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一谈:从生活出发又返回生活


来源:北京晨报

蒋一谈:短篇小说更强调故事创意点,文学来自生活,高于生活,这话流传很多年。对短篇小说而言,“点”特别讲究。我们对生活有感悟的时候,就像往天上飞,又从天空中返回生活,这个交集点最重要。这一点有了,这个短篇小说就有了,后面就是作家的呈现力、情怀。长篇需要多个创意点,组成故事框架、人物,但我们要写什么样的?要写人、真实生活、有血肉的、活生生的,生活的世俗并不是俗。最近看到金宇澄先生的《繁花》,就突破了我们背负长篇小说要追求厚重历史叙事的写作模式。我希望找到从生活出发又返回生活的临界点。希望能把一个大家习以为常

原标题:蒋一谈:从生活出发又返回生活

近年来,专注于短篇小说写作、渐渐赢得读者口碑的蒋一谈,近日携手中信出版社推出最新短篇小说集《透明》。这是他继《伊斯特伍德的雕像》、《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栖》、《中国故事》等作品集之后的又一部短篇小说集。他的作品被评价为以其故事构想和明澈朴素的叙事方式,创造了作品中独特的文学声音,并且是需要静下心来阅读的声音。

困惑增多,忽然想写

北京晨报:您1991年从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写过东西,后来成立了公司做出版,多年后为何重新开始写作?

蒋一谈:2007年至2008年,我的个人生活遇到点儿困难,也忽然感觉到这些年做出版的经历和生活的奋斗都有点混沌。40岁之后,生活的困惑反而越来越多,我也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去解决。2009年1月26日,大年初一,看过去写的诗歌、小说、读书笔记,突然想写了,当时写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拿来就写。写了一篇短篇小说《公羊》,讲人的孤独感,讲老伴去世后,母亲与公羊一起生活。母亲临终时,让儿子把这羊养老送终。

寻找短篇小说创意点

北京晨报:您提出过小说应该“世俗”,并且您的创作目前是以短篇小说为主,觉得和长篇有什么不同?

蒋一谈:短篇小说更强调故事创意点,文学来自生活,高于生活,这话流传很多年。对短篇小说而言,“点”特别讲究。我们对生活有感悟的时候,就像往天上飞,又从天空中返回生活,这个交集点最重要。这一点有了,这个短篇小说就有了,后面就是作家的呈现力、情怀。长篇需要多个创意点,组成故事框架、人物,但我们要写什么样的?要写人、真实生活、有血肉的、活生生的,生活的世俗并不是俗。最近看到金宇澄先生的《繁花》,就突破了我们背负长篇小说要追求厚重历史叙事的写作模式。我希望找到从生活出发又返回生活的临界点。希望能把一个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用一个方法再去展现出来。

好作家不超越而是绕开

北京晨报:您觉得您属于什么类型的作家?

蒋一谈:我到底属于什么类型的作家?我是60后人,但写作风格跟60后不一样,因此很幸运生在1969年。我的作品70%至80%写的是家庭情感,有些70后、80后可能体会不到。他们写家庭时,是把“我”就是作者的经验放在中间,但写家庭要写不同的家庭。一个好作家要善于写别人的家庭。就像一座山,不会因为高度变化、植被变化而飞走,作家要复杂、广博。我平时有大量阅读,读到一些好作家的作品。但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永远不要有超越之心。那些好作家是去绕开,形成自己的风格。

不写现实,写现实中的人

北京晨报:很多作家近年来开始较为直接地写当代生活,也遭到一些批评,觉得他们写不好当代。

蒋一谈:当代是最难写的,在发展变化中看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写当代最大的难度是,你写的作品能不能让人相信。因为我和你都在经历当代,作为同时代的人,能否相信,这给作家提出很大挑战。我写的不是现实,是写现实里的人,我看到不少作家,是拿人来表达现实,我是拿现实来衬托人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手法。我写城市,没有城市符号,人也没有五官,把这些都去掉,就是人的内心,现实是一个壳,是包裹的东西,这才能穿透时空。

标签:作家 小说集 写作者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