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CANNE 2014


来源:北京青年报

首先要谈的,自然是获得本届金棕榈大奖的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杰兰(以前翻译成锡兰,事实上应该算是错误发音),他的作品已经连续多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而且每次都有奖项斩获。从费比西影评人奖(2006年的《适合分手的季节》)到最佳导演奖(2008年的《三只猴子》),再到两次的评审团大奖(2003年的《远方》和2011年的《安纳托利亚往事》),杰兰的电影才华毋庸置疑。2011年,《安纳托利亚往事》里,他一气呵成的流畅剪辑、固定机位的优美长镜头和空旷悠远的诗意画面,无不彰显了他独特的视觉成就,只可惜与当年的金棕

原标题:CANNE 2014

编者按:戛纳电影节,一年一度的必选话题,却有着它的囧。由于国内影迷基本看不到获奖影片,自然少了奥斯卡评选前后指手画脚的参与热情。而在自HIGH式的媒体轰炸中,上头条的往往是华语明星、名导的戛纳轶事,这更让人含糊了戛纳的主角归属和中国影人的江湖地位。喧嚣过后,文艺评论请全程参与戛纳电影节的几位独立影评人重新沉淀、反思,回味大奖,品评佳作,让他们为我们推开一扇窗,去张望那电影圣殿的风情,聚焦电影本身和那些真正为电影励精图治的人们。

不惊不喜 完美结局的金棕榈

◎朱旭斌

5月14日至5月23日,经过10天38部电影的狂轰滥炸,我已是身心俱疲,而大脑的兴奋却挥之不去。正如罗马尼亚影评人格洛亚说的:每年来戛纳电影节总是像在吸毒,持续十几天的极度兴奋,恨不得早日脱身离开,但来年又要迫不及待地重新计算回来(戛纳)的日子。这几乎是所有参与戛纳电影节多年的媒体人和影评人的共识,毕竟,戛纳这座电影圣殿的魅力就在那里。而一年一度的金棕榈归属从来都是影迷关注的焦点,面对从数千部电影中脱颖而出的十几部佳作,评审团成员会给世界一个怎样的交代呢?答案已经揭晓。于我而言,这届的奖项归属几乎是完美的,没有任何惊喜和失望。

多年修炼 自我颠覆终夺大奖

首先要谈的,自然是获得本届金棕榈大奖的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杰兰(以前翻译成锡兰,事实上应该算是错误发音),他的作品已经连续多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而且每次都有奖项斩获。从费比西影评人奖(2006年的《适合分手的季节》)到最佳导演奖(2008年的《三只猴子》),再到两次的评审团大奖(2003年的《远方》和2011年的《安纳托利亚往事》),杰兰的电影才华毋庸置疑。2011年,《安纳托利亚往事》里,他一气呵成的流畅剪辑、固定机位的优美长镜头和空旷悠远的诗意画面,无不彰显了他独特的视觉成就,只可惜与当年的金棕榈擦肩而过了。

有趣的是,三年前错失的金棕榈今年会通过一部自我颠覆的影片《冬眠》而得到。和杰兰之前作品中较少对话不同,这部由杰兰和妻子伊卜鲁·杰兰共同编剧的电影里有着长段的对话场景。三个半小时的电影里,对话几乎占了三分之二时长,而且电影放弃了杰兰之前旷阔辽远的室外风景,将人物活动场景设置在了局限封闭的空间。然而,或许正是杰兰夫妇对于生活经历的艺术提炼足够精彩,双方多年默契的合作几近完美,电影中的几段对话精彩纷呈、字字珠玑。更为重要的是,杰兰依旧保持了他对电影中人性的精细剖析。正因如此,《冬眠》今年得到了评审团的一致认可,摘得金棕榈算是众望所归。

