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曾经的繁华像车窗外一阵风掠过这些安静的小站


来源:潇湘晨报

猛洞河站的繁华景象大抵结束于2005年,据当地人回忆,当时从猛洞河站上下车的人有百分之九十是去猛洞河漂流、去王村观光的,最多的时候,车站的日旅客量可达到5000人次。按照火车站等级划分,当年这样一个面积不大的车站为二等站。

原标题:曾经的繁华像车窗外一阵风掠过这些安静的小站

□撰文/马志骅 摄影/朱辉峰

搭乘绿皮火车的旅客渐渐变少,人们曾经在沿线短暂停留的那些小站,有的取消了,有的还在运营。即便是运营,火车站也仅仅只是维持着一种“活着”的状态,它们曾经“活得很好”,甚至后来想过要“活得更好”,但在山野之间奔驰的列车却总有理由错过它们。

猛洞河:原先去“芙蓉镇”的人都要经过这里,现在连渡口都基本荒废了

“你看麻阳县城里停了多少列车啊,到北京的、到上海的都有……我们这里没有车次来,没有办法。”2010年,从张家界至广西南宁的2011次列车不再通过这里之后,“断了香火”的猛洞河站彻底变得萧条起来,火车站的彭站长提及此事,总觉得有些忿忿不平。

站址在古丈县罗依溪镇的猛洞河站,原名就叫罗依溪站,始建于1978年。罗依溪镇地处在张家界-猛洞河-栖凤湖-凤凰这条旅游线路的中段,位于古丈县北面。土家族、汉族、苗族聚居在这里。除了风景区和林木、农产品,罗依溪镇还富有锰矿资源,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22个工业强乡强镇之一。

上世纪80年代,导演谢晋在距离罗依溪镇3公里左右的王村,拍摄了当年轰动一时的经典电影《芙蓉镇》,从此带动了附近地区的旅游经济。至今,王村作为“芙蓉镇”,依然时有游客观光。

那时候,游客乘火车至猛洞河站下车,从出站口拾级而下,走不到5分钟便至渡头。乘船沿着酉水往上,20分钟的水路可达王村。车站与渡头之间不到50米的距离,沿河修建的数座房屋至今已破败不堪,很难想象,曾经,它们作为旅店和饭馆时门前络绎不绝的繁华气象。

旧车站的“猛洞河”三字已经布满了铜锈,与沾满灰尘的墙壁浑然一体,不经意是看不见这三个字的。三百平米左右的老候车室一头还存留着两排绿漆的简易座椅,简易座椅的对面,则放置了一个篮球架。但很少真有人在候车室里打篮球。

现在的渡口上,三五只民用的渔船停泊着,它们的主人在河岸上默默地打着麻将。从车站至渡头的阶梯尽头,还贴着一张“船讯”,上面留着10名渡船师傅的电话,日期为2009年8月。再问现在在渡头边生活的居民,他们说这条船讯早已过期,早没人开船渡河了。毕竟,与10年前的情形相比,猛洞河火车站已不是游客们的必经之路。

猛洞河站的繁华景象大抵结束于2005年,据当地人回忆,当时从猛洞河站上下车的人有百分之九十是去猛洞河漂流、去王村观光的,最多的时候,车站的日旅客量可达到5000人次。按照火车站等级划分,当年这样一个面积不大的车站为二等站。

据车站彭姓站长介绍,现在停靠此地的客运列车仅有往返怀化-澧县的7266/7267次列车一趟,而每日来往的货运列车约在30对左右。猛洞河站现在的车站等级为四等。

为了争取客流,猛洞河站是做过努力的。2007年5月,由中铁五十二局承建新猛洞河火车站站楼,新火车站有天桥通道、售票和候车大厅,矗立在曾经的猛洞河车站对面。“据说花了500多万。”彭站长指着2009年完工的这座新站楼说,即便这样,快车线路不通过这里,车站的营业额仍然没有增长。

每日上午11点钟左右,车站已经停止售票,没有客运,车站下午的上班时间有些乏味,几个当地的村民在车站站台上架起桌子打扑克牌。当地修铁路的民工在能容纳上百人的新修候车大厅席地而睡,那是他们的临时住宿点。偶尔有一列火车经过,站台上,信号员寂寞地挥动小旗迎来送往。

毫无疑问,对于罗依溪镇而言,火车是拉动一方经济的重要原因。从猛洞河新站出门即是镇上,泥路之间,偶尔有几列客运和货车来往。友谊大酒店和民族大酒店,是彭站长口中两个当地“最著名”的酒店。在他的眼里,这两家酒店的老板“大虫(音)”、“二虫(音)”是当地因为旅游业发展起来最会做生意的人。“不光是酒店,餐饮也是一样,这铁路附近的房子,当时都火热得不行。”彭站长说,现在,因为靠公路近,民族大酒店还算有些生意,而友谊大酒店则稍显没落了。当年火热的情况如何,已经不知道了,民族大酒店的前坪停着一辆酒店老板的奔驰汽车,前台冷冷清清。

说起“火热”,彭站长更喜欢提到麻阳。30多岁的他在怀化-澧县这条铁路线上各站都当过站长:“比如麻阳那个大坡站很有意思,附近都是居民,平时你看不到的,一到赶集的时候啊,那呼啦啦全都跑出来了。”最多的时候,大坡站一次上车的人就有400多人。“那是什么概念?7266次是4节火车厢,每个车厢的定员是128人,加上大包小包,根本站不住脚。”彭站长说得绘声绘色,但现在的猛洞河站,别说400多人,就是塞满2节车厢恐怕都困难。

“其实我想法比较简单,就是想怎么把这个站的客运搞好,但是我们这是单线铁路,不停快车了,没人来,我也没得办法。”从彭站长站着的新站楼往下俯瞰,新的站台通道、旧火车站、旧的渡头、酉水河,步行不到50米的距离,那是10来年间一个车站从繁华到寂寥的距离。

标签:游客 旅游经济 漂流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