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都社论:全程透明,广州规委会可更接地气


来源:南方都市报

在广州城市建设领域,大至国际金融城该长什么样子、海心沙岛该如何改造,小至西湾路怎么拓宽改造等,这些大小规划竟是由一个36人组成的委员会决策的。有人惊讶,“广州市的大小规划居然不是市政府全权拍板”,事实确实如此,这36人委员会全称叫广州市规划委员会,简称市规委会。

在广州城市建设领域,大至国际金融城该长什么样子、海心沙岛该如何改造,小至西湾路怎么拓宽改造等,这些大小规划竟是由一个36人组成的委员会决策的。有人惊讶,“广州市的大小规划居然不是市政府全权拍板”,事实确实如此,这36人委员会全称叫广州市规划委员会,简称市规委会。

“广州市的大小规划居然不是市政府全权拍板”,类似惊诧态度透露,广州市规委会仿佛是一个另类。其实不然,设立规委会,其法律依据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而按照市规委会的章程,凡是市规委会没有表决通过的议题,市政府无权审批决策,也就是说,规委会说no的,市政府常务会议也无权说yes。

虽然于法有据,尽管城乡规划法的出台意在防止规划流于形式,强调编制、报批、修改的法定程序,强调专家论证、公众参与、科学决策,但事实是怎样落实城乡规划法,催生出一个什么样的规委会,各地自有不同的特色。

广州市规委会的特色在于其不但权力很大,尤在于其权力之构成。规委会章程规定,在36名委员中,为了避免政府官员一家独大,政府官员人数不得超过一半,专家学者和公众代表必须超过1/2。这样一个结构,其效果是不言而喻的:虽然市长是规委会的主任,但在审批规划的过程中,他的一票和其他委员在权重上并无区别,这直接导致“市长说了也未必能算”。根据媒体的披露,在广州规划决策的实践中,“市长说了也未必能算”并不是特别希罕的事情。

众所周知,城乡规划中的最突出问题无非缘于长官意志独大,广州的实践所对应的正是这一突出问题。“城乡规划决不仅仅是规划部门一家之事”,“城乡规划不能全由市长拍板”,只有从此入手,人们念兹在兹的“决策民主”、“科学规划”才会具备起码的基础。

广州规委会的经验证实了广州的传统。在广州,市民公共参与的意愿十分强烈,而面对这种意愿,政府也日益表现出一种尊重乃至敬畏的态度。当一位广州市长说“规划面前没有权力没有官位,只有科学的精神和真理的力量”的时候,可以认为他对这种传统存在基本的认知,而当他更进一步,把自己说了居然不算视为一种正常格局的时候,更应该相信,广州城乡规划中的“决策民主”和“科学规划”远非停留于纸上。

虽然广州规委会的运作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可,但也并非没有受到任何质疑。据报道,广州市人大对《广州市城乡规划条例》进行二审,即有人大代表认为“规委会权力过大”。如何回答这一疑问?重要的显然不在于因此而急忙缩小规委会的权力。实际上,当人们为某个机构权力过大而担忧时,其背后的指向是这种权力缺乏制衡因此存在被滥用的危险。36名委员乃至整个规委会是否可能滥用权力?对此释疑,除了要将规委会的权力构成情况作出清晰的规定,建立委员退出机制,更重要的,是应该将权力运行的过程对社会作最大程度的公开。如果在规划审议中,具体到所有委员的意见、坚持意见的理由都能够公开接受公众的审视和评判,那还有谁会担心其权力过大呢?

在公开的问题上,广州市规委会每年都在进步,但就目前而言,与全程透明的目标似乎尚有一定距离。一旦走到这一步,规委会无疑将更接地气,也会更容易得到来自公众的有力支持。

[责任编辑:孔德继]

标签:规委 广州规划 广州城市建设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