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左文辉系“两当兵变”最后一位亲历者 习仲勋介绍入党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在官方简介中,其革命生涯的起点透露出他的不寻常之处:1930年9月参加革命,并由习仲勋、李特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原标题:左文辉是谁

在官方简介中,其革命生涯的起点透露出他的不寻常之处:1930年9月参加革命,并由习仲勋、李特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文| 芦垚

5月5日,一条讣告“惊动”了中央。

陕西省人民政府原视察室视察专员左文辉因病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享年106岁。

官方消息显示,左文辉逝世后,习近平刘云山胡锦涛朱镕基赵乐际等分别致电慰问并送花圈表示悼念。其中还特别提到,习仲勋同志夫人齐心委托专人到家中吊唁并送花圈致哀。

一位省政府视察室视察专员为何能有如此哀荣?左文辉究竟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习仲勋是他的入党介绍人

据官方信息,除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原视察室视察专员这一最后职务之外,左文辉在1949年后还先后担任过渭南军分区参谋长、青海省公安总队副总队长、青海省民政厅副厅长。离休时,级别为厅局级。他先后荣获八一奖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96年6月,经中央批准,左文辉享受副省级待遇。

不过,这些还不能显示其经历的特别。在官方简介中,其革命生涯的起点透露出他的不寻常之处:1930年9月参加革命,并由习仲勋、李特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左文辉生前曾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回忆他与习仲勋的相识。

他十六七岁时外出找工作,到冯玉祥的部队投靠同学王德修,经王引荐在冯玉祥部队当录事。1930年2月,他被分配到杨虎城第十七路军警备第三旅二团一营三连。

正是在此期间,他结识了习仲勋。

1930年春,习仲勋进入王德修部开展兵运工作。

2013年10月15日,中央党校教授李东朗在《甘肃日报》发表《习仲勋与两当兵变》一文,对此有详细描述。其时,党在该部的兵运工作比较沉寂:既没有发展党员,也没有建立党组织,甚至没有什么士兵活动。习仲勋到达后,迅速和该部的中共党员建立组织联系,研究成立党的组织,提出“在发动士兵进行日常斗争,促进士兵革命化的基础上,发展组织,团结士兵,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兵运方针,并确定了兵运工作方式和重点。

除了通过谈话、散发传单、开秘密会等方式引导士兵走向革命,习仲勋还利用自己担任二连特务长(其职责是管理后勤伙食和机动勤务)的身份,广泛结交士兵和下级军官。他甚至还利用结拜金兰的方式开展工作,先后和驻地居民刘士荣、小学校长刘警天、骡马店主人王子轩等结拜。通过这样的方式,争取王子轩等为掩护党组织开展兵运。

左文辉说,结识之后,他慢慢了解到习仲勋的真实身份---中共地下党员。“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散步,仲勋一有空就给我灌输革命思想,让我参加共产党闹革命。”

1930年9月,左文辉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习仲勋和一连特务长李特生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此时,左文辉21岁,习仲勋比他还小4岁。

左文辉只是习仲勋在此期间发展的众多党员之一。李东朗介绍,经过习仲勋和其他党员的努力工作,在两当兵变前,“党的组织在二团一营内各连都有支部,人数三十余人,成分有下级官长七八人,其余都是士兵,成立营委领导工作。群众组织有兄弟团,各连都有,人数一连有二十余人。”三个连的排长、班长大部分是共产党员,其他也大都是革命的同情者。

在这个过程中,习仲勋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其卓越表现和非凡才华,在1931年冬担任了党在该营的营委书记。

“两当兵变”最后一位亲历者

左文辉逝世时,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两当兵变”的最后一位亲历者。

在左文辉的官方履历中,紧随其入党的,就是1932年4月参加“两当起义”。这无疑是其革命生涯中最为重大的事件。

两当起义,正是由习仲勋等人发动的。

经过两年的兵运准备工作,习仲勋等人等到了兵变时机。1932年春,杨虎城命令王德修营由凤县开往甘肃徽县一带驻防,因为营中多是乾县、礼泉人,不愿到离家更远的山区去,因此换防令引起官兵不满。

营党委书记习仲勋召开营党委扩大会议,决定在部队到达两当县城时起义,遂向陕西省委请示,省委同意发动兵变,并派省委军委秘书刘林圃为特派员,赶赴凤县具体指导兵变。

1932年4月1日下午,国民党警备三旅二团一营行至两当县城休息。午夜12时,按预定计划,兵变开始。在习仲勋、刘林圃、吕剑人、李特生、许天洁等人的组织指挥下,兵变官兵迅速行动,击毙反抗的三个连长,营长王德修脱逃。

吕剑人率一连战士和没有起义的机枪连对峙,由于机枪连火力太强,为减少损失,起义的两百多人当即撤出县城。

左文辉后来回忆:“刘林圃、习仲勋说起义是为了到陕北找刘志丹当红军去,问大家愿不愿意,我们都喊愿意。”

4月2日上午9时,队伍到达两当县太阳寺,在这里,部队宣布改编为陕甘工农游击队第五支队,并选举许天洁为支队长兼三连连长,习仲勋任队委书记,吕剑人、高瑞岳分任一、二连连长。左文辉为三连副连长。

在北上与刘志丹会合途中,部队先后与国民党军队、地方民团、土匪连续作战。到达陕西永寿县时,被当地土匪王结子包围。

“当时我和习仲勋被派出去侦察,没想到这时候队伍就被土匪打散了”。“后来习仲勋经过三原武字区到了陕甘边,找到刘志丹,跟着他一块闹革命,我和许天洁等打剩下的部分同志一直在关中地区从事地下党活动。”左文辉后来回忆说。

尽管队伍被打散了,但是“两当兵变”依然被赋予重大意义。

2013年10月9日,甘肃省在陇南市两当县举行纪念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暨两当兵变历史地位座谈会。习仲勋之子习远平在座谈会上说:“两当兵变是我父亲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端,他由一位党员积极分子成长为一名党的基层组织领导人和军事指挥者。”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在讲话中指出,两当兵变是土地革命时期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发动的一次重要武装斗争,也是西北革命史、人民军队史乃至中国革命史上光辉的一页。

兵变领导者都去哪儿了

两当兵变后,习仲勋和左文辉等人并未一同前往陕北。

1936年冬,再经习仲勋等人介绍,左文辉参加了陕北红军。1941年1月至1949年6月,左文辉先后任陕甘边区警备旅二团参谋长、合阳县游击队支队长。

参与两当兵变的几位领导人,命运各有不同。

特派员刘林圃于1932年9月26日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年仅23岁。

总指挥许天洁后来被捕入狱,坐牢5年,1936年“西安事变”后经党组织营救释放。他后来回忆说,“我那时很捣蛋,在监狱里胡闹哩。”他的性格从晚年对“两当兵变”的回忆中可见一斑,他说:“当时兵变不像现在细致,打死连长后把部队带出来,在北门外随便集合了一下。”

1949 年后,许天洁辗转多处任职。上世纪80年代离休前,任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政协副主席。1992年,84岁的许天洁病故。

吕剑人也被抓捕,但早于许天洁4个月出狱。后来,吕剑人曾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届政协副主席、党组第二书记,自治区党委书记处书记、监委书记、党委常务书记。1979年1月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当时设第一书记),同年12月兼任陕西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他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2002年11月10日,吕剑人因病在西安逝世,终年94岁。

[责任编辑:PN043]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