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达:那个要独立的“库尔德斯坦”


来源:新京报

显然,要维护国土统一,中央政府不自乱阵脚是第一条件。库尔德在未来还是不是伊拉克的一部分,已经是一个未知数了。

伊拉克局势正暗涌迭起,在ISIS的冲击之下,“石油重地”基尔库克已被库尔德人武装接管,库尔德地区的独立公投或在未来几个月进行——而此前,基尔库克的归属依协议该由人口统计结果来决定。

ISIS的攻势在减弱,伊拉克政府军夺回了萨达姆·侯赛因的家乡提克里特,局势好像要逆转,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却提出,要举行独立公投,成立库尔德斯坦国。库尔德地区一直想独立,对他们来说,现在正是好时机。其中,基尔库克的归属是一个关键。

萨达姆签订的“库尔德自治协议”

基尔库克的地理位置处在库尔德自治区的边缘。那里曾是库尔德、土库曼、阿拉伯等民族和平共处之城。1927年,此处发现世界闻名的大油田。萨达姆上台后,1970年,他和库尔德人曾有一个库尔德自治协议,但是协议的库尔德自治区疆域未定。根据那个协议,要到1977年,依据人口统计来决定。说到底,就是基尔库克油田的归属争执。

为什么要晚七年?按1957年统计,库尔德人占48.2%,土库曼和阿拉伯人都分别约为库尔德人的一半。如果当时按人口构成划界,基尔库克油田会自然划归库尔德自治区。萨达姆的拖延另有“高招”:他在基尔库克重设行政区划、限制居住、大规模驱赶非阿拉伯人,又以房产及高额迁徙费诱使南部阿拉伯人向这里移民,甚至强制一部分库尔德人填写改宗表格,把他们的民族归属改为“阿拉伯人”。1997年的人口普查,基尔库克的阿拉伯人口一跃为72%,而库尔德人急降到21%。基尔库克也一直留在萨达姆手中,油田收入有力支持了他发动两场对外战争和对内镇压。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并未对油田带来大伤害。根据2005年的伊拉克宪法,应在2007年对基尔库克作归属公投。根据立宪时的人口构成,那里的库尔德人并不占优势。但萨达姆倒了,基尔库克就悄悄发生变革:被逼走的库尔德人在回来。新伊拉克政府看到种族冲突的危机,曾以每家一万五千美元及土地的代价,换取当年由萨达姆迁来的阿拉伯家庭回迁。可许多库尔德人提着枪,把占了其家园的阿拉伯家庭直接赶走了。短短几年,基尔库克就在人口统计上又“变回”了以库尔德人为主的城市。但在行政规划上,它还属于中央政府。

对基尔库克油田这个金库,可以想象,中央政府当然不肯放手,要维持控制权。恐怖组织也不希望和平解决。2008年12月11日,当库尔德官员和阿拉伯部落代表在基尔库克一个餐馆中试图谈判时,恐怖组织就在餐馆引爆炸弹,当场炸死55人。

“石油重地”已被库尔德人武装接管

从理论上说,连当年的萨达姆都不否认,人口统计是基尔库克是否划归库尔德自治区的依据,他能做的,是强行改变人口构成。所以在萨达姆倒台后,很难否认,2005年宪法规定的2007年“以公投决定基尔库克归属”合理且合法。但油田的巨额财富摆在那里,要从一向掌控这笔财富的中央政府那里割下这块肥肉,在不稳定局势下,难免引发激烈冲突。因此不论阿拉伯世界、美国还是联合国,都一次次要求推迟公投,沙特阿拉伯甚至愿意送20亿美元给库尔德,以换取公投延迟10年。

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有料到,事情是如此走向。六月初,ISIS从叙利亚边境一路打来,没出息的伊拉克政府军一路丢盔弃甲,闻风而逃。在与ISIS交战前,军队主动放弃了几个北部城市,就连基尔库克这样的石油重地,也不战而弃。这些城市,包括基尔库克油田,都立即被一向彪悍的库尔德自由战士接管。接管后他们扯下伊拉克国旗,换上库尔德旗帜。

我在《为什么伊拉克和伊拉克会不一样》一文中提到,这个人口占四分之一、面积占伊拉克人口密集带三分之一的库尔德,从2003年美军进入以后,就进入了“百年未遇的黄金时代”,后面的所谓伊拉克战争,和他们根本没关系。必须补充的是,这11年来,在库尔德地区,各族人们基本上都相安无事。现在他们提出独立,显然与他们最近武装接管了基尔库克有关。

他们现在提都不提基尔库克还有什么归属问题。两天前,巴尔扎尼直接宣布,要在未来几个月内就推出库尔德地区的独立公投。对他们来说,基尔库克已是囊中之物。按说中央政府要立马跳起来,可伊拉克中央政府一副心虚气短的样子,没有发作的底气:基尔库克是政府军自己抛弃的。巴尔扎尼则称,现在这个局面又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再也不打算陪你们留在不确定的未来中,老这么在火上烤着,我们要和你们的战火彻底切割了。

显然,要维护国土统一,中央政府不自乱阵脚是第一条件。库尔德在未来还是不是伊拉克的一部分,已经是一个未知数了。

[责任编辑:刘嵩]

标签:库尔德斯坦 独立 伊拉克 ISIS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