天才与大师 两位“80后”共享评审团奖

颁奖礼上,当评审团主席简·坎皮恩宣布评审团奖的结果时,全场沸腾,因为这是戛纳历史上年龄和从影经历悬殊最大的一次“双黄蛋”:戈达尔的《再见语言》和多兰的《妈咪》。一位是硕果仅存的84岁高龄法国新浪潮大师,一位是首次入围主竞赛单元的80后毛头小伙。无人知晓缺席的戈达尔如何去接受这样的结果,但相信这位已被确立影史地位的电影艺术家早已是荣辱不惊,奖项于他已经没什么意义了,难得的是84岁高龄的他还有永葆青春的创作力和对视觉艺术的不断探索。《再见语言》是他个人拍摄的第一部3D影片,和2010年的《社会主义》一样,他再次将自己对生命和艺术的哲学思考与对视觉艺术的探索结合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多兰,年仅25岁的加拿大天才导演。从他2009年令人惊艳的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在戛纳赢得了影评人的惊叹之后,他的几部作品先后被选入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并且皆有奖项斩获。尽管在本届电影节期间有部分影评人质疑他过于年轻,觉得很难会有奖项鼓励,但却从来没有人怀疑他横溢的才华。多兰始终没有掩饰过自己期望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梦想,今年他终于梦想成真,《妈咪》是他创作以来最为成熟的作品,这部作品让他与戈达尔共享殊荣,他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多次因过于激动而哽咽。

作为评委之一的中国导演贾樟柯在提及评奖内幕时曾透露,评委们在看完多兰的《妈咪》后就一致确认了它肯定会有奖,只是在某个具体奖项上需要最后讨论决定。这位年轻的电影天才在今后的戛纳电影节必然会捧得金棕榈,我想这是毫无悬念的。

自毁形象夺女主 细致演绎赢男主

最佳女主角是今年竞争最为激烈的奖项之一,入围影片中几位重量级的女主角都奉献了自己演艺生涯的经典。达内兄弟《两天一夜》中扮演女工的玛丽昂·歌迪亚,呈现了女工桑德拉因为忧郁症病休在家,面临失业危机,在向工友们请求支持的过程中历经的忧郁、绝望、重拾信心,再度濒临绝境,最后释然的心路。多兰《妈咪》中母亲的扮演者安妮·杜尔瓦勒则将一位独自抚养患有狂躁多动症儿子的母亲,从面临生活困窘而不乏勇气到最终妥协将孩子推向绝路边缘的绝望都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两位最终还是让位给了这次自毁形象出演的朱丽安·摩尔。

在大卫·柯南伯格这部反映好莱坞演艺圈生活的《星图》中,朱丽安·摩尔扮演的名媛哈瓦娜人前光鲜,人后猥琐、虚伪、狡猾,朱利安不仅在电影中有全裸出镜,有3P镜头,甚至当众放屁,同时还毫不掩饰自己人到中年赘肉浮肿的身材,在电影中穿着粉红色内衣频频出镜。她的精彩演出已不仅仅代表一个角色,甚至成了整部电影中最不可或缺的部分。

至于男主角,《特纳先生》的扮演者蒂莫西·斯波在电影节开映的第二天就成了呼声最高的最佳候选人之一。他所扮演的特纳先生形神兼具,尽管电影中的特纳先生脸部表情变化并不多,但是蒂莫西将非常细微的体态表现,特别是走路姿势和独特的鼻鼾声在不同场合的细微区别都表现得几乎完美。尽管在电影节后期还有《送乡人》的汤姆·李·琼斯,《冬眠》的哈鲁克·比尔吉以及《狐狸猎手》里的史蒂夫·卡瑞尔的精彩演出对这个奖项构成威胁,但是蒂莫西还是最终得到了评审团对他的肯定。

