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宽带二级运营商:失守“最后一公里”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原标题:宽带二级运营商:失守“最后一公里” 本刊选取5个二级运营商小区住户进行的现场测验发现,宽带网速均与宣称网速差异较大,最低的小区宽带接入速率符合度仅为41% 《瞭望东方

原标题:宽带二级运营商:失守“最后一公里”

本刊选取5个二级运营商小区住户进行的现场测验发现,宽带网速均与宣称网速差异较大,最低的小区宽带接入速率符合度仅为41%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元元| 北京报道

宽带很宽,网速却很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中国消协公布的2013年全国消费者投诉情况分析结果显示:在服务类投诉中,网络接入服务投诉量居第二位,达到22081件,同比增长约24%。

全国平均网络下载速率并不低;但从消费者的投诉来看,用户宽带上网的体验满意度仍不高。问题的关键似乎出现在宽带输送的“最后一公里”——二级宽带运营商(小区宽带运营商)。

“所谓的‘假宽带’,在二级运营商那里是比较突出的。”工信部通信标准化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党梅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假宽带”始作俑者

目前国内固网宽带用户以小区住户为主,而小区的宽带运营商除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铁通三家基础运营商外,还有数量不详的二级甚至三级运营商。

“企业在提供网络应用时,出于成本的考虑,布放的服务器数量、服务器接入电信网络的链路带宽以及服务器处理用户访问的能力各不相同,给用户带来的服务体验也有差别。”余晓晖说。

上述央视《每周质量报告》中报道的假宽带问题,正是源自小区二级运营商。小区宽带运营商一般是通过购买或者租赁的方式,从上一级宽带运营商或者说基础运营商手中集中购买一定数量的宽带,再转售给小区住户。

“由于大运营商在宽带骨干网接入领域形成垄断,小运营商为求生存,只能打出低价竞争牌。”中研普华市场研究员查黎霞告诉本刊记者,这使得一些二级宽带运营商为了赚钱而偷工减料。

二级运营商多半会选择价格较低的宽带,转卖给用户时则谎称是高带宽。例如从上级运营商购买的是10兆带宽,然后向小区住户分包,分给10个人、20个人甚至更多。原本独享的宽带被多个用户分配后就变成了共享宽带,网速肯定无法达到标称速率。

党梅梅说,这是多数用户反映网速不稳定的原因。

低价战略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给本刊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规模达到1.89亿户,总市值达3847.7亿元,全国固定宽带用户人口普及率达到13.9%。

与此同时,全国宽带市场份额被三大电信运营商占据。中研普华提供的数据现实:2013年中国宽带市场份额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中国电信50.2%、中国联通32.7%、中国移动铁通11.6%,三者合计占据94.5%的市场。

不过,和几年前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几乎垄断市场相比,近年来中国宽带市场出现了鲜有的竞争态势。随着国家对电信市场准入原则的放宽,民间资本得以进入宽带业务领域。

以北京市区为例,歌华有线、电信通、宽带通、方正宽带等二级运营商的宽带资费,普遍比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基础运营商低很多。以4M光纤宽带为例,歌华有线每年的费用为799元、电信通为780元、方正宽带为720元;而中国电信则为1500元、中国联通为1480元,价格相差近一半。

相比光纤宽带,正处于不断升级改造之中的ADSL宽带(固定电话宽带)费用并没有降低。

“按照成本,光纤宽带要比固话宽带高,价格也应该比固话宽带贵。”从业七年的宽带业内人士李方(化名)告诉本刊。但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两家运营商4M固话宽带费用和光纤费用相同,仍比二级运营商的光纤宽带要贵。 

“和基础运营商相比,二级运营商没有技术优势,只能通过低价来吸引用户,以获得利润。”李方说,电信、联通这类基础电信运营商因为有国家政策的强力支持,加之依靠自身的特殊资源优势拥有强大的市场份额,对于价格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不会轻易降价。

某二级宽带运营商工作人员告诉本刊:“对于电信联通来说,价格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只有价格是可以调整的因素,也是获得客户的杀手锏。”

网速失实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高带宽用户比例大幅上升,接入速率在4M以上的宽带接入用户占全部宽带接入用户的比例达78.77%,比2012年底提高13.19个百分点;接入速率在8M以上的占比也由2012年底的15.99%提升至22.45%。

