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郑明:未能亲自参加航母研制工作是我终生的遗憾


来源:凤凰军事

——一位从水兵成长为将军的老者在海军纪念日的回顾与展望。 近日,原海军装备部部长郑明少将接受凤凰网独家采访。 记者:您1950年就加入了中国人民海军,当初您为什么会选择海军?

1937年郑明全家合影(资料图)

——一位从水兵成长为将军的老者在海军纪念日的回顾与展望。

近日,原海军装备部部长郑明少将接受凤凰网独家采访。

记者:您1950年就加入了中国人民海军,当初您为什么会选择海军?

嘉宾:我们这一代人与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跟着父母一起,实际上用两句话来表现我们的童年一直到青年时代:一是在外敌侵略之下,被奴役过的,二是在反动统治之下,被压迫过的。我是1933年出生的,我的父亲是1907年出生的,我的母亲是1911年,正好是辛亥革命出生的。

1929年,我的父母作为北京大学生到吉林去教书。1931年九一八事变虽然发生在辽宁,但是对吉林也有影响,父母当时就已感受到日本的威胁。当时军阀与日本勾结,因我父亲是北京进步青年,就以满洲共党要案嫌犯的罪名被抓,后来虽被保释但仍处监控之下。

在我100天的时候,父亲母亲就抱着我带着姐姐从吉林坐火车到了大连,到大连坐船到了天津回到了北京。我第一次海缘是跨海逃难,逃脱日本铁蹄。1933年的7月15日我们全家到了北平,没几年又亲身经历了“七七事变”,听到炮响,看到北平城里的慌慌张张。父母又意识到北平也有可能沦陷,还得逃难,决定从天津坐船到上海。第二次过海的时候我已经四岁了,又有个妹妹。当时我父母给我的一个任务,因为我妹妹小,这一路可能要大小便,所以让我提一个尿盆。当我们通过从天津租界,上船之前一排日本的海军陆战队都上着刺刀站在两旁,中国的老百姓排着队上船,非常紧张。我才四岁,一手拽着爸爸的长衫,一手提着尿盆,要走很窄的桥上船,哆哆嗦嗦的就把尿盆给掉海里了。这唯一交给我的任务也没完成,但印象就深刻了,就是看到日本兵带刺刀威胁我们所有中国人,这是第二次海缘,还是在日本威胁下的跨海逃难。

1937年,我们全家到了上海。实际上我们是在八一三之后到的上海,上海不是租界的地方全炸得一塌糊涂。那日本飞机从哪儿来呢?是从航空母舰上来的,航空母舰在哪儿呢?在咱们中国的浙江舟山那一带停停泊着。这是第三次海缘,并懂得了我们中国的海疆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而且在我们的海上起飞的飞机炸到我们上海,炸到我们脑袋上了。

以后我在上海上学,一直到抗战胜利。我当时要上中学的时候家里非常困难,我全部是用的奖学金。当时有个私人办学奖金,这个实际上是英国洋行的买办,所以在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英国海军以盟军的身份,派一艘大型巡洋舰访问上海,这个奖学金主办的人就为我们提供了参观这艘巡洋舰的机会。到了军舰上以后,英国的朋友对我们很热情,整个军舰开放让我们看,看得大家对西方科学文化、军事力量是怀着崇敬的一种心情,这一军舰多大,多干净,从士兵的住舱到甲板上,里面到处都非常现代化,在甲板上也看到了大炮。最后我提了一个建议,我想到炮里头去看看,英军同意后,我就跑到指挥瞄准的地方,看到瞄准镜,看出去就傻了,瞄准镜都正好瞄在外滩的海关大钟上。虽然它是个友好的军舰,但是它终究是外国的军舰。它只要一按炮钮,就能把咱们海关给轰了。我们下来的时候又看到一个非常悲惨的局面,我们的小破船就围着英国军舰底下要饭,丢的垃圾剩饭都当宝。当时中国也没大船,大舰艇上面都是洋人,都高人一等,所以我那时就决定以后要学造船,造大船造大军舰。这第四次海缘来自英国军舰的“教育”。后来我考上上海交通大学去读造船系。

[责任编辑:詹嘉宝]

标签:海军 当时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