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二李一郭的官商关系网:司局官员派入商海成红顶商人


在这个权力与利益深深交织的场域中,身兼官员和商人双重角色的“红顶商人”,和何燕、邓鸿等人的灰,刘汉的黑,再加上一些特定关系人的“白手套”,共同结成了千丝

在这个权力与利益深深交织的场域中,身兼官员和商人双重角色的“红顶商人”,和何燕、邓鸿等人的灰,刘汉的黑,再加上一些特定关系人的“白手套”,共同结成了千丝万缕的网

尽管郭永祥以八面玲珑、擅交朋友著称,不过在“二李一郭”三人组中,主镇一方的李春城身边,环绕着最多的官商关系网。

和其他城市一样,李春城主政的成都,也成立了大大小小几十家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包括不同类型的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等,以国有资产存量、财政性资金投入、土地储备收益和专营权等方式注入资本,涉足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工业、交通、文化旅游等领域。然而,这类平台公司不仅为政府借此直接参与具体的经济活动大开其门,更为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利益交换提供了丰沃土壤。

为李春城所重的多家成都政府平台公司,在改善市貌、修建公路、控制房价、公共设施均等化等方面,替李春城赢得了成都市民的普遍好评,但这些“红顶商人”在城市土地转让和开发领域拥有的极大能量,也催生了更多“灰顶商人”乃至“黑顶商人”暴富的神话。

在成都,成都投资控股集团(下称成投集团)董事长吴忠耘、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成都高新投资集团(下称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都是举足轻重的红顶商人。吴忠耘担任过成都市体改委主任、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戴晓明担任过青白江区区委书记、成都市经委主任,平兴一直在成都高新区任职,担任过成都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谭建明则早在10多年前就是成都市发改委副主任。

这些前政府的司局级官员,被“派入商海”后,行政级别和组织关系没变,顶头上司和权力关系没变,获得及调动稀缺资源的能力没变,权力的能量经由这些“红顶商人”的二转、粉饰、催化与加速,无远弗届。与其交接棒的座上宾,则是那些可以通过权钱交易,可以给他们带来个人经济利益或政治利益的“灰顶商人”、“黑顶商人”。

何燕的“一号工程”

国腾集团董事长何燕就是这样一位“灰顶商人”。事实上,何燕伸向权力场的触角早已超越了成都市。2000年周滨之父就参观过何燕的国腾集团,并将国腾集团看作其发展信息产业“一号工程”的重点支撑企业。数年后国腾IC卡销售陷入瓶颈时期,省里有关领导曾安排国腾去做九寨沟峨眉山的信息化改造,据悉国腾困难时还从成都工投借过4000万元而未归还。

2001年成都高新区西部园区建设启动,国腾成为入住高新西区最早的企业之一。当年,国腾与电子科技大学联合创办独立学院——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在西部园区征了2000余亩教育用地。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地价只有每亩2万元,除了建学院和国腾科技园,还有大量空地被闲置,直到2008年由国腾出地,成都高投集团旗下高新置业出资,共同开发了“创智联邦”——5栋6层的写字楼,建筑面积约82000平方米,投资规模约2.05亿元,2008年12月30日奠基,建成后按照每平米6000元对外销售。记者在成都市规划局查到,国腾园117933平方米的用地在2007年3月已经变更为一类工业用地,不再是教育用地,但一类工业用地也是不能建写字楼对外出售的。

不过,非常蹊跷的是,去年6月30日何燕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湖北宜昌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今年1月15日国腾电子的公告称何燕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检察机关批准执行逮捕,所以最终是否涉及土地问题还不得而知。

另外,国腾电子在石油、公安系统也有业务。今年2月14日,公安部通报称,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原主任佟建鸣,自2001年任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违警行为查处工作指导处处长以来,特别是在担任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企业谋取利益,涉嫌索贿、受贿223万元。公开信息显示,在担任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主任期间,佟建鸣与企业有密切往来。2011年3月16日,佟建鸣就曾到成都国腾实业集团进行视察。

“例外”的邓鸿

邓鸿是另一位在成都声名显赫的“灰顶商人”。这位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比一般土豪多了一些想象力:1990年代就想到发展成都的会展经济,操办一年一度的春季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在成都建亚洲最大的单体商业中心,花百亿到太平洋上买岛……从老会展、新会展中心,再到建设环球中心,邓鸿操作的一系列项目无不是成都市的门面工程,区域内除展馆外,还有多个五星级酒店,时常举办重大商务、政务活动,也都离不开政府在土地、信贷方面的支持。但是邓鸿在商业上也确实靠谱,至今没有失手的时候——这依赖于邓鸿在资金运作上的精明能干,以及他对官场资源的娴熟利用。