“用户不断提高带宽的原因就是希望获得更高的网速。”李方说,尽管目前二级宽带运营商的市场占有率不高,但发展势头不可小觑,由此带来的“假宽带”问题也须引起重视。

本刊记者分别选取了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北里、丰台区刘家窑北里、丰台区西马金润家园、海淀区科学院小区、石景山区海特花园的住户各一,使用网上测速工具进行了测试。其中,前两个小区的用户使用长城宽带,其余三家分别安装了宽带通、方正宽带、歌华有线(测试结果详见上表)。

更令人不解的是,即使同样的带宽,各家二级宽带运营商给出的可达下载速度值也不相同。以4M宽带为例,方正宽带给出的平均下载速度是450KB/s,最高达700 KB/s;歌华有线给出的下载速度是400 KB/s左右,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给出的平均下载速度均为512KB/s。

不过,也有二级宽带运营商并不向用户提供所谓的合理下载速度或者平均下载速度。本刊记者曾致电歌华有线和电信通两家二级宽带运营商,双方均表示无法向用户告知具体的下载速度。

挂羊头卖狗肉

对于上述测试结果,几家宽带运营商给出的答复几乎如出一辙:“网速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我们提供的只是平均下载速度,并不是所有用户都能达到的。”不过,运营商也表示会派技术员到用户家中检查。

“这不是个例或者偶然现象。”李方说,二级宽带运营商在带宽和网速上的夸大宣传早已成为业内潜规则

早在2012年,央视《每周质量报告》就曝光某小区宽带运营商将共享宽带宣传成独享宽带,用户网速大打折扣。近两年来,二级宽带运营商被媒体曝光在带宽和网速上偷梁换柱、混淆概念、欺骗用户的情况屡见不鲜。

宽带网速本身就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而作“最后一公里”,小区宽带运营商则成为影响网速的最后一道坎。

二级宽带运营商通过租借的方式从基础运营商买来一定量的带宽,然后再转卖给小区用户,以赚取差价。“带宽价格一定,分的用户越多成本就越小,他们(二级宽带运营商)就赚得越多。”长城宽带一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二级宽带运营商在低价吸引用户的同时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保证利润。

不过,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上述提到的多家二级运营商在向用户推销宽带产品时,首先提到的就是其产品为独享宽带而非共享宽带。

上述工作人员说,独享变共享的情况比较普遍,这也是多数用户网速不达标的原因。

据他介绍,二级宽带运营商在进入小区时需要向物业缴纳一笔入住费,而后期运营过程中的利润也需按照一定的比例与物业分成。“二级运营商被两头压榨,既要向基础运营商缴费,也要给物业交钱。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费用只能从用户身上赚回来。”

谁该为“假宽带”负责

目前,在中国负责基础电信业务的宽带运营商主要有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铁通。而二级宽带运营商所经营的宽带业务多属增值电信业务,其所取得的资质也是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本刊采访的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国家在电信业务运营商尤其是增值电信业务运营商的审批和管理上都比较严格,但在后期的服务质量监督上则较为薄弱。

《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规定:为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提供网络接入、代理收费和业务合作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对相应增值电信业务的内容、资费与收费、合作行为等进行规范、管理,并建立相应的发现、监督和处置制度和措施。

此外,根据上述《管理办法》的规定,电信管理部门要对增值电信业务的经营者进行年检,这其中就服务质量情况。最近的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4月14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曾在官方网站上公布16家年检不合格的因特网服务接入业务企业,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据介绍,中国最初发展电信业务主要是针对电话业务,并未过多考虑宽带互联网业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现今宽带市场监管方面政策的相对滞后。

“最初(相关部门)还没有意识到宽带会发展得如此迅猛,所以只把它作为增值电信业务来处理,后来大大出乎意料。”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何伟表示。

2012年,工信部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鼓励民间资本开展接入网业务试点和用户驻地网业务,以促进宽带发展。这被外界解读为国家在宽带业务领域的创新革命,也被视为宽带运营商的“春天”。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并未有具体的配套政策方案出台。

“民资进入电信市场不仅能够带来竞争,提升服务质量,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盘活市场。”何伟表示,民间资本进入电信行业的步伐将会加快,更多的二级宽带运营商将会出现,宽带市场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当然,竞争要建立在诚信和对用户负责的基础上。

[责任编辑:PN043]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