戛纳嫡系女导演的得与失

对很多华语媒体人来说,今年稍感意外的应该是意大利年轻女导演爱丽丝·洛尔瓦彻的《奇迹》。对于首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年轻导演的这部作品,众多影评人的看法存有较大分歧,特别是东、西方影评人的态度甚至截然相反。在迷影网本届电影节邀请参与主竞赛评分的影评人中,五位国外影评人无不给了高分,甚至有多位给出了自己心目中的金棕榈,但是华语媒体人大多数抱以较为保守的批评态度。在这部有着明显的意大利传统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电影中,导演让一个父亲企图通过与世隔绝来对抗新时代文明对自己家庭的侵袭。电影中画面取景极为写实,但同时却又难得地兼备了一定的荒诞色彩。《奇迹》获得本届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后,戛纳嫡系军团里又多了一位女导演。

几家欢乐几家愁,历年戛纳皆如此,和爱丽丝相比,同在一个阵营里的河濑直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位1997年进入戛纳电影节视野的日本女导演的作品尽管已经多次入围主竞赛单元,但今年依旧抱憾而归。《第二扇窗》依旧沿袭了她直指人与自然共存关系的主题,被认为和她之前的作品过于相似,在艺术成就上并没有很大的突破。或许正是同样的理由,已经是二枚金棕榈在手的比利时电影大师达内兄弟的《两天一夜》最终没有取得评审团的青睐而“三度开花”。

另外,主竞赛单元还有两部影片值得一提,那就是出生于毛利塔利亚的导演阿伯德拉马纳·希萨柯的《廷巴克图》和阿根廷导演达米安·斯兹弗隆的《蛮荒故事》。这两部电影都展示了独特的异域视觉美感,特别是那种强烈的黑色幽默和现实悲剧的结合让人难忘。

无论获奖与否,我想对于前往戛纳的电影导演和各国影评人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对电影艺术的虔诚之心,否则戛纳将很快被挥金如土、“金钱万能论”的土豪们腐蚀掉,而时间终究才是证明电影价值的唯一标杆。

不尴不尬 中国土豪的“戛纳秀”

◎张海律

“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这是仍在世的当代电影第一大神戈达尔又一句革命性名言。83岁的大神最终没来领取他的评审团奖,阿巴斯倒是来了,身旁站着那个让外国人纳闷费解、让中国人瞠目结舌的超女偶像李宇春。小姑娘法语问好后,再以英语和普通话表达着激动之情,然后与那位她只是耳闻还从未一睹其片的伊朗名导,共同颁出闭幕式上的第一座奖杯——最佳短片金摄影机奖。

这是一对多么古怪的组合啊!在“玉米”心目中,反正春春早就登过《时代周刊》封面,去戛纳颁个奖也理所当然吧。在艺术电影观众看来,这彻底是中国赞助商的土豪式胜利,并嘲讽式地为戈达尔续写名言后半句,“电影止于阿巴斯,复苏于李宇春”。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电影节,每年五月的戛纳从不只是文艺电影扎堆竞赛和评标的盛事,同时具备的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属性,让电影宫和滨海大道也挤满了来自各国的片商和明星宣传经纪团队。因此,即便今年的华语片在电影节竞赛部分寥寥无几,却并不妨碍有着传说中“四百高管”规模的片商阵营在电影市场扎堆,以及近乎同等数量的明星及其工作团队陆续前来走红毯、举办酒会并博取曝光率。《好莱坞报道者》同时带着嘲讽和酸葡萄心理在某日场刊的头版写道,“滨海大道的中国市集”(China’s Croisette Crossover Stalls)。

如果说李宇春亮相颁奖礼是这个“中国名特优商品戛纳展销会”的大手笔尾声,那么,与本届电影市场开幕晚宴同步的“中国之夜”,则是自豪炫耀着强国梦的豪华起点。曾在超女中败给李宇春的张靓颖,在徐徐晚风中飙着动听的海豚音,让·雅克·阿诺的《狼图腾》剧组来了,吴宇森来了,投资开幕影片《摩纳哥王妃》的吴征和妻子杨澜来了……昂贵而盛大的焰火映红了里维埃拉的这段地中海。接下来的电影节时间里,《一步之遥》、《归来》、《太平轮》等剧组带着从宣传到展映再到融资的不同目的,一个个到来并举办着高大上的酒会;巩俐和章子怡两位国际认知度最高的“谋女郎”来了,财力雄厚的网媒们,让国内、外两批记者衔接起从首都机场“送机”到尼斯机场“接机”的抓拍图片故事。

