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高考加分调查:辽宁继续“批发”二级运动员证

2014-07-04   第 042

辽宁高考体优生加分丑闻的调查结果仍未公开,仅本溪市已有74人放弃体优生加分资格,学生家长要求重新填报高考志愿。此前新华社报道,本溪市高级中学今年考生1000多人,获得体优生加分者高达87人。

凤凰网了解到,该省体优生加分制假延续数年,其间媒体多次曝光,教育部、体育总局承诺严查,地方体育主管部门随意批准体优生认证的行为仍然广泛存在。

与辽宁省府的承诺相悖,2014年辽宁地级市体育局已经开始“批发”二级运动员资格证,其间出现的问题与今年加分丑闻雷同。

学生家长要求重新填报志愿

2014年高考成绩公布后,部分辽宁考生和家长发现,全省因体育特长学生身份得以加10分的考生共有1072人。其中本溪市高级中学不仅再次包揽文理科全省第一名,而且体优生有87人,占学校1000余名毕业生总数的近9%。另外,本溪市第一中学、鞍山一中和辽河油田高级中学也分别有体优生51人、43人和40人。

辽宁省招生办公示数据显示,本溪高中二级运动员数比锦州、辽阳、朝阳、铁岭、葫芦岛五市的总人数89人仅少2人。辽宁省实验中学、东北育才学校、大连市八中和大连市育明中学是辽宁公认的4所名校,他们体育特长生总和也只有74人,平均每个学校不到20人。

这种情况在辽宁省其他考生家长中引起广泛质疑,理由包括本溪市高级中学没有游泳池,竟然有25名游泳二级运动员。一位网民表示,一个高中就那么多游泳人才,“你让大连这些在海里扑腾多年裸分赴考的孩子情何以堪?”

除了游泳健将,本溪高级中学的87名体优生中包括39名足球类二级运动员。这让网民“看见了中国足球的希望”。

辽宁省招考办有关负责人7月4日公开表示,针对众多考生和学生家长的质疑,辽宁省纪委(监察厅)、教育厅、体育局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迅速开展调查处置工作。他表示,各部门正在加班加点工作,在高考取录前将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

这位负责人介绍,截止到7月3日下午15时,辽宁省本溪市原有168名加分考生,有74人主动放弃加分,94人签订了《考生申报体优生加分资格诚信承诺书》。本溪市高级中学原有87名加分体优生,其中58人选择了放弃加分资格。

凤凰网了解到,放弃加分资格的考生加分项目涉及篮球、排球、足球和游泳四个项目,其中涉及游泳项目的24人,而原来该校在游泳项目上获加分的考生有25人。足球项目放弃加分考生共有26人,而原本该校在足球项目上的加分考生有36人。

辽宁省2014年高考填报志愿已于6月29日14时结束,非法加分已经影响了该省考生的填报志愿。主管部门没有回答学生家长最关心的问题:是否重新填报志愿?

葛先生的孩子就读于大连一所中学理科班,今年考取了677分,而辽宁省“一本”分数线为526分。葛先生说:“原来希望报考北京大学经济学,因为200多个高分考生获得加分,(我儿子)最后只能报了复旦大学的经济学。”

7月4日,有部分学生家长以辽宁23万考生和家长名义,要求暂停辽宁省的高考录取工作,强制取消辽宁省所有加分,立即公布剔除了造假者高考成绩和其他加分的一分一段表。同时由考生自愿申请,重新填报志愿。

辽宁高考加分造假已多年

辽宁省的二级运动员造假由来已久,官方也曾对此做出郑重承诺,公开声称“严肃处理”。

2006年6月27,中国青年报报道,轻而易举敲开高考加分俱乐部大门的敲门砖,除了权力还有金钱。几乎连篮球都没摸过的学生成了篮球项目国家二级运动员,高度近视的学生也能在射击比赛中获奖,拥有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这些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在辽宁省鞍山市。”

同年7月4日,新华社曾报道,针对湖南、辽宁等地出现的高考生违规造假二级运动员证的情况,国家体育总局承诺严查,造假者将受到严肃处理。

该报道称,体育总局竞技司一位负责人表示,湖南省已决定暂停各市、州的国家二级运动员审批权。辽宁省有关违规情况正在调查中。国家体育总局将在近期下发通知,要求各省市进行自查自纠、严格“二级证”的审批发放。

官方没有完全兑现承诺。2009年7月2日,中国青年报再次报道了辽宁省高考加分的背后交易。2009年辽宁省普通高考体优生共1865名,体优生人数集中于经济相对发达地区,如沈阳352人、大连226人、鞍山174人、本溪148人、盘锦97人,而铁岭和葫芦岛分别只有18人和14人。

以盘锦和铁岭两市为例,盘锦市总人口127.1万人,此次通过体优生测试的有97人;铁岭市总人口302万人,而此次体优生测试合格的只有18人。 

该报报道,经济发达地区测试项目繁多且大都为不好准确评估的项目,而经济不发达地区测试项目少、多是可以准确测试和评估的田径项目。

2014年因体优生制假的本溪市高级中学2009年曾有77人以体优生资格加分。“仅有3名考生是凭借传统的田径项目获得的,其余74名考生的项目多为航海、航空模型,足球,篮球和国际象棋。” 

辽东地区一位重点中学教师透露,每年该校校领导都会亲自出动,将学习成绩排名前50的学生家长找来谈话,只要家长愿意出1万~2万元不等的费用,学校就会让其子女获得二级运动员证书。

