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台湾文史工作者:“独化”教育模糊了台湾人国家认同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中国台湾网4月15日消息 台湾《中国时报》15日刊发了台湾文史工作者施志胜的文章《独化教育 模糊了国家认同》,他认为,所谓“太阳花反服贸学运”已经落幕,撇开事件的是非对错,从两岸关系的面向来看,主要筹谋的几位学生代表坦承自己支持“台独”,并与“独派”团体站在同一阵线,相互唱和,呈现“恐共”、“反中”、“台独”的成分。

原标题:台湾文史工作者:“独化”教育模糊了台湾人国家认同

中国台湾网4月15日消息 台湾《中国时报》15日刊发了台湾文史工作者施志胜的文章《独化教育 模糊了国家认同》,他认为,所谓“太阳花反服贸学运”已经落幕,撇开事件的是非对错,从两岸关系的面向来看,主要筹谋的几位学生代表坦承自己支持“台独”,并与“独派”团体站在同一阵线,相互唱和,呈现“恐共”、“反中”、“台独”的成分。

他指出,这个世代学子(1990年前后出生)成长过程,接受的是李登辉主政时期以“两国论”为导向的台湾历史教育,如果意识形态受到“台独”论者影响,其内心底层早已隐藏着“恐共”与“反中”的情绪。

作者列举出了他本人长期观察所见的几个现象,提供社会各界思考:

1997年,李登辉主导的新版教科书刚出炉,我好奇地向初中一年级的外甥取来一阅,看到社会科《认识台湾——历史篇》课本,不禁心惊。教材把台湾和大陆切割,又称“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想着将来他们长大了,甥、舅之间恐怕要来一场国家认同之战(辩)。加上陈水扁时期(2000年至2008年)的“一边一国”论,近20年来,变本加厉,以“两国论”的政治观点为指导的台湾历史课纲,成为编写台湾历史的主要架构。这个教材教育下的学子们,对台湾史观的错乱和对国家(族)的认同必然产生矛盾。

两年前,在厦门大学的一场学术交流活动中,台湾某大学的与会学生用惊讶的语气问我“厦门这边的人怎么也会讲‘台湾话’?”其历史认知的浅薄,让人摇头!为正本清源,予乃说明,台湾的闽南族群,祖先大多来自福建泉州、漳州地区,他们说的“闽南语”又称“河洛语”,溯自中原。现在在台湾的闽南族群习惯将“闽南语”说成是“台语”或“台湾话”。所以,“闽南语”是厦门人的母语,不是厦门人讲“台湾话”。

显然,现在的台湾历史教科书中,刻意模糊了台湾与大陆的连结,淡化了汉人来台辛勤的开拓史,也扭曲了青年学子的历史认知。

吾友刘君,系出汉高祖刘邦,为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号曰“彭城堂”。其来台祖怀莞公于清乾隆初年由广东平远渡海赴任,官授六品千总、任职台湾府(台中),如今枝繁叶茂,已传十余世。3年前,续修族谱,吾友主其事,在一次族谱修编委员会中,有某党籍宗亲代表提议“新的族谱就从来台祖开始写,‘中国’的那一长串就不要了”云云,众委员齐声说“岂能背宗忘祖?”并以祖训“骏马骑行各出彊,任从随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早晚莫忘亲命语,晨昏须顾祖炉香…”相勉,强调虽然立足台湾,仍应饮水思源,心怀祖先,万不可自断根源。

类似上述情况不胜枚举,是否受到李、扁主政时期推动的“两国论”或“一边一国论”影响?如果把这个时期的台湾历史课纲视为“台独史纲”,或称之“台独种子课纲”,实不为过。

再由这次“太阳花学运”隐含的“恐共”、“反中”、“台独”成分,两相对照,不难看出,在政治力遂行这种“独化”教育之下,模糊了、置换了台湾人的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中国台湾网 何建峰)

[责任编辑:PN045]

标签:台湾网 陈水扁 两岸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