邓鸿生于1963年,14岁即参军入伍。1985年,22岁的邓鸿以成都空军干部身份转业。1994年,邓鸿以美籍华人妻子闽佳琳的名义在美国注册了加州国际投资贸易有限公司。1995年,也已经变成美籍华人的邓鸿在成都沙湾拿到150亩地,准备做钢材批发交易中心,不久有专业人士建议做会展中心前景更好,他立即改换方案,投资数亿建了老会展中心,1997年建成。

2002年,邓鸿的美国加州集团成都会议展览中心股份公司,与阿坝州九寨沟县签订《合作开发九寨沟国家森林公园协议》,当年7月动工,占地面积400亩,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投资近20亿元,是“四川省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一个综合性旅游项目”。2003年9月,“九寨天堂”度假旅游项目开业,被称为中国西部最大会展、休闲和度假中心之一。

2003年10月,《经济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来信,标题是《“九寨天堂旅游度假区”该不该建》,文章称:“据四川省林业部门介绍,九寨沟既属国家森林公园,也属长江上游天然林重点保护区。有关专家认为,这种建筑看似人与自然的亲密交融,实则是对自然生态的一大破坏,为了把建筑物置于山水之间,不仅使原生的9棵大树被玻璃房‘囚禁’,而且已砍掉了200多立方米宝贵的天然林。在这样的地方大兴土木,实属不该。”

该文作者称,当时咨询过林业、国土等部门,“九寨天堂”没有任何批文。但该文发表后,一位四川省领导找到经济日报,希望不要再继续发表这样的文章,此事不了了之。根据财新记者查证,该领导的一位亲属刘杨,正是2003年12月成立的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的四个自然人股东之一,持有5%的股份。

在九寨天堂项目后续项目没有完工的情况下,邓鸿又开始投建新会展中心。成都市的总体规划是向东向南发展,市政府有意将行政中心南迁,希望新会展和行政中心能带动成都南部发展。2003年12月,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世纪城”正式动工,2008年初,工程主体全部完工,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出席开业典礼并宣布新项目开业。

由于会展中心属于政府工程,投标企业可按照建设会展的低价拿地,可配套建设住宅用地和商业用地。拿地过程中,政府会设置一些量身订做的条件帮助关系企业入围,例如资质准入就是其一,邓鸿企业中标几率大幅增加。

新会展中心占地1500亩,邓鸿方面对外称每亩地价是70万元,但成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媒体称仅有28.83万/亩。但即使按照此低价格计算,1500亩新会展中心的土地出让金也要4.3亿元,同时操作九寨天堂和新会展两个巨型项目的邓鸿一时捉襟见肘。

一位成都地产界资深人士称:“邓鸿的新会展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一是中信银行给了20亿元贷款,二是成都的央企中国成达工程公司定制了写字楼和几栋高层职工住房,预付了定金。这两笔钱成为他们的启动资金。”

新会展确实为成都的会展经济以及南城开发起到很大带动作用,拿地时还是一片荒凉,建成后南城陆续有开发商跟进。2007年,邓鸿又在会展中心附近开发了天鹅湖花园,在会展中心与住宅之间挖了一个400亩的人工湖,之后还建成了假日与洲际酒店。

邓鸿在新会展中心附近的地块上,还建起了四川电视台新址和审计署驻成都特派员办事处办公楼。

2008年前后,邓鸿把天鹅湖另一侧的土地卖给龙湖地产,几乎同时,还把部分土地卖给了棕榈泉开发写字楼和公寓,回笼大笔资金。邓鸿开始启动环球中心项目。环球中心在新会展北边约一公里,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与绕城高速交汇处,公司官方网站显示,环球中心占地1300亩,约合两个天安门广场大小,总建筑面积约176万平方米,号称全球最大单体建筑,在邓鸿出事之后的2013年9月1日仍然成功开业。这个庞然大物坐落于成都市的环城生态带上。成都市允许建筑物呈锯齿状嵌入环城生态带,但环球中心体量过于巨大,以至切断了环城生态带,引发了不小争议。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成都市一位主要官员曾在内部会议上表示:“(环球中心)建都建了就算了,类似的项目以后不能再建。”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环球中心拿地有问题。以前成都规定,外环高速(三环之外)两侧500米是不能有商业开发的,即所谓198绿地——198区域是指环绕中心城区的198平方公里非建设用地。这一片区分布于成都市中心城区的四周,主要位于三环路之外、外环路以内(包括外环路外侧的500米生态保护带),意在外环打造一个绿色成都。但是后来政府调整了规划,从198平方公里中拿出约5%作为建设用地。但在绕城高速500米以内只有环球中心这样一个四四方方的庞然大物,显得非常突出。在环球中心前面还预留了大片的空地,占据了整个马路,往来车辆都得下穿通过。

