洲进行交流的一种文化,必然地成为国民外交的一种重要工具。”报道特别指出,“出生于中国的天才少年吴清源的出现,恰恰为此提供了机会。”

当时的日本政府曾将“满洲国”作为“理想之乡”大肆宣传,在日本国内到处贴满“五族共和”、“王道乐土”的标语。吴清源后来承认,由于对实情毫不了解,他轻信了政府的宣传。

围棋披上“文化交流”的外衣,成了“国民外交的重要道具”,目的则是为让中国人无意中承认伪满洲国。吴清源既然是日本棋院的一名棋士,不管他是否出于自愿,都不得不参加使节团完成任务。

事实上,年轻而单纯的吴清源没有考虑那么多。旅行本身对20岁的吴清源来说是愉快的,上海、青岛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这是他去日六年后首次回国,见到了当年的恩人顾水如、刘昌华等人并对弈交流,在大上海跳舞、看赛狗……在伪满皇帝溥仪面前下棋,饱览各地风光。吴清源还一直担任访问团的翻译工作。

多年在日本生活的吴家则益发深入日本社会的肌理。1935年,吴清源的大哥吴浣从明治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为了大哥的工作,吴清源拜访了日本资深政客床次竹二郎,称“我大哥很想为日满友好作贡献”,在床次的关照下,吴浣得到了伪“满洲国”宫内府的一份工作,后来调任伪满在东京或南京的“大使馆”工作。

国家之间的交恶也延伸到棋盘内外。1933年,吴清源与秀哉名人对弈时前(即后来名留棋史的那盘“三三、星、天元”的对局),日本正好策划和挑起了所谓“满洲事件”,当时报刊均对二人决斗夸大其词,大肆宣扬,社会关注度飚升,让这盘棋笼罩上“日中对抗”的辛辣气味。

彼时住在日本的华侨不断地回国,吴清源则感受到了日本社会的“阵阵阴风冷雨袭来”。这时早年帮助吴清源赴日的日本商人山崎有民动员吴加入日本籍,他说,若是还想继续学棋修业的话,不取得日本籍,终归难以长久留在日本。

吴清源曾经犹豫过,“现在正处于中日关系最恶劣的形势之中,仇恨日本人的中国人为数不少。如果这个时候我提出加入日本国籍,一定会遭来中国同胞们的一片辱骂。”

但山崎说:“你现在的棋力已经很高了,将来你回到中国,上哪里找围棋的对手去?再说,你也很清楚在中国是不可能靠围棋生活的。”

这句话说服了吴清源。1934年他向中国领事馆提交材料,申请脱离中国国籍。遭到领事馆人员的嘲笑,并质问他为何要加入敌国国籍。

最后在日本政界高层的过问下,1936年吴清源才最终得以脱离中华民国国籍,加入日本籍,并改名为吴泉。吴泉二字姓按照汉文读音,名采用日文训读,以示不忘中国。

围棋占据了吴清源生命的绝大部分,但外部世界、特别是中日关系的大变局和随之而来的战争,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他的心境和生活。

1936年的春季段位赛上,吴清源八战全胜,但接下来,他的身体也垮了,儿时痊愈的肺结核复发,病得还不轻。他住进了富士见高原疗养所,一住就是一年3个月。

1937年7月,发生卢沟桥事变,日军全面侵华,中国军民则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抗战。

疗养所的病房里贴着一张中国的大地图。病友们在地图上标出了日军在中国大陆的行进路线。当年12月,中华民国首都南京沦陷,骇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发生。

当“攻陷南京”的消息传来后,疗养所里到处都是“万岁”、“万岁”的呼叫声。人们摇着太阳旗,唱着“替天行道”的歌词(歌曲《日本陆军》),一直走到附近的车站。

[责任编辑:刘祎]

标签:吴清源 日本 围棋 国籍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