今年继续制假或为明年高考

2014年高考出分后,辽宁省部分高考考生家长到省委、省政府、省教育厅抗议,质疑本溪、抚顺等高中2014年体优生高考加分问题。

新华社7月4日报道,辽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此作出批示,要求查明真相,认真处理,取信于民。为此,辽宁省成立了由省纪委(监察厅)、教育厅、体育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迅速开展调查处置工作。

据介绍,辽宁省处置体优生高考加分问题联合调查组已出台五条措施严查体优生高考加分问题。首先,他们于6月30日,按照《2014年辽宁省报考高水平运动员考生及体育竞赛者优胜者统一测试内容、评分标准》,对本溪、抚顺两所高中的体优加分考生进行了重新测试。

调查组表示,对于主动放弃加分资格的考生,取消加分但不影响录取;对坚持加分、经核实有问题的,取消考生的录取资格,并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已入学的也要追究处理。

官方同时表示,7月3日下午,辽宁省已派出14个督查组赶赴各市连夜开展实地督查工作。

部分学生家长想起了2006年和2009年的官方承诺,他们对调查结果表示怀疑。一名学生家长告诉凤凰网,“我们登录国家体育总局的运动员技术等级综合查询系统,发现有人继续制假,已经在为明后年的高考加分做准备。”

凤凰网从该系统了解到,2014年6月,仅辽宁本溪市体育局已颁发了54份“二级运动员证书”,不能确定这些证书与2015年高考的必然联系。但与2014年高考加分丑闻相比,这些证书存在类似的错漏。

例如,2014060520051号证书资料显示,持有者为田宜禾,于2014年辽宁省青少年网球冠军赛(18岁组)中获得女子甲组全能第五名,项目写着“体操”。审批单位为:辽宁本溪市体育局。

20140320036号证书资料显示,持有者为刘俞辛,参加了2014年全国少儿游泳赛(济南赛区)100米自由泳,没有比赛成绩资料。审批单位:辽宁鞍山市体育局。刘俞辛与2014年辽宁省理科第一名一样,参加了“少儿游泳冠军赛”。

高考加分问题非独辽宁

“学霸”以体优生资格获得高考加分的情况非仅存于本溪高级中学或辽宁省。2014年,6月30日凌晨,“漯河高中一个年级74个国家二级运动员,包括今年的文科状元”的帖子出现于网络。

该贴称,2014年河南高考享受体育二级运动员以上政策加分的有738人,漯河高级中学居然有74人,包括今年河南省考了665分的文科状元齐某。

获悉此事后,河南省招办回应,漯河高级中学2014年等级运动员资格审查通过88人,测试合格74人。审看帖子中提到的考生齐某的测试录像资料,确为考生本人参加测试并测试合格。

河南省招办还称,河南严格按照教育部年度普通高校招生规定等有关政策执行高级中等教育阶段获二级运动员(含)以上称号的应届毕业生高考加分政策。河南省对等级运动员的测试执行教育部制定的测试标准,整个测试过程全程录像。

河南省招办称,已将测试合格的二级运动员名单在河南省招生办公室网站上予以公示,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次日,新华社质疑,漯河市高级中学一个学校的体育加分人数竟超过了河南省绝大多数地市的加分人数。河南18个地市中,比漯河市高级中学加分人数多的仅有3个,分别为郑州市147人、新乡市101人和焦作市150人。河南人口大市南阳、信阳、驻马店的加分人数分别仅为10人、3人和2人。

新华社称,即使在漯河市当地,很多人不知道漯河市高级中学竟然还是一个拥有百余名国家二级运动员的“体育强校”,仅今年通过高考加分资格审查和测试的高三学生就至少有74人。

新华社同时质疑,为何高分考生大多“文武双全”。今年河南高考文科前10名有3名出自漯河高级中学,分别为第一名、第四名和第十名。这3人均为国家二级运动员,其中两人为篮球二级运动员,一人为武术套路二级运动员。

类似情况同样出现于湖南、浙江等省。2009年5月15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当年浙江高考航模加分者被指多来自权势家庭,其中绍兴一中2009年参加航海模型加分测试的19名考生中,13名考生的家长分别是越城区副区长、市建行行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科长、市教育局科长、绍兴一中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党委书记、绍兴一中分校副校长、古越龙山股份公司董事、绍兴汽运集团公司副总、昌安实验学校校长等,其余6名都是教师子女。

次年,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公示的高考体育加分名单中,宁波市鄞州中学、鄞州五乡中学、宁波二中、杭州市第九中学、西湖高级中学、金华市浦江中学、温州市第五十一中学的7名考生,均因为参加了2010年浙江省少年儿童第30届“迎春杯”冬季游泳锦标赛,获得了高考加20分的资格。

体育加分造假为何如此肆无忌惮,前赴后继?新京报认为,相关部门打击不力是重要原因。该报评论版称,多年以来,大量“二级运动员”造假问题被曝光,公众却鲜闻有主管官员受到究责,以及司法机关于其中可能涉及的腐败问题提起调查。

2006年湖南特大高考体育加分丑闻曝光后,处理的结果只是14个地市的二级运动员审批发放权力,被暂停一年,湖南省体育局作检查。新京报质问,如此轻描淡写的处理,怎能以儆效尤?也难怪7年后,湖南再次被爆出加分乱象。(文/王去愚)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