2008年9月,成都市国土局曾有记录将此地块拿出来招拍挂,但这么大的项目招标,当地地产界人士都没什么印象,最终邓鸿的公司摘牌——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和成都国际会展中心以4.8亿元拍下成都市天府新城文化艺术中心、海洋乐园及配套项目国有建设用地的使用权。该项目内含三块用地,分别为约700亩的商业金融和文化娱乐用地(包括中心广场)、约236亩的文化娱乐用地和200亩的配套住宅用地。项目要求在前两个地块投资强度超过32亿元,并在三年内完成。

消息称,邓鸿拿下这个庞然大物,又是以兴建带公益性质的艺术中心(即236亩的文化娱乐用地)为名义和政府谈的,但他先建的是商业中心,艺术中心至今不见踪影。即使不包括这部分文化娱乐用地,其他两块合计900亩的商业用地以4.8亿元拍下,每亩53万元的价格也非常之低。一位成都地产界人士分析,环球中心区块以写字楼为主,商业综合体也很多,比如奥克斯广场、保利中心、中海等等,是成都写字楼竞争最为激烈的区块,当时在附近地区同期拿地的和黄、九龙仓,拿地价格都得每亩一二百万元。如今体量72万平米的环球中心写字楼已经销售一空,早在2011年5月就已经销售30万平米、销售额达34亿元。

记者在成都市规划馆查到,环球中心的用地至今都还是公共设施用地——公共设施用地不得用于商业开发,这几乎是常识,成都市规划局今年出版的《成都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也有明确规定,“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用地”只包括行政办公用地、文化设施用地、教育科研用地,与居住用地、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有明确区分。

成都规划局人士给出的解释令人瞠目:成都今年之前执行的是2008年的规定,国家也是2010年12月才出台了新国标《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且于2012年1月开始执行。按以前的老规定,“公共设施用地”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为C类,其中包括C2商业用地和金融类用地,今年的新规定才把商业用地从公共用地中拿出来。

不过,记者看到,在成都南部兴建的政府行政中心,在2013年3月1日就变更为商业服务业用地,因为政府决定不搬入后要把大楼变现出售,至今已经出售了3幢,而环球贸易中心的写字楼早已对外出售也还是公用设施用地,部分购买者也已经拿到产权证,有些还在办理之中。

“黑顶”商人刘汉

在四川,说到“黑商”,首先被想到的就是四川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早在1994年,他就受时任绵阳市市长邀请,投资当地的河堤修复工程。市长承诺,河堤修好后,围出来的约300亩土地给刘汉开发。在那块地上,刘汉开发了益多园小区。这笔交易,可能是以往炒期货发家的刘汉和地方政府官员的首次交好。

1995年,刘汉斥资1.2亿元,投资于绵阳城边涪江江心的小岛村开发房地产。新华社的报道指称,1998年,刘汉的公司因拆迁补偿问题与小岛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为此,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将带头的村民熊伟乱刀捅死。“此案一出,村民噤若寒蝉,房地产开发顺利推进”,唐先兵毫发无损,未被追究。

1997年,刘汉在绵阳市注册成立汉龙集团公司(下称汉龙集团),旗下有四川平原实业有限公司、益多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小岛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此后又陆续投资成立了汉龙高新技术有限公司、汉龙实业有限公司、绵阳市丰谷酒厂等公司。刘汉和政府的关系也日渐密切,其生意范围扩展至太阳能、高速公路、天然气、水电站、城乡建设和矿业等,先后控制约70个公司,包括多家上市公司。2001年,汉龙集团与阿坝州政府签署协议共同开发四姑娘山,汉龙集团出资占70%股份,获得四姑娘山风景区的50年合作开发经营权。汉龙集团沿用此种模式,又相继开发了九鼎山旅游风景区、王朗白马旅游风景区等。

最近十年,刘汉更集中于在水电和矿产的投资。这些同样是需要强大政府公关能力的领域,获得了强大保护伞的刘汉,在专营权和贷款方面屡屡得手。

在这个权力与利益深深交织的场域中,仅仅是身兼官员和商人双重角色的“红顶商人”一种颜色已经不够精彩。何燕、邓鸿的灰,刘汉的黑,再加上一些特定关系人的“白手套”,共同结成了千丝万缕的网,网里输送着权力、金钱,以及政治利益。

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是另一类人。成功带领泸州制药厂转制的汪俊林在李春城短暂任泸州市委书记时与之相识。四川官场人士称,2011年,干满两届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其目标直指省长一职,但2012年3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职接受调查,坊间随即也传出李春城恩主不稳消息,李对十八大人事格局判断不准,开始到北京四处活动,“汪俊林跟李春城私交很好,当时也帮着他在北京跑关系,还给了他100万元,但并没有查出经济利益交换。”一位四川人士称。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成都 集团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