确实,此次的戛纳电影节同样有着破纪录的内地记者数量,以每天稀少的睡眠量,制造着大量与国人关系不大的艺术电影评论,以及看似与国人关系很大的华语明星戛纳轶事。可这番勤勉,并不能带来官方对他们的善待。知悉自家作品没内地发行可能的北美参赛电影公关方,继续着2000欧元/20分钟起步的群访报价,就连以往相对好约一些的第三世界名导,也渐渐被公关方关紧了对中国媒体的大门。谁让你们人傻钱多,谁让你们自己没几部像样的参赛作品呢?

王超的《幻想曲》和黄然的一部短片,是此次亮相竞赛单元的两部华语电影。属于一种关注单元的前者,以停留在1990年代第六代初期的落后美学和乏味故事,赢得了国内记者和影评人难得一致的共同差评,却也有法国观众在映后闲聊时认为,“还不错啊!同时表现着中国财富和贫穷的极端反差生活,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崛起了呢!”入围短片竞赛单元的后者,则是一部探索精神强烈的实验短片,其当代艺术属性也让影片不大好评价。

张艺谋的《归来》只出现在特别放映的展映部分,却惹得现场一片热泪,甚至有国外观众为其抱不平,“这样的电影没去主竞赛单元,真是太遗憾了”。虽说东西方审美有着巨大差异,但对《归来》和张艺谋大量的好评,也不免让媒体记者们反思,我们会不会对国师太过苛责了?

赐名“滨海大道的中国市集”的《好莱坞报道者》杂志,还别出心裁地为电影节期间各种酒会派对进行评点和打分。而那些蹭了酒会的外国观察者,也并没因此而待见“中国市集”。小马奔腾为吴宇森巨制《太平轮》举办的发布酒会,被讥讽成“中国版泰坦尼克出发前,又一个喧闹的亚洲大佬级选手派对”,在点评者看来,“和所有在戛纳举办的亚洲酒会一样,只要香槟供给不紧张,宾客就会很满意”。因此,在有着《名利场》和阿玛尼晚宴压阵的那一天,华语电影圈这场“乏味的踩草地仪式”被赐予了最低分。

那么,四百高管又砸钱买来了些什么呢?从场面上最易见的,是高悬于电影宫正对面、三层楼高、并与本届主题海报上马斯楚安尼遥相对望的《兔侠传奇》招贴画。不愿被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晾在角落的天津电影集团,非常舍得下血本,在每一个大型电影节进行自我营销。动画系列《兔侠传奇》海外销售情况也确实不错,是很多来自中东国家发行方的抢手货。米粒影业也在电影节期间,成功敲定其第一部与好莱坞合拍的奇幻大片《龙之谷:破晓奇兵》的上映时间。除此之外,整个市场上的华语电影就真如《好莱坞报道者》幸灾乐祸宣告的那样,“除中国大陆来的大批土豪成为戛纳一道风景之外,电影节没几部亚洲片入围以及极少成交量的现实,给他们的热情泼去冷水。”

不过,也有更客观一些的西方电影观察家发现,中国内地自产电影的丰厚营收能力,导致向国际拓展野心的减弱,“得益于巨大的人口数量,用母语讲述本土主题的中国电影,其票房吸金能力已经远强于好莱坞引进片,这让电影公司只会加紧制作适合当下中国人口味的电影”。

四百高管或许只是出来见见世面、增加经验的,却也可能在砸钱得不到回报后,意识到戛纳也不过这么回事,好好待在国内就能赚大钱。而这对中国电影的健康和多元发展,绝不是好事。

标签:影评 影史 贾樟柯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